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田柾國的眼睛裡,讀不出一絲個人情緒。

執勤中的他就像個沒有靈魂的機器人,就連眉頭也不皺一下,夏明恩回望著他,不確定能不能夠從他那雙過於淡定的眼中解讀出她所希冀看見的東西,心裡某塊角落泛著酸,無數次的被他拒絕也好、鼓起勇氣靠近又被他平白無事的帶過也好,都沒有此刻來得難受。

 

就好像,你一直珍視無比的事物,只不過是那個人眼中一粒毫無價值、從指縫間逝去也不足為惜的流沙。

 

「大小姐,給我點面子。」

 

閔玧其淡然的聲音拂過耳際,要不是唇上還殘留Chateau Lafleur的甜美酒氣,她甚至都要忘了身旁還站著這個人。

他的話語讓夏明恩輕顫了下,而後閉上雙眼,在呼吸吐氣之中調整配合閔玧其的節奏,再次睜開那雙畫著精緻眼妝的眼睛時,就連表情都柔和了許多,燦爛的微笑掛上嘴角。

就算那是一個連情感都沒有的笑容,也稱得上是一個漂亮的笑容了。

幾個原先聚集在一旁的千金少爺們慢悠悠走了過來,這幾張都是生面孔,然而他們卻跟閔玧其很熟識,人還未在眼前站定、聲音就先出現:「玧其啊,好久不見。」

夏明恩現在極度想要離開此地——想要立刻就摘下臉上虛偽的面具,而不是像現在一樣當個愚蠢的木偶,但是像這樣的事難道還做的少嗎?在必要的場合為了迎合人群而裝成另一副模樣,也不是一兩次了。

「前兩天還聽舅舅提到你的婚事,要是你再不交女朋友,就要跟泰和企業的小公主聯姻了?」

三三倆倆的人裡頭,有一個梳著油頭、擁有跟閔玧其一樣白皙肌膚的男生,面容整潔,看起來也頗為彬彬有禮,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從閔玧其轉到夏明恩臉上,笑意更深:「妳好,我是姜俊民,玧其最親的表哥。」

說到「最親」的時候,她的手中傳來略微加重的力道,夏明恩迅速瞟了一眼與閔玧其相握的手,隨後像是什麼都未發生似的打招呼:「初次見面。」

「哥不會才是那個在我父親旁邊扇風點火的人吧?」閔玧其笑了兩聲接回話題,語氣親暱。

「啊怎麼會呢~」

想要提振精神專注的聽閔玧其跟他的舊識談話,但是身體卻感到疲憊,不自覺的恍神了起來。

夏明恩忍住揉眼睛的衝動,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細長的高腳杯,裡頭裝了超過一半的Chateau Lafleur,葡萄紅色的液體在燈光照耀下像流動的紅寶石。

「祝賀你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姜俊民善意的把酒杯遞在她前方,雖然剛才錯過了一半以上的談話,但這個動作的用意再明顯不過。

夏明恩僵硬而禮貌的接下酒杯,她來的時候已經先嚐過一點了,本身的酒量就已經不算好,再加上情緒低落,她現在完全沒有碰酒的打算,況且假如不小心醉了也會挺麻煩的⋯⋯

「明恩不太喝酒的,我來吧。」

手上酒杯重量被身旁的人接手,夏明恩愕然的轉頭看著閔玧其一口一口地吞下紅酒,臉上還沒有一絲潮紅,彷彿剛才喝下的只是無味的開水。

他的唇沾染上Chateau Lafleur晶瑩剔透的艷紅,不自覺地竟又想到那個唐突的吻。

很快地移開目光,明明不是自己喝下那杯酒,卻感覺喉中好像有什麼在燃燒。

「明恩啊,妳想不想聽一些關於玧其以前的故事呢?」

姜俊民話鋒一轉,意料之外帶出新的話題,不過認識閔玧其以來⋯⋯她好像從未想過這個。

閔玧其一直是個神秘的人,像他這樣的人,會有什麼故事?

「失陪了。」

正想著該不該說好的時候,手上的力量往前牽制著她的腳步,來不及詢問閔玧其這樣突然倉促離開是否有些失禮,他強硬的動作讓她疼得低呼了一聲。

離開那個圈子,閔玧其立刻放開了手,雖然只不過從淺笑轉化為面無表情,但是他突然反常的反應讓夏明恩摸不著頭緒,揉著手皺眉問:「你幹嘛啊?」

閔玧其是背對著她的,因此夏明恩看不見他現在的動作,現場演奏的鋼琴聲悠揚的飄來,頭頂上挑高的燈光忽然漸淡了幾分,燦爛奪目的水晶折射降低了明亮度,晚會的氣氛變得有些像酒吧,慵懶的氛圍讓人想隨之舞動。

 

宴會即將結束之前的高潮,便是這如夢似幻般的時刻。

 

夏明恩環望身邊一對對紳士的邀約女孩跳舞的男孩,頓時感到有點不自在。

 

「我有這個榮幸跟妳跳支舞嗎?」

 

夏明恩有些愕然的看著重新拾回笑容的閔玧其,氣氛的渲染之下,沒有猶豫多久就把手遞給他,明明幾分鐘之前才牽過、卻感覺到他的手異常冰冷,閔玧其自然地攬住她的腰,隨著搖曳的音樂將夏明恩帶入跳舞的人群中。

「合作愉快。」不知道是不是酒的關係,閔玧其的嗓音微醺,帶著一點玩世不恭的笑意。

「⋯⋯你的交際舞跳得真爛。」夏明恩移開了視線,她不太能適應跟閔玧其突然之間縮減的距離。

「我都沒說一直踩到我的人是誰了?」

他笑著調侃,語氣中沒有責備,但是閔玧其越是笑著,好像就越難以看透他真實的想法,她永遠捉摸不到他下一秒的動作。

「剛才,沒事吧?」

雖然沒有誰明確地表達出來,可是閔玧其跟那個姜俊民,似乎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和諧。

閔玧其的表情凝滯了半刻。

「不要忘記妳正在演戲,多餘的事情就別管。」閔玧其輕聲附在她耳邊說,然後迅速地放開了手,眼神飄向另一方,戲謔一笑:「妳的騎士等妳很久了。」

夏明恩知道閔玧其在指誰,也正是她整場舞會都刻意費心想讓自己不去想起的人。

不知怎麼地,不想要面對田柾國透徹而真實的目光,不想被他用那樣的眼神看著,寧可放任自己沈淪在眼前虛幻而華麗的舞會上,能夠摘下面具的同時,竟開始感到慌張,她害怕田柾國的坦若無事,但她終究,只是努力著逃避她必須回歸的現實。

 

轉眼之間,閔玧其便又消失在人群之中,彷彿剛才發生如此戲劇般的荒唐事都只是南柯一夢。

 

深深地呼吸幾回,想讓腦袋清醒,夏明恩轉身往田柾國的方向走去,如她意料的,他站在原處哪裡都沒去。

「我想回家了。」

 

/

夜色變得很濃郁,平時跟田柾國獨處總會聽見的心跳鼓動聲,今天卻消失了,跟整片走廊一樣死寂,家裡的人都睡了吧,就連父親也是。

啊,差點沒忘明天父親又要離開韓國了。

夏明恩好久、好久不曾覺得如此疲累,除了身體,好像連懷著滿滿情感的心都一併變得冷淡,那雙特高的Valentino扎得她腳疼,夏明恩手上拎著鞋,在樓梯前停下腳步,彎下腰揉著發紅的腳後跟以及因為尖頭鞋被擠得快要麻木的腳趾。

「很痛嗎?」

田柾國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一直都在後面看著嗎?這樣的想法也意外的沒有再出現,也許是累得不想再多去揣測曾經會令她心動一整晚的瑣碎小事。

「你穿這種鞋跳舞試看看。」

夏明恩手搭上扶手,想依賴扶手撐著走上樓,沒想到身體卻忽然一輕,眼前旋轉了一瞬,下一秒才發現是田柾國走上來把自己攔腰抱起,突然懸空的姿勢讓人感到害怕,下意識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以尋求安全感。

田柾國好像一點也不費力,穩穩的上了二樓,夏明恩賭氣似的不想多說什麼,卻無法克制地瞧著田柾國近在眼前的側顏,線條俐落的下顎線、盛裝的星星般的明亮眼眸,田柾國距離她是如此的近,近的可以觸碰、可以擁抱一般。

 

田柾國垂下眼簾看著懷裡的人,被她無聲順著臉頰滾落的眼淚弄得一怔。

 

「大小姐⋯⋯」

夏明恩忽然輕笑了一下,堵住田柾國剩下的話語。

「連我都覺得自己很蠢了,看在你眼裡,是不是真的跟白癡沒兩樣呢?」

她沒有抹掉眼淚,眼前的視線模糊一片,看不清田柾國的臉了,看著這樣的自己,田柾國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呢?答案,比起期待更像是害怕。

「這麼多年來死纏爛打的我,對你無理取鬧的我,煩得無可救藥我也知道。」

夏明恩緩緩收回勾著他的手,無聲示意對方將自己放下,田柾國沈默的照做。

她用手背隨意擦去眼淚,那麼隨意的,好像要將難受的心情都拭去一般。

「都告訴我吧,說你不喜歡我、甚至討厭我,讓我好受一些吧田柾國⋯⋯」

「不要讓我像個笨蛋一樣⋯⋯」

被擦淨的眼淚重新湧現,她厭煩的用力推了田柾國一把,厭煩自己為什麼總是受這樣的折磨,如此痛苦地喜歡著一個人,就連自尊心都不要了似的喜歡,到最後只是讓自己渾身傷痕。

 

「放過我好不好⋯⋯」

 

「我不想再喜歡你了啊⋯⋯」

 

夠了,真的夠了,再這樣下去會死掉的,會在死掉之前先瘋掉的。

 

「夏明恩⋯⋯」

 

她用雙手摀住臉,儘管如此卻掩不住嗚咽的聲音以及淚水,只是難堪的不想讓對方看見,這是她最後能夠保有的自尊心了。

田柾國凝視眼前哭得像要碎了的人,胸口好像被人重擊了一拳,再死緊的擰著他的脖子。

「快要瘋掉的人不是只有妳一個。」

田柾國的聲音微啞,像是努力壓抑著複雜的情緒,這麼多年來,他何嘗不是⋯⋯

「妳看著我。」

「我不要。」

「看著我!」

田柾國的語氣甚至帶了點焦躁急切的慍怒,就連溫柔也說不上,夏明恩睜開眼睛,倔強而不服輸的瞪著他,田柾國抿著毫無血色的薄唇,就連呼吸都在顫抖。

這樣的距離,這樣的對視,就像在對峙,在比誰先示弱,誰先認命。

田柾國往前跨了一步,伸手抬起夏明恩的下巴,低頭將這個距離縮至零。

在眼眶裡打轉的眼淚像是被凍結一般,她睜大了眼睛失去焦距,還未意識到田柾國是在親吻自己,他的動作逼得她不得不後退,甚至退至被壓在牆上他都沒有要放鬆力道的跡象,田柾國的吻一點都不輕,是暴虐而憤怒的、熱切而無法控制的⋯⋯就像是⋯⋯所有的情感都在一瞬之間全都爆發了似的。

撬開她來不及防備的唇、直進的侵略著,被扣住的下巴動彈不得,後腦被堅實的牆壁壓得發痛,夏明恩輕輕蹙起眉心,發出受不住的呻吟,大腦被抽掉所有的空氣、快要窒息般的,承受田柾國彷彿永遠也發洩不完的情感,鼻尖充滿田柾國身上的氣味,情不自禁攬上對方的頸,將身體的力量依靠在這個人身上。

 

她脆弱得無法承受一點力量,卻又如此渴求對方劇烈而放縱的氣息。

 

「田柾國⋯⋯」

「你喜歡我嗎?」

 

夏明恩的目光迷離,紅暈在雙頰越發潤紅,她的臉上還殘留著哭過的痕跡,既不堪一擊卻又堅強任性,田柾國的心一緊,忽然意識到再繼續下去的話,真的會⋯⋯

「說你喜歡我。」她輕聲呢喃,經過眼淚的洗禮,小鹿一般的眼睛濕潤著,像水晶一樣。

時間好似就此靜止了,一切的自我克制在此刻當前當變得毫無意義。

「我喜歡妳⋯⋯」

田柾國直直望著她,好似要看進她的靈魂深處,飽滿而確切的凝視,不想放過一絲喘息的可能。

在他沈甸甸的心之上,什麼都是輕的。

 

「我愛妳,夏明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