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01150815113869336010  

 

CH4

早上一睜開眼睛,一個大眼女孩的臉就映入我的眼簾,我稍微嚇一跳以後保持住鎮靜地朝她微笑:「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在腦中飛快搜索著記憶庫,我認識這個人嗎?

I-Me,我是妳的粉絲,聽到妳受傷的消息以後真的很擔心所以就過來了。」女孩看起來有點緊張的低著頭,聲音黏糊糊地。

想起昨晚看的那些信件,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謝謝妳的關心,我沒事。」

女孩的視線快速地瞥了一眼我放置在櫃子上的信,快到讓我幾乎以為是錯覺。

「可以的話,我想帶妳去一樓的花園走走,妳整天被悶在病房會很不舒服的。」女孩指指門口一旁的輪椅,禮貌地詢問我的意見。

我思考了一下,雖然現在娜英姐不在,我私自外出似乎不太好,但我不想就這樣拒絕粉絲的要求,何況出去晃晃也沒什麼不妥。

「那就麻煩妳了。」

 

女孩推著輪椅帶我下樓的時候動作很輕緩,沒什麼力道,就跟她的外表一樣。

「韓初……我可以這樣叫妳嗎?韓初姊姊。」

「當然可以。」

「姊姊是因為什麼加入BIG HIT的呢?」女孩帶我出了電梯,我面對著門口,歪頭想著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為什麼加入公司……其實最簡單的答案只有一個,唯一一個。

「以姊姊妳的資質條件,都可以加入SM甚至YG了吧,為什麼要進一個沒什麼資源的小公司?」見我沒說話,她又再問了一句,而這個問題更難回答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一切都是緣分吧,我覺得待在BIG HIT挺好的,所有人都對我不錯,你們也都很支持我,真的很感謝。」

出了大門,感受午後陽光照射在身上的溫暖,我深深了呼吸了一口氣。

「……但是,因為妳離哥哥們太接近了,我很不開心哦。」

嗯?這句話好像有點奇怪?我正要回頭的剎那,一盆冷水從我頭頂潑灑而下。

她把我推到距離中央公園有一段距離的空地,因為樹很茂密的關係陽光進不來這裡,在陰暗之中我看見女孩的臉上寫著冷漠和不屑。

「妳……什麼意思?」我怔在原地,任由水沿著髮根滴落。

「金韓初,妳到底是憑什麼進哥哥們的公司,而且還是以SOLO歌手出道?!這算什麼?哥哥們努力爭取來的資源都要瓜分給妳了,這樣像話嗎?」

一陣夾著尖酸刻薄的數落像炸彈一般襲來,我緊閉著嘴沒答腔,直到她的聲音消失了很久很久,我才緩緩地撥開早已溼透的瀏海。

我想回病房裡,這才發現她把輪子給破壞了,我現在完全沒辦法行動。

連手機都沒帶出來……我抬頭看著被層層葉片遮擋住的天空,只能看見零碎的一小塊藍天,但是陽光卻照不進來。

那盆冷水澆濕了我的衣服,待在陰涼處的我開始感到冷,但周圍卻沒一個人。

一股深深的無力感襲上,我彎下身體將額頭底在膝蓋上,眼淚隨著水一同流下。

 

 

「韓初!」

 

隱約之間聽到有人喊了我的名字,抬起淚眼模糊的眼睛想看仔細,那個人影漸漸在我眼前放大,然後就是一條乾毛巾裹住我的頭髮。

「怎麼會這樣?妳為什麼……」朴智旻蹲下,慌亂地替我撥開遮擋住臉的頭髮,雖然很想避開,但他還是看見了我因為紅腫而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是ANTI。」他輕聲開口,聲音裡有我不懂的情緒。

「過來,我抱妳上去。」

「可是你會被看見的。」我緊張地下意識推開了他的手,朴智旻的身體僵了僵,然後他嘆了一口氣,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朴智旻也會嘆息。

「沒事,別怕,我會解決的。」

朴智旻環住我的身體將我抱起,動作輕柔彷彿我是易碎品。

ANTI什麼的……本來就是紅了才會出現的啊,我還應該慶幸呢。」

看著他緊鎖的眉頭,我開口擠了點好笑的東西想逗他開心,我真的……不喜歡看到朴智旻露出這樣的表情。

然而他沒有像平常一樣對我笑,回到病房以後他把我放在椅子上,從櫃子裡拿出一套乾淨衣物遞給我:「妳先換上衣服免得感冒,我在外頭,換好了就喊我一聲。」

我看著他關上門,然後低頭看著手裡的衣服恍了好一陣子神。

其實這樣的狀況不是沒有想到,只是沒想到這麼突然,這麼讓人無所防備。

換上新的病服,我小聲地朝門口喊:「智旻?」

雖然看不到他,但我好像透過門看見他稍微停頓的動作,然後才打開門。

他把我從椅子上抱到病床上,在從櫃子裡拿出吹風機開始吹乾我的長髮。

「真好。」我喃喃,半乾的頭髮刮著我的臉頰,有些刺,讓我想起當年在冬天的火車站裡朴智旻那一頭鬆軟的黑髮。

此時他的髮色已經是橘色了,雖然一樣好看。

「什麼真好?」他關上吹風機,問。

 

你能夠隨時出現在我身邊真好,有你替我吹頭髮,真好,都好。

 

「你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垂下頭看著自己絞扭在一起的十指,朴智旻把吹風機重新打開,把風速降到最低以便聽到我講話的聲音。

「記得,因為你是同學會中我唯一不認識的。」

「我也記得。」我笑了笑,閉上眼感受他的手指輕輕撩起我的頭髮。

接著好一陣子我們都沒說話,直到他關上了吹風機。

外頭已經是黃昏了,我放在櫃子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朴智旻把它交給我。

「韓初,妳見到智旻了嗎?他說擔心妳一個人在醫院無聊所以打算利用去日本之前的空檔去醫院陪妳,記得提醒他明天早上七點半的飛機啊,還有妳行動不太方便,叫智旻給妳買點吃的吧,公司在開會我今晚不方便過去。」

「我知道了,謝謝娜英姐,妳開會也要認真啊。」我揚起聲音,不想讓她聽出我有那裡不對勁,身為我的經紀人,娜英姐對於我的情緒是非常敏感的。

我掛掉電話開口提醒智旻要去機場,他卻一臉嚴肅的看著我。

「下次再遇到這種事,絕對不要隨便跟著就出去了,今天這樣還只是小的,妳不知道那些人可以做的多過分。」

他雙手扣住我的肩,平視著我,語氣比以往都更認真。

「我……不是故意的。」我看著他那雙絲毫不帶笑意的眼睛,話哽在喉嚨。

朴智旻鬆開手,露出了我無法理解的表情,似笑又似是在苦惱,突然間他抱住了我,他的下巴埋進我的肩窩,呼吸的氣息在我耳邊縈繞。

「接下來一個星期我都會在日本,妳要小心照顧自己。」

他的嗓音有種特別的魔力,輕柔地好像微風拂過。

他靜靜抱著我,靜謐的病房只剩下我鼓動的心跳聲,我的體內有無數種聲音在喧嘩,但幸好他沒聽到。

他的擁抱化解我所有不安與茫然,心裡的某個角落好像又更柔軟了幾分。

 

「你也是。」

 

 

那個夜晚朴智旻是趴在我的床邊睡的,雖然我告訴他很多次可以回宿舍去、我一個人不要緊,他卻很堅持要待到娜英姐回來。

「要是又被人帶到什麼地方妳就完蛋了。」他用這句堵住我剩下的勸說。

隔天我睜開眼睛天已是濛濛亮,床沿被平整的撫過,他應該要準備登機了吧?

櫃子上放了一個用塑膠袋裝起來的碗,我一看裡面是還留有餘溫的海鮮粥。

「我又不是身體虛弱為什麼只能吃粥啊……」我瞪著那些粥癟嘴,內心卻偷偷為他小小的體貼而歡欣鼓舞。

半發呆吃過早餐以後娜英姐終於打來了,獨自待在病床上無聊到快發瘋的我用比平時更快的速度接起電話:「歐逆我好想妳啊~~~」

「呀妳小丫頭有沒有乖乖聽話?公司給我一首新歌要我交給妳,錄音時間還未定所以妳先大致把歌詞跟旋律記一下,別以為住院就可以偷懶啊!」

娜英姐急促卻不凌亂的聲音伴隨她特有的跟鞋叩叩聲傳進耳裡,我放下吃得一點也不剩的碗,甜甜的對她說了聲好。

我打開朴智旻帶來的袋子,裡面如我所想的放了一個平板,娜英姐在我打開螢幕之際傳來了檔案,我瀏覽了一下歌詞,渾身充滿了幹勁。

雖然對於唱歌的熱忱遠遠比不上跳舞,但是現在有事情給我做就好了!

之後的兩天我都半臥在床上大聲朗誦歌詞想把它深深印在腦海裡,不出我所料的是一些關於情啊愛的韓式R&B調子,雖然我進公司後加強的RAP實力也算不錯了,但公司似乎沒有要讓我跟前輩防彈一樣走嘻哈的路線。

「我們會慢慢調整妳的路線,出道曲首先搏人眼光更重要。」公司這樣說。

我知道前輩之所以可以用出道曲出道,有一部份……不,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有一個能夠創作的閔玧其,然而創作能力正是我最缺乏的。

我也曾經拿著紙筆意興滿滿地想要揮灑出東西,卻在無數次塗塗抹抹灰心喪氣之際被經過的閔玧其恥笑了一番。

「這種東西講求緣分,強求不來的。」

 

錄音日那天,娜英姐早早就來替我辦出院手續,我終於可以拆掉那明明沒那麼嚴重、看起來卻好像我腳斷了一樣的石膏。

「雖然妳的腳差不多好了,但還是別給我亂跑,要不然公司肯定會罰我的。」

娜英姐皺著眉叮嚀我,據說她聽到我被ANTI潑水以後緊張個半死呢。

想到一臉精明幹練的娜英姐也會為我擔心到不知所措,我就笑了出來。

「我會小心的。」

腦中忽然浮現那天朴智旻眼神認真的要我照顧自己,還有那個如夢似幻的擁抱……他的聲音就在我耳邊,但我如擂鼓般的心跳聲幾乎蓋過了所有。

希望你在日本也要好好的哪。

 

“快訊!防彈少年團JIMIN從舞台上摔下受傷送醫!”

 

我點開NAVOR的瞬間,斗大的紅色粗體字刺進了雙眼,我瞪著那行短短的新聞標題,一時半刻回不了神。

 

我穩住顫抖的手點進內頁,洋洋灑灑的文章我卻一個字也看不進,眼中只有「憋氣導致暈倒」「神經麻痺失去重心」「血壓降低摔下舞台」這幾個詞。

「娜英姐……娜英姐!」我拉拉身旁正在查看行程表的娜英姐,她接過我的手機看了一眼瞬間臉色大變,接著她手腳俐落地打了幾通電話不曉得在通知誰,但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就連網頁下堆積的留言數量也已經衝到上千則。

「韓初,我剛剛打給孩子們的經紀人,他說智旻現在情況穩定下來了,我知道妳跟他關係好,但是妳也別太擔心,關於錄音……」

「娜英姐,妳可不可以幫我清掉行程?半天就好,就半天。」

娜英姐張著嘴看著打斷她的我,露出了困擾的表情,卻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終於被我說服。

「如果今天錄音順利妳可以提早休息,妳要做什麼?」

 

「我要去日本一趟。」

 

 

在我勉強自己投入了百分之兩百的專注力錄完音後,娜英姐已經拿著機票坐在駕駛座上等我了。

「我真的被妳給打敗了,居然提早二十分鐘錄完。」透過鏡子她無奈地看著我,而我則是一刻都心神不寧。

「妳看到智旻PO在推特上的照片了嗎?他說他沒事。」像是想讓我別那麼緊張似的她說,我一邊沉默的滑著手機,滑到他推特的瞬間心臟停頓了一下。

照片裡的他露出朴智旻式的傻氣笑容,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其他人喜歡叫他傻瓜。

真的是一個傻瓜來著。

我在他推特下的幾千則留言下留了一句「注意身體」,雖然很快就被其他新留言沖掉了。

此時此刻遠在韓國的我只能透過社群網路大概掌握他的消息,這一定是我最貼近粉絲身分的時候──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受苦卻一點忙都幫不上的無力感。

想哭的感覺攫取我的知覺,一路上我都不停更新網頁想知道更多的資訊,而防彈其他成員因為還要繼續表演的關係,所以我沒有發訊息怕打擾了他們的休息。我只是重複刷新著新聞以及粉絲專頁,像一個麻木的機器人。

 

到了機場,我戴上隨身帶的墨鏡跟大口罩,把散亂的頭髮紮成一束馬尾,娜英姐只跟著我到門口,我朝她露出感激的笑容。

「沒有姊的幫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謝謝妳。」

「路上注意點,妳現在可是公眾人物,明天中午之前給我飛回來啊!」她不客氣地敲了敲我的額頭,我一邊應和著一邊向她揮手。

朴智旻,你知道嗎?大家都很關心你,還有那些只能待在電腦後為你祈禱為你傷心的粉絲們……大家都很擔心啊,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才行。

 

首爾到日本並不遠,在機上的我卻因為什麼休閒娛樂都做不了而感到焦慮,電影撥放的內容完全進不了我腦中,在沒有網路可以使用的情況之下,我只能安靜等待落地。

「聽說妳跑來日本!?瘋了啊?」

下了飛機終於接收到網路,金泰亨打來的電話適時響起。

「你先告訴我在哪間醫院,你們在那邊嗎?」快速地跨出機場招了一部計程車,日本凌晨的空氣夾著少許冷意灌進我的鼻腔,我抖了一下身體。

「嗯,剛從醫院離開,智旻要是知道妳為了他特地跑來日本他一定會──對了,妳幹嘛特地為了他飛過來啊?難道……」

「你回飯店好好休息吧,有什麼事改天再說,晚安。」感覺到他似乎發現了不對勁,問到醫院名字以及地址以後我隨口堵住他的話便匆促掛了電話,用我略嫌彆腳的日文跟司機指示地點。

我坐在車裡抬頭凝視墨黑的天空,沉重的好像隨時都會壓下來一樣。

 

到了醫院,我三兩下就憑著泰亨告訴我的訊息找到了朴智旻的病房,因為深夜的關係走廊上並沒有人,我放緩了腳步深怕吵醒其他房間的病患,然後我站在印象中的房間號碼前,輕輕轉開了門。

房間沒有燈光,除了儀器發出的微光以外一片黑暗,我小心翼翼地靠著那些薄弱的光走到病床旁,因為是藝人的關係所以必須住單人房,這也讓我省下了尋找朴智旻的力氣。

我控制住自己因喘氣而過於突兀的呼吸聲,深怕吵醒了他。

床上的朴智旻像是陷入深沉的睡眠一般,果然還是太累了啊……我想起從娜英姐那裡聽來的防彈的行程,因為大勢的關係他們根本沒有多少休息的時間,就連睡眠都是奢侈。

不自覺的撫上他軟軟的臉頰,看著他的臉,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唔……韓初?是妳嗎?」

朴智旻睜開了眼睛茫然地看著我,我看見他眼裡有著驚訝跟困惑,然後他坐起了身,抓了抓頭髮打量著我。

「妳居然就這樣跑過來日本嗎?有沒有注意別被人發現了?妳怎麼過來的?晚上一個女孩子搭計程車多危險啊,下次別再做了……」

朴智旻一連串的數落完最後是一個我看不透的深沉眼神,他嘆了一口氣。

「妳傻啦?」他見我不說話,伸出手掌在我眼前揮了揮。

「你才傻,沒事怎麼會從舞台上摔下來。」

「就是公司發表的聲明那樣,其實我也忘了我怎麼會跌下來,真的好糗啊。」

朴智旻啊了一聲挫折的抱著頭,我看著他凌亂的橘色頭髮,伸手摸了過去。

「傷到這邊?還是這邊?」

朴智旻收回了臉上的苦笑,認真地望著我。

「妳真的想知道嗎?」他輕聲問,勾了勾手指示意我靠上前。

我點點頭往前走了兩步,為了能跟他平視還稍微彎了身體,接著我看到專屬於朴智旻的可愛笑容綻放在眼前,一切都如電光石火般。

「是這邊。」

他將手指輕觸嘴唇,另一隻手拉著我,一股力量把我的身體拉向他,然後我眼前他上揚的嘴唇就貼在我的上面。

我睜大了眼睛完全忘了應該閉上享受還是什麼的,從未想過的柔軟觸感像電流一樣直竄進我的四肢百骸,他沒有做更多動作,過了大概一個世紀那麼久他才放開了有些強勢壓著我後腦杓的手。

「為了我特地跑來日本,我很感動。」朴智旻臉上浮現淡淡的紅暈,「本來不打算這麼早就讓妳知道的,可是好像忍不住了。」他又抓了抓頭髮,像個孩子般略顯手足無措的盯著我。

 

 

「韓初,我喜歡妳。」

創作者介紹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恩米
  • 好好看!!!!!
    白茄寫的文都超讚TT有要出實體書嗎~~我一定會買的!!!!
    是說這篇完結了嗎?!不會吧?!
  • 還沒啦XDD 只是一陣子沒更了-/-
    我還沒厲害到可以出書哈哈哈
    最近有點忙所以不會常更新
    但很開心看到你兩則留言的肯定♥

    白茄公主 於 2015/10/06 22:49 回覆

  • 訪客
  • 【BG/微南泰/金泰亨】妓(H)密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