妳蹲在一排幾分鐘前重新置滿的零食櫃前,耳機裡傳出歌曲即將結束的漸淡音,排放新進商品的手一頓,妳把螢幕上跑到剩下零碎幾秒的小圓點重新拉回初頭,這次刻意不看MV想讓聽覺達到最佳化,卻跟上一回一樣的印象:金碩珍的歌聲穩穩的落下句點,手機螢幕再次黯淡。

妳無意識的把最後一個商品放好,聽著耳機裡的無聲發愣。

妳反覆聽著每刷一次點閱率就以驚人速度飛升的spring day音源,同往常一樣按下收藏防彈少年團的影片,將手機塞回口袋,重新拿起清整貨物的名單,一筆一筆認真地勾劃著。

耳中和緩的旋律不厭耐的重新響起,鼓點分明的背景音恰如其分蓋住了便利商店自動門滑開的叮咚聲。

確認名單上此區的貨物都擺放完畢,妳翻過那頁勾選了所有欄位的紙頁,剛起身,下一秒口袋裡的手機就震動了兩下。

 

『新歌聽了嗎?感覺怎麼樣?』

 

妳將手握成拳頭湊近嘴旁吹了一口氣好讓冰冷的手指染上些許溫暖,然後立刻回覆。

『최고!(最棒)

不過號錫啊,我覺得⋯⋯』

思緒走在前方引領妳的手指又多附上幾行字,最後妳思考了半秒,還是全都給刪了,只留下最初打上的최고兩字。

妳對於這首歌的喜歡無庸置疑,只不過無論重複幾遍都找不到鄭號錫的專屬part讓妳感到有些困惑,原以為是自己累了沒聽清楚,但是隨手看的幾行留言也點出了其他阿米們同樣對此感到不解。

妳點開鄭號錫的kaotalk頭貼,新換上的照片啊,妳戳了戳照片裡他的梨渦,嘴邊揚起一點高度。

『回歸我會全程盯緊的哦ㅋㅋ』

傳出訊息的下一秒,妳聽見熟悉的提示音,卻不是從自己手機裡傳來的。

好像是剛才進來的顧客呢。

妳墊了墊腳尖抬起下巴,看見對面櫃架後那若隱若現的深灰色毛帽,也沒多想,等待鄭號錫傳訊來的空檔蹲下腰盤查其他商品。

『5585ㅠㅠ』

妳歪頭看著這四個莫名其妙的數字,接著才恍然大悟地笑了出來,是보고파요(很想你)的諧音啊,這前衛的流行語又是他從哪裡學來的?

接下來還浮出幾個哭臉的貼圖,鄭號錫那委屈的撒嬌讓妳都快忍不住想打電話給他了。

『有空的話講個電話行嗎?』

『我現在很忙呢⋯⋯』

妳不怎麼意外他的回覆,雖然還是抱了一絲期待所以失落得明顯,但對方的沮喪感覺一點也不比妳少,於是妳率先扔了幾個安慰的貼圖。

 

「不好意思久等了!」

 

妳不經心瞥到站在櫃檯前等著結帳的背影,是那個戴著毛帽的男生,他穿著一身看起來很暖和的駝色大衣,直筒牛仔褲整齊翻上一截褲管,腳上穿著的是有些刮痕的黑色八孔黑色馬丁靴。

妳急忙收起手機快步走過去,展現笑容抬頭望向男生的臉,接下來要講的話都忘了說出口。

「ok蹦⋯⋯這樣是四千元。」

像機器人一樣把帳目金額報出來,然而妳卻沒移開過視線,對方先是若無其事地從皮夾裡掏出紙鈔,接著迎上妳的目光,從他戴著口罩整張臉只露出的雙眼彎起的動作看來,似乎是笑了。

被他壓在毛帽底下是一頭刻意掩飾卻高調的金髮,琉璃般的眼睛帶著愉悅的笑意,卻比妳記憶中還要浮腫了些,妳低頭介意的看了看被鄭號錫一手收走的ok蹦。

「忙著要見妳所以沒能講電話,不會介意吧?」

鄭號錫往後望了眼空蕩蕩的便利商店,妳臉上的驚喜只維持了短暫的片刻,妳招了招手示意,鄭號錫乖巧地繞過櫃檯走到妳身邊,靠坐在櫃檯上。

妳逕自拉下鄭號錫的口罩,縮進彼此的距離仔細打量他零毛孔的肌膚上特別明顯的黑眼圈。

「要命,我差點認不出我男親。」

妳嘆了一聲,不只是因為他臉上那掩飾不住的疲態,還有消瘦了的下顎。

「拼命工作也要小心一點啊⋯⋯每次都這裡傷那裡腫的,不說還以為你去跟人家打架了。」

拉起鄭號錫的手,看見他虎口不知道被什麼劃到的傷口,妳又嘆了一聲。

鄭號錫輕輕握住妳主動伸過去的小手,帶有薄繭的拇指在妳細嫩的手背上摩挲著,既眷戀又溫柔的動作讓妳心間柔軟幾分。

「這次舞編的比較久,雖然我負責的部份不多,但還是希望能讓每個成員都表現各自最好的樣子,所以一樣很忙,說不定比之前更忙。」

鄭號錫眼中浮動的似乎是想到了這陣子廢寢忘食的訓練,而妳不禁又想起主打歌幾乎⋯⋯聽不到他獨自solo的片段,即使粉絲為此抱不平,甚至連妳都有些不滿,但他本人卻好似完全不在乎,只想著要如何讓團隊表現得更完美。

 

鄭號錫啊,怎麼就善良的這麼讓人捨不得多說一個尖銳的字。

 

「不要擔心,舞台出來以後會更驚喜的。」

他又好像看穿妳眼底那抹介懷,輕而易舉地帶過,然後摸了摸妳的頭,淺淺笑著。

「我也這麼覺得。」妳想學他雲淡風輕,儘管如此卻依舊壓不下心頭騷動的難受感,他看起來這麼累,在百忙的回歸之際犧牲休息時間跑來找妳。

妳甚至開始想,鄭號錫或許就是知道妳會因為主打歌的事有些芥蒂才特意過來安撫妳。

心臟像被無數隻螞蟻爬過一樣細細密密的疼痛,妳挨不住過度的情緒,傾身擁抱住鄭號錫。

「給我你們造型師的聯絡方式,我要問她為什麼每次都給你染這麼傷身的髮色。」

妳悶悶的在他肩頭落下一句孩子氣的埋怨,鄭號錫噗哧一笑,怒得妳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還笑!」

「大家都染啊,得獎一起得,要傷身也一起傷嘛。」

他回抱住妳,被鄭號錫抱住的感覺如此美好,像是被輕柔而厚實的棉花糖包裹住。

無聲的沈浸在他令人心安的懷裡,他身上的溫度舒服得不可思議,妳又湊近了些,聚少離多的相處讓妳只想認真感受鄭號錫的心跳。

 

「努那,」他略帶沙啞的嗓音近在咫尺,「妳是故意的嗎?」

 

 

妳被他這句不明不白的話弄得一頭霧水,稍微回過神才發現妳竟然不知不覺中站在鄭號錫的雙腿間,以一種極為曖昧的姿勢賴在他身上。

「我、我去幫你換個好一點的ok蹦,有更好用的牌子。」妳燒紅著臉推開鄭號錫,慌忙地隨便轉移話題,走到遠一點的區域隨手拿個盒子遞給他:「這個,在我們店裡賣最好,而且還是防水的。」

鄭號錫的眼神落在那東西上頭,然後一點一點的移回來。

「妳說⋯⋯這個賣最好是嗎?」

「對。」妳斬釘截鐵的點頭,豪氣地把東西塞進他手中:「努那幫你付錢。」

鄭號錫臉上浮現出一種非常難以形容的微妙表情,他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然後低笑了聲,往前一跨,把妳刻意分開的距離瞬間縮減至零。

「那我現在用可以嗎?」

「當⋯⋯」再看清楚那個盒子上頭寫的字以後,妳那衝口而出的「然」字硬生生的砍掉,瞬間噤聲。

 

這個東西才不是什麼ok蹦⋯⋯這是保險套啊!?

 

但這般後知後覺使得妳完全失去逃跑先機,鄭號錫一手攬過妳,在妳唇上印上一個羽毛般的吻,抓住妳的力道非但沒有減輕,反而循序漸進地繼續著,挑逗似的扶上妳的腰。

久違的,感受到鄭號錫身上獨有的誘惑感,深切的,用更加難忘的方式被他烙上屬於他的痕跡。

不過此刻妳只想滿足這個男人所有的欲求——

心甘情願的、完整地承受他的所有。

所以怎麼會有遺憾跟缺失呢?

鄭號錫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強烈絢麗的美好啊。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