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放在電腦裡很久的小說XDDDD 稍微做了潤飾之後終於發上來了。

寫自創一直是我的興趣,很久以前寫無限的有過好幾篇,有些完結了,有些挖坑挖太深補不了...

但是這次我會盡量將作品都補齊全(當然不包括過去的XD)

這篇秘密天使算是短篇偏長,文分上下,第一個開挖的作品當然要拿本命開刀(笑)

希望各位看的開心啦~~~~~~~~有意見或心得可以回復哦我會很感激噠:)

 

她記得閔玧其很少去學校,從高中開學被分在同班那刻起,在校內能看見他身影的次數,只有五次。

那是一個很平凡的五月初早晨,日復一日相同的早自修時間她站在講台上拿著白色粉筆,在黑板的邊緣寫上今日課表。

這是羅恩希身為學藝股長,天天要重複的作業。

面對著黑板,她稍微墊起了腳尖,從最上頭開始寫下第一堂課的科目,寫到第二堂的時候,教室後門被人用力甩開,門反彈牆壁的撞擊聲打破了原本安靜的氛圍。

 

「怎麼回事啊……?」下方的同學紛紛抬起頭往後看。

那是一個中年女人,她怒氣沖沖地走進來,對著班上同學就是一頓大吼:「哪一個是閔玧其的座位!?」

被她狠瞪著的無辜學生苦著臉指了指唯一空著的那個座位。

女人走到那個沒有人坐的位置旁,手伸進抽屜裡摸了兩下後拿出一本封面很樸素的筆記本,她寒著臉粗略翻了幾頁,接著把筆記本用了往地上摔。

「呀你這小子!我花錢讓你讀書你整天給我做些不正經的事!」

正狐疑著她在對誰喊,閔玧其的身影就出現在門口。

 

他看著女人火冒三丈的模樣,白皙的臉上沒有一絲看得出情緒的表情,他的視線緩緩落在被砸在地上的筆記本上。

羅恩希跟其他同學一樣,目不轉睛的看著卻誰也不敢開口說些什麼,就怕一吭聲就惹來那中年女人憤怒的眼神。

但是,她現在站在講台上啊。

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來緩解氣氛?

「那個⋯⋯

羅恩希的聲音代替了應該要說話的閔玧其,也果不其然引起了中年女人的注意。

這位應該是閔玧其的母親吧?中年女人轉過頭用正眼瞧著她時,這是羅恩希腦中跳出來的第一個直覺。

同樣白皙細膩的肌膚,一雙冷感的眼睛。

 

不對,她想錯了,冷感的是閔玧其,他的母親眼裡現在盛著的都是滿滿的慍火啊!

 

「妳是什麼人?叫你們導師給我出來,這小子一天到晚翹課居然也不管管!」

「夠了,別再說了。」

羅恩希張嘴愣住,閔玧其終於開口了,他走到他距離他母親一步之遙的地方,原本以為他要反擊什麼,沒想到他只是拍拍剛才被吼的同學:「抱歉吶佑俊,剛剛嚇到你了吧?」

帶著歉意的講完,沒再看向他母親,閔玧其轉過身就這麼走出教室。

 

 

高二尾聲,截至目前為止,今天是第六次遇見閔玧其。

 

羅恩希在點名簿上找到閔玧其的名字並打了一個圈。

其實點名不是她的工作,只不過學藝股長上講台的時間比其他學生要多的多,副班長也懶得常常跑上跑下,久而久之就把點名的工作順便交給了她。

她家離學校近,通勤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而且放學到打工中間有一個小時的空閒,羅恩希也就這麼一個舉手之勞。

「不過,只來學校十分鐘應該也要計曠課的吧⋯⋯?哎算了算了,再曠下去不被退學才怪。」本想把那個圈用立可白塗掉,但終究還是讓他的名字出現在今天的點名表上。

羅恩希看著手上的素色筆記本,放空了幾秒鐘。

裡頭是一些塗改過很多次的音譜還有斷斷續續的、字跡凌亂的歌詞,羅恩希用指腹輕輕摩挲紙張,凹凸不平的表面顯示出這上頭曾經被多少筆劃填滿、又被多次塗改掉。

「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吧?」都是未完成的曲子呢。

雖然沒有閔玧其的聯絡電話,總之就先帶著吧,一定要找到方式還給他才行。

 

 

大邱,雖然不像首都首爾一樣充滿各式各樣的玩樂場所,但是該滿足人類慾望的店家還是會出現在適當的地方。

 

比如說,熱鬧的大街裡某一條小路旁,就開著一間規模不算大的酒吧。

吧裡安靜地放著舒緩神經的音樂,微微昏暗的燈光,酒杯輕輕敲擊所發出的清脆聲響,以及一個在夜裡假藉酒醉意圖不軌的男性。

「小妹妹,這麼小就在這種地方工作?是不是不大好啊?」

坐在吧台的鬍渣大叔打著酒嗝,身體往前傾,迷濛的眼睛凝視著在認真擦洗酒杯的女孩。

「大叔,我們這裡是酒吧不是酒店,你來錯地方了。」

「嗯哼,長的這麼漂亮還來這種地方不是想勾引男人嗎?」喝醉的鬍渣大叔明顯醉意很深,一旁幾個安靜小酌的客人紛紛轉過來看。

「我再說一次,如果要發酒瘋請你離開,這樣會干擾到其他人的。」一邊用眼神向客人們道歉,羅恩希低聲說著,洗杯盤的力道比剛才更大了一些。

「啊哈、別裝了,妳是想騙錢的吧?多少一晚啊?」

羅恩希停下動作,這樣的話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雖然感到被羞辱了,她卻還是低頭不語不想惹麻煩。

如果這個大叔一氣之下砸壞什麼東西,那就不是她減薪這麼簡單的事了⋯⋯

「會不會太過分了啊,老頭子?」

「你說什⋯⋯唔呃!」

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聽見拳頭揮擊伴隨大叔的悶哼聲響在耳邊,羅恩希驚訝的抬起頭,一張似乎熟悉卻也陌生的臉孔躍入視線。

 

閔玧其!?他怎麼會來這裡?

 

「你這小⋯⋯

「我說老頭啊,人一把年紀了就別各種逞強,你已經流鼻血了哦。」

大叔聞言一抹發現鼻子真的出了血,臉上出現震怒的表情,卻又不敢對眼前這個笑得讓他發寒的少年動手。

一旁的幾個客人聞聲望向吧台,露出了讚賞的表情。

「我一定會要你們老闆給我賠償!等著好了!」鬍渣大叔瞪羅恩希,落下狠話就踉蹌的逃出去了。

羅恩希怔忡在原地,水龍頭的開關維持在打開的方向,自來水不停落下,而她腦中迴盪著大叔逃走前提到的「賠償」兩個字。

「把水關掉吧,很浪費耶。」閔玧其看了她兩秒,手伸過來關了水,雙眼對上她的。

「妳還好嗎?」

「我完蛋了⋯⋯

「啊?」

「我沒辦法付賠償金的,我完蛋了。」羅恩希的聲音微微哽咽,她辛苦了這麼多個月,現在一切都要付諸東流了。

賠償金?閔玧其皺眉,然後終於弄懂了她糾結的點。

「付不出來?」閔玧其話音落下立刻停止,她好像真的要哭出來了。

「妳、妳先停止,我會幫妳想辦法啦別哭啊!」閔玧其很難得的慌了手腳,好在店裡已經沒什麼人了,他把羅恩希拉出吧台,讓她坐在沙發上。

「現在我們可以來解決這個問題。」閔玧其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倆人隔著一個圓形的小玻璃桌子。

「妳在這裡打工是急需用錢嗎?」一般高中生如果要打工,首選應該是便利商店員工或者發傳單,會選擇在酒吧這種場所工作的,應該是需要在短時間內湊錢的吧。

羅恩希沒說話的幾分鐘內,閔玧其就自己釐清了狀況。

「所以我剛剛不應該救妳的。」他輕咳一聲,表情有點不自在。

羅恩希揚眼望向他,打破了沈默,「不是的,我要謝謝你。」

 

語畢,兩人之間再度充斥著沈默。

 

他們在學校完全不曾有過交集,今天卻在這樣的場合以這樣的方式相遇了,羅恩希突然覺得尷尬了起來,卻在發現對方比她更尷尬的時候,覺得好笑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妳笑什麼?」

「總之謝謝你救了我,我也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羅恩希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店內只有她一個工讀生,好在現在沒有客人上門,她才能坐在這個位置稍微偷個閒。

「不過你跟你媽媽還好嗎?」語氣帶著小心翼翼,發現閔玧其稍微變了臉色以後羅恩希瞬間後悔問了這個蠢問題。

「那個,我在教室撿到了你的筆記本。」應該是不會想回答這麼隱私的問題吧?羅恩希啊的一聲,跑回吧台,從後方的置物櫃裡拿出書包,裡面有幾本課本、她的學校制服以及閔玧其的筆記本。

閔玧其看著她跑回來,默默地接過筆記本,他輕撫著封面,沒有說話。

⋯⋯剛才他緊張的時候反而還能正常的溝通,結果不小心觸碰到某個按鈕,他又變回那個生疏的閔玧其。

羅恩希簡直想打爆自己的頭。

「啊對了,你來這裡應該也是要喝點東西吧?要喝什麼呢?」

想著他應該不會回答的時候,閔玧其卻開口了:「果汁。」

果汁?來酒吧喝果汁?

「我未成年妳不知道嗎?」閔玧其翻開筆記本,眼神停留在紙張上。

⋯⋯請問要什麼口味的果汁呢?」這倒是。

「葡萄。」

回去倒了一杯葡萄過來,羅恩希猶豫了一下還是坐回沙發。

她為自己倒了一杯水,安靜地啜飲著,反正現在酒吧沒人,她自己待在櫃檯也是無聊。

⋯⋯來讀點書好了。

當閔玧其過了一陣子後想起對面還有個人,抬頭的瞬間看到對方正翻著講義孜孜不倦地學習著,他本來想開口的話不知怎麼地全都吞回肚裡。

他喝葡萄汁,她喝白開水;他譜曲,她唸書,彼此沒有半句交談,時間卻過的比他們想像的要快。

「妳也該回家了吧,都快十二點⋯⋯」閔玧其揉揉有些酸澀的眼睛,卻發現對面那個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睡著了。

 

什麼啊?他苦笑。

 

居然就這樣安靜的讀書到睡著嗎?真是一個神奇的人。

「呀,妳這樣睡著我也沒辦法丟妳一個女生在這裡啊⋯⋯」閔玧其撓了撓後腦,表情略顯無奈。

他站起身拿著空玻璃杯走到吧台去,為自己斟了一小杯酒,把幾張紙鈔整齊地放進收銀台裡。

反正,這也是一個他原本就不打算在床上度過的夜晚,喝一點酒也無妨吧?

閔玧其坐回沙發拾起筆,再度沈浸獨自一人的創作空間裡。

 

 

 

當羅恩希再度睜開眼睛時,她唯一的感覺就是——全身筋骨彷彿都快散了一般的疼痛。

 

「我居然在這裡睡著。」喃喃自語著揉了揉太陽穴,她眨著乾澀的眼睛,眼前的小圓桌上放著她讀到一半的英文課本。

「也該醒了,妳上學會遲到哦。」

「咦——?!」

閔玧其站在她昨晚工作時站的位置,依稀還能聽見水花打在杯盤上的聲音,難道他在幫她洗杯子?

「別用那麼感動的眼神看我,昨天的葡萄汁我沒錢付,所以就用勞力代替了。」其實他連著後來那杯酒的錢一併都放到收音機裡了。

「你就這麼待在這裡一整個晚上嗎?」

「要不然把妳扔在這裡離開嗎?」閔玧其微皺眉,對她如此驚訝的疑惑感到不耐。

「不是的,其實你完全可以把我叫醒啊!」

 

⋯⋯

 

閔玧其小小愣了一下,只不過他沒表現出來,依舊淡定的刷洗著杯盤。

他倒是沒想到這麼做。

「反正我昨晚也不想回家,想說免費賺到一個室內可以安靜也蠻好的。」這是真心話。

「是因為你媽媽吧?」羅恩希頂著一頭亂髮跑到他前方的吧台一屁股坐下,眼睛閃著光問他。

她還真的很奇怪,明明昨天都很明顯的表現出來他不想談論這件事不是嗎?閔玧其和她四目相接,啞口無言。

「算是吧,」他再次低下頭專注在手上的易碎品上,語氣淡淡的答:「我父母不太喜歡我待在家,既然只會一直吵架不如我自己出來,這樣大家都好過。」

「你父母不是不喜歡你在家,是不喜歡你不去上學吧?」

閔玧其不置可否。

因為座落於小巷中的關係,就算是白天這附近也非常靜謐,彷彿時間凍結了一般。

她看著閔玧其洗過一個又一個杯子,正疑惑到底是她忘了還是他又重複洗了那幾個杯子為什麼要洗這麼久的時候,他先開口。

「妳看到了吧,筆記本上面的東西。」

「哦⋯⋯昨天撿到的時候翻了一下,你在寫歌嗎?」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他的臉,發現閔玧其並沒有為此不滿她才偷偷放心。

「嗯,我想要做我喜歡的音樂。」

「原來閔同學喜歡做音樂,真好。」

嗯?

閔玧其放下手上的紅酒杯,對這突如其來的認同感到些許訝異。

他看著羅恩希因為睡醒不久還帶著茫然的眼睛。

「為什麼好?」

「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當然好啊,不像我只能過著平凡的高中生活,唯一的目標就是考好大學⋯⋯」羅恩希坐在吧台前的高腳椅上,交叉著雙腳,「為了可以好好完成那個目標,我只能努力打工還我爸爸的債,接下來就再說嘍。」

她笑了笑,有些羞澀,她知道閔玧其一定會達成他的音樂夢想,畢竟是那麼努力執著的人哪!而她自己卻毫無理想、只能被迫活在現實的方框之中。

光是想到這裡就讓她覺得自己跟眼前那個眼神淡漠的男孩之間,彷彿是天與地的差距。

 

「我要離開大邱。」沈默了一下,閔玧其開口,聲音比平時更加低了幾分。

非常堅定的,響在安靜的空間裡。

羅恩希看向他,在從外頭透進來的陽光環繞下,閔玧其白到近乎透明。

「妳不是一個毫無理想的人,只是還沒找到妳心中的理想而已,不是嗎?」

 

羅恩希的心跳在那男孩的淺笑之中停頓了半拍,他或許永遠不會知道,多年以後這句話仍然時刻迴盪在她心間,成為支撐她努力逐夢的推手。

謝謝你啊,閔同學。

 

對了,這是她第七次見到閔玧其呢。

創作者介紹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橘子
  • 其實這篇我看了好多次啦
    今天又重新回味一下
    不過我想問一下妳是不是把收銀機打成收音機了😂😂😂
    我一直在想錢放在收音機會有人發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