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結果我還是改了結局XDDD 寫出太傷心的東西 自己看了也會很難過(哭)

雖然本身也不是什麼很歡樂的劇情就是了

考慮讓金泰亨也來個番外篇什麼的 你們覺得呢?

 

 

 

 

天空是灰藍色的,幾分鐘前還是蛋殼一般的顏色吧?這種瞬息萬變彷彿眨眼過後世界就不再單純如昔,即便想極力珍惜也觸碰不到的東西,才叫做真實。

 

 

 

閔玧其遙望蒼穹之下綿延的山巒,遠方的谷地有他先前看過幾次的羊群,現在是牧羊的時間嗎?耳邊好像不時傳來牧童的叫喊。

 

這麼高的山上原來也會有蝴蝶,一抹螢亮闖入他的視線範圍,飛得急促又顛簸,像是被狂風席捲似的狼狽,讓閔玧其不禁想笑。

 

 

 

「吶,妳的同類。」

 

嗓音發出的時候他微詫,音調有些過高,聽起來倒像是一種玩味的意思。

 

他身後的人更驚訝了,像隻受寵若驚的小白兔,踟踟躕躕想回答卻又怕講錯話,雙手緊緊抓著衣角,輕咬下唇,眼神游離。

 

這畫面是閔玧其因為太久沒聽到聲音而有些不耐回頭所看到的。

 

「妳覺得蝴蝶為什麼要飛到那麼高的山上?」

 

閔玧其再度抬頭的時候天空已經呈現湛藍,他一向最不喜歡這麼清澈的藍,藍到他心噎,藍到他雙眼刺痛。

 

但是已經錯過清晨時近乎透明的顏色了,他便不再多說什麼。

 

「因為……它想知道在這麼高的地方,能不能夠碰到天空吧?」

 

女孩的回答依然有幾分猶豫,閔玧其轉過身朝她投去一個目光,隨後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的擦過她的肩頭往反方向離去,他聽見背後傳來雙腳踩在青草上略顯急促的聲響,就算不去確認也知道女孩正慌張地想趕上他的腳步。

 

思及此,嘴邊不知不覺掛上淺淺的笑容。

 

 

 

碰到天空?果然是愚蠢的昆蟲,連腦袋都沒有。

 

 

 

不只昆蟲,她的思維也令他嗤笑,跟蝴蝶同名也跟著變得愛幻想了。

 

「閔少爺,你不能走那麼快的呀!請等等我!」

 

蝴蝶的聲音拖住了閔玧其快速前進的雙腳,他一愣,為什麼會突然加快腳步?

 

他沉默的停下,直到身後的呼吸聲近在咫尺,胸口忽然傳來一陣像漣漪般逐漸擴大的疼痛,是剛才賭氣走的太快造成的嗎?

 

但是他在賭什麼氣?閔玧其無聲失笑。

 

「請您跟我回去吧,老先生真的很擔心您,加上今天寄來的信總共已經累積三十四封了……」

 

「我有逼妳跟著我?」

 

冷淡而不容置疑的語氣截斷了蝴蝶的話,他想離開家是他自己的選擇,當初是她自己什麼都搞不清楚就一屁股跟上來的,照理來說他根本不需要顧著她。

 

蝴蝶睜圓了眼睛看著閔玧其距離自己瞬間靠近的臉,緊閉上嘴巴不敢吭聲。

 

「不會說話?」

 

「沒、沒有……」

 

冷哼的聲音被瞬間襲來的風捲走,他繼續往來時的方向走去,放慢了腳步,身後的女孩緊緊跟了上來,與他保持著兩公尺不遠不近的飄忽距離。

 

 

 

他當然知道爺爺寫了多少封信給他,那些東西他都一一瀏覽過甚至能夠背出來,但他不能回去,當他知道自己患上絕症以後,離家的想法就不曾動搖過。

 

爺爺需要的,不是像他這樣一個將死的繼承人,而是一個有未來的年輕孩子──閔玧其的弟弟,金泰亨。

 

這個位置本該屬於金泰亨,他閔玧其從一開始就不屬於那個家庭,他也未曾妄想過坐上王位成為金家的掌門人,但因為金泰亨年紀小又好自由,爺爺才會想把繼承權交到閔玧其手上。

 

但無關他想要與否,這些東西都不再是他能隨心所欲掌握的,他的生命如同隨風搖曳的燭火,飄忽不定,下一瞬間可能就消逝於殘風之中。

 

 

 

/

 

離開家的那個夜晚,家裡只有年紀最小的女僕發現這件事,那人便是蝴蝶。

 

說是女僕其實也不算,她幼時就失去雙親,被金家老爺爺給收留養大,雖不像閔玧其和金泰亨一樣接受貴族般的教育和生活,但也算豐衣足食,然而她並未忘記自己的出身,一直都對金家的人抱持最深的感激之情,尤其是待她如同子孫般的金老爺爺。

 

所以她現在才會像隻蒼蠅一樣黏在閔玧其身邊,怎樣都拈不走。

 

「閔少爺……」

 

感覺衣角被人輕輕拽了兩下,閔玧其沒有理會她,頭也不回的往前。

 

閔少爺,這個稱謂聽起來就像是一種諷刺,諷刺他不是金家的孩子,諷刺他不屬於那個地方,閔玧其皺起了眉頭,身後又傳來一聲細細的呼喊,他終於暫停下腳步,側過頭冷眼睨著她。

 

「妳到底還有多少廢話?」語氣蘊含被壓抑的憤怒,但他清楚知道自己分明在遷怒──畢竟這一路上蝴蝶根本沒敢說上什麼話。

 

「看起來快下雨了,如果還不回去的話就找個地方歇一歇吧,少爺您的身體不好,今天已經走很多路了。」

 

蝴蝶卻像是在跟他唱反調,那雙平常如同小鹿般畏縮的眼睛此時異常堅定,她微微抬起下巴對上閔玧其瞇起的視線,沉默的空氣彷彿凍結了。

 

閔玧其扯了下嘴角,先轉移目光的他輸了。

 

絕對不是為了什麼無謂的堅持或是面子,單單只是被她太過堅持到任性的模樣給看得不大自在,跟她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了十多年,這是他第一次發現原來這個做事猶猶豫豫又軟弱的女孩也有這樣的一面。

 

也罷,他爽快地承認,他的身體的確需要休息,雖然假如這個礙眼的女僕沒有提醒他這點的話,閔玧其大有可能繼續走上三天三夜,像沒有靈魂的木偶般。

 

他到底在找什麼呢?只是為了離開金家而已?

 

閔玧其其實也有些困惑。

 

 

 

 

 

深山裡很難找到能夠過夜的地方,在最後一絲落陽的光消失在地平線之前,他們總算找到了小小的歇腳處,這棟屋齡有些久的木屋貌似是為登山客而建,裡頭的家具用品雖長了些薄薄的灰塵,但大部分的東西都保存得很完整,就連醫療急救箱以及緊急食物供給都很齊全,想必是先前借宿的旅人所保留下來的。

 

「閔少爺,這裡有熱食,請多少吃一點。」蝴蝶將盤子放在餐桌上,這裡的食物足夠支撐他們一個月,假如閔玧其真的不打算在短期之內回家,至少他們可以靠這裡的緊急糧食活下去。

 

外頭的風從半開的窗戶吹了進來,引起一陣抖擻的涼意。

 

閔玧其斜靠在窗牆邊,側著臉往外望去,黑暗將他白皙的臉頰淹沒在深山裡的氤氳裡,屋內的燈光照耀在他的黑髮上,染出淺淺光暈。

 

好安靜的畫面,彷彿不想再與世界連結,雖然看不清楚,但蝴蝶知道閔玧其那雙沉靜的黑眸之中有的只是厭倦與寂寥。

 

她太熟悉這個人了,從她第一天住在金家起,她就對這雙眼睛感到好奇。

 

然而現在就在她面前的這個人,好像已經不是自己記憶中的閔玧其。

 

「放著就好。」閔玧其的目光依然直視著窗外的黑暗,不回頭的說。

 

「妳吃了嗎?」

 

蝴蝶停滯住離開的步伐,一句突如其來的問話讓她微微睜大眼睛。

 

這是自從離開金家開始,閔玧其對她的第一個「關心」,蝴蝶顯得手足無措,但還是在下一秒下意識地回答吃飽了。

 

「是嗎?」閔玧其維持原本的動作,只是些微垂下了眼簾,彷彿這個問題對他而言沒有任何意義,他只不過是在嘗試與人交談,但卻還是做不到。

 

蝴蝶覺得這樣的閔玧其一瞬間變得遙遠,他就在距她不到兩公尺處,他的靈魂卻已消失在窗外黯淡沉寂的黑暗中,什麼也抓不住。

 

 

 

/

 

深夜時下起了大雨,雨聲落在屋頂上、落在外頭的樹林和地上,水滴之間相互撞擊,發出使人不自覺心悶的聲音。

 

壓抑的咳嗽聲時有時無,蝴蝶揉揉惺忪睡眼推開她自己房間的門,在發現聲源來自閔玧其的房間後睡意全消,她急忙打開他的房門,震驚的看著閔玧其全身被雨水打濕。

 

「少爺!」蝴蝶衝過去把窗戶關上,太過用力而使她的手上多出了紅色的擦痕。她居然沒有發覺少爺不關窗淋了整夜的雨!內心的自責感讓她幾乎想掐死自己。閔玧其雖然渾身顫抖眼神卻還是清明,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蝴蝶腦中突然一閃而過這句話。

 

「您想就這樣結束自己嗎……?」明明冷的不是她,她卻聽見自己的聲音顫抖薄如蟬翼,閔玧其半垂的眼睛沒有動靜,像是一種不打自招的默認。

 

少爺的身體一日不復一日,醫生還刻意提醒過不能讓身體著涼,患者本人卻好似根本不介意,這讓一向乖順的蝴蝶內心突然燃起憤怒。

 

不只是因為金老爺爺疼愛他這個孫子,更多的是因為從小就和他相處在一起,蝴蝶感受過閔玧其不一樣的一面,比如說他也曾經像同齡的孩子喜歡調皮搗蛋,那時候他甚至遠比金泰亨要讓人頭疼,當時她年紀尚小,總是時常從其它姊姊那裡聽來閔少爺又做了什麼壞事等等,蝴蝶很喜歡聽這些故事,也喜歡偷偷看著閔玧其的身影。

 

直到閔玧其的病被發現那天,她才知道原來閔玧其也能有這麼不帶感情的一面,像是他離開金家時匆促毫不猶豫的腳步,以及不顯任何情緒的眼睛。

 

但她不知道,閔玧其竟然變了這麼多,變得不像是她認識的他。

 

 

 

「換上乾的衣服,穿著濕衣服會感冒。」

 

閔玧其眨著眼睛望向蝴蝶,這是她第一次用這種語氣對他說話。

 

「如果你不打算換的話,我、我幫你脫。」蝴蝶的眼神非常執著。

 

「妳試試。」閔玧其勾起了一抹笑容,他還是第一次發現這個小女僕這麼有趣。

 

「我不是在開玩笑,你會感冒的。」蝴蝶蹙起眉頭,夜雨下的磅礡,這房間有一半都被淋濕了,更遑論從頭濕到尾可以擰出水的閔玧其,他的頭髮還在滴水。

 

「妳還真煩。」閔玧其淡淡撇下一句話就開始脫衣服,蝴蝶愣了半秒,迅速轉過身背向他。

 

她剛剛說了什麼?她居然說要幫他脫衣服!真是瘋了!蝴蝶把手壓在跳動得很快的心口上,深呼吸。

 

閔玧其換上乾淨的衣服以後,他看著蝴蝶打量的眼神,挑起一邊的眉,眼神彷彿在問她還想怎樣?

 

蝴蝶看了看四周最終嘆氣,她把閔玧其從原本濕漉漉的床上拉起,牽著木偶般沒什麼反應的他到她原先的小房間,不容置喙地將他按在床上。

 

「我找過了,這個房子裡沒有吹風機,屈就一下吧。」她說著便掏出了一條毛巾,不顧閔玧其反對的眼神就在他髮上胡亂搓了一番。

 

「別弄。」

 

「什麼?太小聲了我沒聽到。」蝴蝶繼續手上的動作,很明顯的故意無視了他。

 

「……」

 

蝴蝶點開燈在房子裡到處搜索,把所有能用的保暖東西都拿到房間,閔玧其又咳了好幾聲,然後一條厚重的毯子就被扔到他身上。

 

把閔玧其安置完畢以後蝴蝶打算泡點熱茶給他暖身,她記得醫生說過那些東西對閔玧其的身體好,跟隨他離家之時她也帶了一些在身上。

 

閔玧其坐在床上看著蝴蝶泡茶的背影,若有所思。

 

忽然胸口一疼,他又用力咳嗽起來,這次跟往常不同的是,伴隨著腥甜的味道,他看著掌中的血絲,想笑,卻笑不出來,閔玧其不動聲色的抽了衛生紙將自己手上的血抹去。

 

「來,喝茶。」蝴蝶轉過身,閔玧其把衛生紙握在手中,若無其事地接過茶杯。

 

蝴蝶看著他把熱茶給喝光,一直緊皺的眉頭終於鬆開了一些。

 

「別再淋雨了,現在這種季節早晚溫差很大。」

 

「別把我當成小孩子。」

 

蝴蝶沒吭聲,輕輕的把散落的被子重新裹在閔玧其身上,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要這樣,只是覺得,不能夠再這麼安靜了。

 

不能夠再把閔玧其放在,好像隨時都會崩解的空間裡。

 

想到他可能很快就會消失,甚至自己追求離開的速度,她就忍不住的想哭。

 

「睡吧。」蝴蝶壓抑住聲音中的些微顫抖,正欲離開時閔玧其叫住了她。

 

「妳要睡哪?我原本的房間?」

 

她的腳步延滯,這是她沒想到的,閔玧其的房間想必是不能睡了,不過她可以睡在客廳或者其他地方,這根本構不成問題。

 

「我沒關係的。」

 

「妳……」閔玧其欲言又止的聲音讓蝴蝶不自覺轉過頭看他,「不擔心我又開窗戶嗎?」

 

蝴蝶怔住,這下子換她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了,是他剛才要她不要把他當小孩,那現在這般任性的發言是怎麼回事?

 

他看著她終於手足無措的模樣,露出勝利的笑容。

 

「其實這張床很大,我不介意分妳一點。」

 

 

 

蝴蝶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跟閔玧其躺在同一張床上。

 

他可是少爺啊!

 

她正面仰躺在床上,整個人都快逼近床緣了,房裡關上燈後回歸一片黑暗,閔玧其背對著她,蝴蝶默默看著他的背影,憋住呼吸,想聽清楚閔玧其的呼吸聲,但卻什麼聲音都沒有。

 

一股害怕油然而生,她撐起身體往他靠近了些,她怕吵醒好不容易睡著的他,卻又怕他再也醒不來。

 

蝴蝶把手指伸到閔玧其鼻下探著他的氣,他卻忽然睜開了眼睛。

 

「我還活著。」

 

聽見他聲音的瞬間,心上沉甸甸的大石才真正放了下來。

 

閔玧其轉過身,面向她,蝴蝶來不及躺下,只好維持著半躺著的狀態,尷尬地望著他。

 

「其實我最近也常常在想,會不會睡著睡著就死掉了。」

 

閔玧其根本沒注意到她不自然的臉色,雖然面對著她,他卻像是看不見她。

 

所以才不敢睡覺,開著窗是嗎?

 

蝴蝶沒說話,只是靜靜地躺下,心臟彷彿用力緊縮般的痛了一下。

 

「如果爺爺看到我這個樣子,只會更傷心而已。」閔玧其的聲音細若蚊蚋。

 

她面向他,這些話雖讓她感到心痛,她卻也很開心聽見了他的內心。

 

原來他也會害怕,害怕自己待著待著,就只能對自己胡思亂想。

 

雖然不能為他做什麼,但是她絕對不會讓他一個人被這個世界背棄。

 

「至少你不是一個人。」

 

蝴蝶低聲說,閔玧其渙散的眼裡終於有了焦距,視線集中在她臉上,這樣的近距離讓蝴蝶有些不自在,這也是她第一次被閔玧其用有溫度的眼神看著。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覺得你特別不一樣。」蝴蝶發出輕輕的笑聲,腦中有了好多以前的畫面,她不知覺的陷入回憶中,「你總是很吵鬧,可以把整個家裡搞得雞飛狗跳,還常常用小把戲騙其它姊姊們或者欺負泰亨少爺,老爺會嘆氣說你是他這輩子遇見最大的麻煩精,但我知道,他其實最寶貝你。」

 

她記得閔玧其可能早就忘記的事情,那是她九歲的時候,一隻從巢中摔落的麻雀死在她面前,而她哭的傷心,是閔玧其蹲在她身邊默默陪著她,然後把那個麻雀埋起來。

 

蝴蝶眨著淚眼婆娑的眼睛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閔玧其說,因為麻雀媽媽看到會心痛的。

 

「你知道嗎?你就像掛在天空上的太陽,明明距離很遙遠,卻能帶給人溫暖的力量。」

 

他會選擇離開,也是因為怕金老爺會心痛,她一直都知道。

 

 

 

因為他是多麼善良的人啊。

 

 

 

閔玧其的眼神變得深邃,正想說些什麼,熟悉的不適感傳來,又是一陣在夜裡顯得令人不安的劇烈咳嗽。

 

他想轉過身背對她,她卻伸出手輕拍他的背,把被子拉的更高一些蓋在他身上,身體往他靠近幾分,力道不大卻不容反抗的抱住閔玧其。

 

「會弄髒妳……」閔玧其忍著咳嗽想推開她,蝴蝶把下巴靠在他的頭頂上,眼中滿溢的淚早已濡濕枕頭。

 

沒關係,我只要你知道你不會是一個人。

 

她輕撫他的背替他順順氣,待咳嗽的折磨再次度過,閔玧其早已疲憊得無法做出任何動作。

 

「想睡就睡吧,你不會有事的。」將閔玧其略帶涼意的身體抱得更緊了些,蝴蝶深怕被他聽出自己話裡明顯地顫抖,用手替他將散亂的瀏海撥好。

 

「好冷……」

 

閔玧其的意識半模糊半清楚,身體本能地想尋找溫暖,不自覺朝她懷裡蹭了蹭,蝴蝶把掌心貼在他冰涼的臉頰上,想為他傳遞一些熱度。

 

 

 

直到他安穩的呼吸聲傳來,蝴蝶才鬆下緊繃的神經。

 

她不敢移動身體深怕把難得入睡的閔玧其弄醒,只好乖乖保持懷抱他的姿勢,當腦中終於有除了擔心閔玧其以外的空閒,她才發現自己跟他此時此刻的距離有多麼曖昧。

 

原來你這麼瘦啊,也是,你最近什麼東西都不想吃,身體怎麼可能會健康呢?

 

蝴蝶在心裡腹誹著,還做好了打算日後要替閔玧其多煮些他以前在金家喜歡吃的東西。

 

 

 

所以,少爺你一定要好起來。

 

 

 

/

 

雨在蝴蝶醒來之前就停了,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外頭直射進來的陽光輕柔地撒在她的臉上,她微微皺了眉頭用手遮擋。

 

她有些恍神的看著原本應該是閔玧其應該在的地方。

 

啊,現在是清晨吧?

 

簡單整理後走出房子,不出所料的在距離大門不遠處看見抬頭凝視天空的閔玧其。

 

「少爺。」

 

閔玧其沒有應聲,如同以往。

 

在蝴蝶認定他不會理會她的時候,閔玧其側過頭,視線對上她的,依舊是疏離中帶著難以親近的冷淡。

 

「早餐準備好了,看完天空以後請記得進來吃。」

 

自從離開金家以後,每天清晨看天空是閔玧其固定的習慣,他似乎喜歡黑夜與白日交接時幾乎透明的蒼穹,雖然蝴蝶不知道那裡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她喜歡早時山裡的薄霧籠罩在他身上的感覺,像天使。

 

他沒說話,幅度很小的點了一下頭,接著便移開視線。

 

 

 

一起在房裡的方型餐桌用餐時,閔玧其才終於開口。

 

「明天,我要離開。」

 

蝴蝶剛吞下去的麵包差點噎在喉嚨,她急忙灌了幾口水。

 

「那您要去哪裡?」從他的表情中,蝴蝶知道「回家」絕對不會是答案。

 

「不知道,就這樣一直走,看看可以到哪裡。」閔玧其把刀叉輕輕放在盤中,雖然這山郊野外不比豪華的金家住宅,但是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讓他即使是吃簡樸的早餐依然動作優雅。

 

「如果妳要回去,我不會攔妳。」閔玧其把頭擱在手上,撐在桌上隨意的道了一句。

 

「我會跟著您的。」蝴蝶沒有任何思考就脫口而出,換作是之前,閔玧其肯定會皺眉露出一臉不耐,然而這次他只是挑挑眉,不意外她的回答。

 

 

 

他沒有時間思考自己要去哪裡,就像天空的顏色快速的變化,他的生命也在快速流逝,但其實這也沒這麼難以接受。

 

從信裡得知泰亨過的很好,閔玧其就放心了。

 

唯一令他意外的是,在生命最後的一段路裡,他不曾想過原來身邊會有人陪伴。

 

他開始會在發病咳嗽的時候刻意避開蝴蝶,因為不想看見她悲傷的表情。

 

他開始會試著吃光她替她準備的東西,儘管他知道那些食物對他的病情根本一點用都沒有,他的身體他自己最清楚。

 

蝴蝶不再提回家的事情,或許她也明白了什麼。

 

被昨晚的雨水浸潤過的山林有著特別清新的味道,吸進那些空氣,有種整個人變輕盈的感覺,這讓從小就住在高級別墅裡的閔玧其有了不同的感受,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歸隱山林或許是另一個嶄新的選擇,就這樣簡單的過生活,或許……身邊還有一個人能夠陪他看天空。

 

只是他沒剩多少時間了,閔玧其對自己莞爾一笑。

 

 

 

還有一點變得不一樣,閔玧其覺得自己要不就是病得太過嚴重,要不就是心智退化成小孩了,他居然要在她的陪伴下才能安穩睡著,對於這一點,他並沒有糾結太久,因為她能讓他感覺自己還活著。

 

至少在哪天他不會是一個人孤零零的,很可憐的死掉。

 

「我沒呼吸的話妳要叫醒我。」

 

「……好。」蝴蝶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她看著閔玧其躺在枕頭上倔強的眼神,像過去的幾個夜晚一樣,輕輕擁住他。

 

雖然少爺還是沒變,卻好像變了不少,特別是他半強迫的要她陪他一起睡覺,還有越來越發不掩飾的孩子氣的發言。

 

但蝴蝶心裡清楚,閔玧其只是怕寂寞,怕寂靜會吞噬掉他。

 

閔玧其順勢攬住她的腰,很理所當然地閉上了眼睛。

 

 

 

他的明天會落在哪裡?還能夠每天看著太陽升起嗎?

 

閔玧其覺得自己就像空氣中的微粒塵埃一般渺小。

 

他睜著眼,整夜無眠。

 

他看著外頭的夜色如水,再看看被他抱在懷中早已沉沉睡去的女孩。

 

 

 

天空是蛋殼色的,幾分鐘前還是黑夜一般的顏色吧?這種瞬息萬變彷彿眨眼過後世界就不再單純如昔,即便想極力珍惜也觸碰不到的東西,才叫做真實。

 

(完)

 

創作者介紹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恩米
  • 結局還是很難過啊TT玧其啊TT
    支持泰亨番外哈哈
  • 這篇文我自己還蠻喜歡的其實XDDDD
    感覺整個故事是可以寫成長篇的 但還是點到這裡就好
    我們就別去想小說裡的閔玧其會不會死吧XDDDD
    好的我會努力生產(淚

    白茄公主 於 2015/10/28 00:44 回覆

  • 我是阿米努納
  • 這篇真的好好看
    喜歡這種感覺><
  • 淡淡的感覺好像還不錯(笑
    我會加把勁生出靈感君的 哈哈

    白茄公主 於 2015/11/06 11:35 回覆

  • 蓁❤
  • 雖然不是happy ending
    淡淡的哀傷做結尾也很不錯呢!
    本來想考完統測再來看完你的文
    但是太好看了不看會心癢癢的哈哈
    期待其他新文章誕生
  • 原來是統測生!致上最高敬意(敬禮
    想想去年在學測指考中掙扎的還是我哈哈哈XD
    本來我是以閔玧其死掉做為結局的
    但是覺得開放式結局似乎更有趣一些 所以就改了(任性)
    謝謝你喜歡~~但是還是要記得讀書啊!!!時間緊迫!!

    白茄公主 於 2016/02/09 02:47 回覆

  • 蓁❤
  • 我會認真準備統測的❗剩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
    今年在四月底考
  • 對啊啊我知道!!!一定要堅持!!
    姊姊也是過來人啊(拭淚

    白茄公主 於 2016/02/16 01:25 回覆

  • 閃星米
  • 這篇好美
    背景氤氳朦朧的調調搭上惆悵憂傷的劇情
    不知道為什麼特別適合玧其
    好喜歡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