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圖最難找的一次(也是標題最長的一次呃啊)...因為本篇的男主角變成兩位了所以(苦笑)

完結了智旻篇的故事,也寫了玧其篇的番外(說好不寫的結果呢XDDDD)可能跟我自己也很想寫有關係吧

這個故事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謝謝你們,希望你們喜歡。

 

 

朴智旻說這次的演唱會會成為他們心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場,從跌跌撞撞的奔跑到繁花落盡的結束,這一年以來的所有畫面隨著曲終人散落下帷幕,也為許多人的花樣年華寫上了名為青春的註腳。

 

田柾國抽抽噎噎講不出半句話的片段讓成員們樂此不疲的談了很多次,但總是在一番笑鬧過後攬著他的肩膀給予安慰,說他們有生之年可能再也看不到忙內哭得唏拉嘩啦的樣子了。

我想起在舞台上用帽簷擋住自己通紅雙眼的朴智旻,不禁感到可愛又有些許憐惜,在他回到休息室之後幫他買了熱飲緩緩喉嚨,他一邊解釋說原本沒想過要哭的但是氣氛使然眼淚就湧上來了,看著他因為害羞而笑眯的雙眼,我摸了摸他的頭。

「好好休息,明天還有新的回憶要創造呢。」

 

正如他們說過無數次的,所有的結束都只是一個休止符,比起回首看顧過去,創造新的回憶才是我們要做的事。

因為還年輕,才能像這樣哭過之後再重新振作,因為知道這不是最後,才能打起精神好好的說珍重再見。

 

 

/

閔玧其沒有回到成員們所在的休息室,而是倉促的進了一間無人的儲藏室把門反鎖,手還搭在門把上就開始顫抖著,不知怎麼搞的眼淚就是忍不住,今天對他而言是個太過深刻的日子,父母親的臉出現在觀眾席上對上視線的瞬間,時光彷彿將所有曾有的掙扎和懊悔凝結然後消融,最終化成了一陣輕輕逝去的雲煙。心中一直對家人有所虧欠以及悵然的空洞似乎在那時候被填滿了,就像一個缺角的拼圖,終於被完整了。

 

他愛的人都在這裡了,還有什麼好不滿足的?

 

閔玧其不知所措的擦掉還掛在眼角的水珠,把身體的重量都壓在門板上,閉上眼調整呼吸。

門外傳來一陣不確定的敲擊聲,可能是金碩珍吧,剛才下台時他還特地問了句還好嗎,閔玧其忘記自己怎麼回答,總之他現在不能出去,這麼狼狽的模樣被人看到實在太丟臉了,雖然說他今天是直接在所有人面前直接崩潰。反正,就當做在情緒來不及收回不小心爆發之後給自己一個挽回形象的機會吧。

 

情緒重新恢復平靜以後閔玧其才離開儲藏室,搭上電梯往下走的時候心裡的忐忑與不安越來越真實,到了這種時候,竟然開始害怕面對,萬一⋯⋯她根本沒留下呢?

閔玧其背靠著電梯的一面出神地想著,指尖輕敲在鏡面上發出極細微的聲音,直到走出大樓看見在階梯下同樣地方同樣的那個人,閔玧其勾起嘴角露出一個幾不可見的笑容,她在這裡,在等他。

 

李小沐懷著複雜的心情站在這裡等了好一陣子,直到看見他好端端的出現才稍微放下心。

他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一種沈默的預感讓李小沐也變得無措,彼此相互凝視了好幾秒比起回味更像是一種無聲的對峙,閔玧其⋯⋯會生氣嗎?

雖然當初的分開是彼此都同意的選擇,但是這種未解的惦念反而形成了更深的懸念,在近距離相望時會因不知道該說什麼而無語。

她問不出口,於是乾脆什麼都別說,看著他一步一步走下來,她有點緊張地握緊了雙手,猜想著閔玧其會說什麼話,猜想著自己能不能應付突然其來的難題。

與她站在同一個平面的瞬間他就伸手抱住了她,李小沐停止了呼吸,大腦像當機似的一片空白。

 

「兩年了。」

 

因為整場演唱會而變得乾澀的聲音響在耳邊,李小沐眼眶一熱,才明白他的冷漠與距離並不是因為憤怒或者不諒解,在演唱會終於完美落幕閔玧其才終於放任自己靠近她,所有想念的重量在瞬間濃縮成不清不楚的三個字,她卻完全的接收了他的情緒。

「好久不見。」她輕聲開口,他的擁抱任性得讓她動彈不得,雖然原本就沒有要掙脫的意願。

「我還以為永遠都見不到妳了⋯⋯」

閔玧其語尾的鼻音聽起來像是不說破的委屈,連講話都還帶著哭腔,肯定是下了台後又一個人默默哭了吧。想起閔玧其跪在舞台上的畫面,李小沐在心裡輕嘆著,終於,得到父母的認同了啊。

她明白對閔玧其來說家人的歸屬有多麼重要,也知道這種時候他需要的只是一個擁抱,便張手回抱住他,然後在那個瞬間,感覺到心裡一直空著的某個地方不再空曠。

 

道別時選擇微笑,是希望在你的回憶裡,我們永遠快樂。

然而生命中很多相遇的意義,只有在道別以後才明白。

或許我們分別的意義便是,要我重新回到這塊土地上來到有你在的地方。

 

 

/

我一緊張就會開始不自覺地咬指甲,雖然已經被朴智旻唸到爛了,但有些壞習慣就是很難改變。

我看著桌上靜置的手機,腦中有一場強烈艱難的拉鋸戰,到底該不該點開?畢竟是我自己的歌,還是由我看結果比較好⋯⋯

「韓初!」

金泰亨忽然甩開了門衝進來,他手上拿著一台平板,我立刻就知道他想說什麼了,還來不及阻止他,金泰亨就先講了出來:「妳的新歌空降一位!是一位啊!」

他的聲音頓時像炸彈一樣在我耳邊轟炸開來,我愣然地看著他,像是突然間失去了說話能力,金泰亨興奮地把平板拿到我面前,上面顯示的音源成績讓我差點尖叫出來。

 

閔玧其給我的那首歌,獲得了空前的迴響,在歷經這麼多事以後不知道從某個點開始我就像讀懂了歌詞裡的韻味,能夠以更接近創作者本身的心境詮釋出他的歌曲。我記得錄製完的第一天我第一個就找閔玧其來試聽,他聽完以後沒說什麼又再聽了一次,然後摘下耳機沈默了半晌,最後說了一句還不錯。

 

我馬不停蹄的宣傳活動又開始了,南優鉉久違的發了訊息給我,說很喜歡我的新歌,因為這句讚美我幾乎心情好了整天。

「不要回傳!」朴智旻沉著一張臉死死盯著我的手機,孩子氣的吃醋模樣讓我詫異的揚起眉毛,卻沒打算停下敲打鍵盤的手指。

「他是前輩,回傳訊息是禮貌。」我把打好的字遞到朴智旻面前想讓他安心,他看也沒看一眼,把我的手機拿走放在一旁,整個人貼了過來像無尾熊一樣巴在我身上。

「幹嘛?」我斜睨了他一眼,想伸手撈回我的手機卻徒勞。

「去練舞。」朴智旻輕笑著吻了一下我的側臉,聽見他的話我一愣,之前在復健過程中朴智旻都強烈反對我做超過醫生准許的大幅度動作,比如像從前一樣自由的跳舞,但是今天他卻突然改口。

「我想一步一步陪妳慢慢恢復舞感就好,而且在我身邊我會比較安心。」

他溫柔的撥弄了一下我的髮尾,屬於朴智旻的氣息就這樣圍繞在我身周,形成一股特殊的莫名的安全感。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想進來大黑嗎?」任由他抱著,我忽然憶起過往的種種,包括看著他的背影下定決心要進來這家公司,在距離他最近的地方與他一起努力,所有的回憶幻化成美好的果實,讓我即便在未來多次想起也依舊懷念。

「因為妳喜歡跳舞。」朴智旻笑出了聲彷彿這是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問題,我聳肩沒有回答對或錯,朴智旻身上的溫度讓我捨不得離開。

 

「因為你在這裡。」

 

我放開環住他的手,沒錯過他眼中一閃而逝的欣艷,輕巧的避開他想要繼續下去的擁抱,我往反方向走,背後傳來朴智旻有些不滿的抗議。

 

「練舞時間到了哦,朴老師。」

 

或許即使在這個當下有人告訴我未來會如何改變,我都不會太過介意,畢竟比實現夢想的瞬間還要更珍貴的,是堅持的過程以及陪在你身邊的人,無論時間如何更迭我們的歲月,仍有某些部分是歷久彌新的,比如說最初心動的瞬間。

陽光下男孩輕輕軟軟的聲音,第一次喊我名字時略帶羞澀的語尾上揚,甜甜的笑容似乎將整個世界都納入你那雙純粹漂亮的眼睛裡。

逐夢的旅程永遠都是現在進行式,一如我愛你而你也正好愛我。

不要停滯,不要讓蹉跎的光陰浪費了我們可以盡情做夢、盡情相愛的時間,因為想要更加珍惜,才能變得如此勇敢。

 

歲月靜好時若我們也安好,便是永恆了。

 

 

(完)

 

 

/

【你們的故事——番外】

 

李小沐直到今天才開了眼界,發現原來閔玧其也有這麼不講理的一面。

「你說禮物就是叫我等你到演唱會結束,我守約了。」她抬著頭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圓潤的月亮,卻在下一秒迅速把視線往下移,「這又是什麼?」

她無奈的提起自己的手——正確來說是被閔玧其緊緊握住的手。

「用兩年換一次牽手,遠遠不夠。」閔玧其用最理所當然的語氣說,皺著的眉頭很好的表達了心中的不滿,在演唱會結束後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決定這麼做了,應該說他不曾有一刻想過要高冷要耍脾氣要耍性子,她為了他飛到韓國,而他愛她所以牽住了她的手,完全合理。

 

當時的分別不是因為不愛了,那麼他完全有理由在相見的時候好好抓住她。

 

李小沐靜了下來,被閔玧其如此簡單直白的反駁給堵得說不出話,她側頭看向他的側臉,想嘆氣卻又想笑。

「你就沒有想過要放棄嗎?」

兩年之間的擦身而過,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恍惚中又回到了閔玧其在雨中用一種勝利者的笑容融化她心牆的那個夜晚。

當時的她被他徹底擊垮,如今也在他咨意妄為卻又讓她說不出一句反對的話的情況下,再度輸了。

「想過,直到今天遇見妳以前還在想。」閔玧其把掌中細軟的手給拉了過來,在對方尚未站穩的瞬間俐落的抱住了她,把李小沐很好的禁錮在自己懷中,低頭看她通紅的臉,閔玧其笑了。

「我就說妳沒辦法忘記我的。」

是啊,當然忘不掉了。

「你每天都出現在電視上手機裡,當然忘不掉。」李小沐放棄了掙扎,只是撇過視線,不敢在這麼近的距離直視閔玧其的眼睛。

再看一眼,就真的十年二十年都不可能忘記了。

 

「可是我想要看到妳卻這麼難。」

 

閔玧其的嗓音變得微啞,這是一種危險正在逼近的信號。但是這番話卻讓李小沐終於肯看向他了。

這麼多個獨自一人的日子裡,不是只有自己煎熬,不是只有自己難受。

「在鏡頭前裝沒事笑的跟傻子一樣,然後覺得自己好像瘋了似的。」閔玧其的酒嗓在夜晚的巷中猶如染上了醺味,讓她的心口起了一個淺淺的裂痕。

「我怕妳更難過所以才放開妳,妳就捨得這樣對我了?」

無盡的委屈毫不掩飾的展露在她面前,閔玧其盈滿霧氣的雙眼中滿是挫折,還夾著一點點的埋怨。

「你別說了。」李小沐眨了眨眼把酸澀的眼淚給逼回去,她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沒想過,但是如此誠實的復述著他的心聲卻讓她感到加倍的內疚。

閔玧其本來就是天生愛逞強的性子,可是在她面前卻刻意示弱了,像是一種故意讓她心軟的手段。

真是奸詐的男人⋯⋯

 

「回到我面前,然後又要離開了?」

 

這句話終於截斷了李小沐腦中脆弱的理智線,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吸進肺裡的不只是氧氣,還有勇氣。

 

然後反拉過閔玧其的手腕,吻上了他。

 

閔玧其怔住,甚至沒辦法閉上眼感受這個親吻,雖然篤定對方也是愛著他的,可是閔玧其沒有想過會是這種方式。

他甚至不敢想她會留在他身邊,只是因為思念,因為自己難受覺得太不公平了,所以才扯了這麼多話,壞心的為了看她替他難過的樣子。

 

「不是說要真正的禮物嗎?」即使只是輕輕的觸碰都讓她像著火般的臉紅,李小沐努力把話講完:「我會留在韓國了。」

語畢便是一陣怪異的安靜。

「這次來就打算要告訴你這件事了,我會在韓國工作,請多指教了。」

不是刻意要讓緣份繼續,只是他們之間,或許並不只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而已。

而是根本不曾忘卻也不間斷過的愛著。

閔玧其此刻徹底呆住的表情讓李小沐不禁笑了出來,竟然覺得這個男人真正腦袋當機的時候會如此可愛。

「妳⋯⋯是說⋯⋯」

「我說,這是禮物。」李小沐無可奈何的再次湊上前,在閔玧其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我回來了,閔玧其。」

 

不是為了繼續相愛才會選擇回到這裡,而是再次踏上這裡的時候才深刻意識到自己殘缺的碎片,就在這個人身上。

不是約定過的嗎?再次相遇的話,不管怎麼樣都會記得全力奔向你。

忘不了就別忘了,分開很難受的話就別分開了,這些日子以來成長的彼此,可以在愛著的同時也活得好好的。

 

我們的故事,會繼續下去的吧。

 

所以我愛你啊,我愛你。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