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沿著附近最熱鬧的路走了三四個街口還攔不到一台計程車,就連在首爾三不五時就有班次的公車也都在這時恰巧全都說好了似的失蹤,車水馬龍在我耳中彷彿一台巨大的機器嗡嗡作響。

我想起那通電話最初的兩三句。

「首爾綜合⋯⋯醫院?」我納悶地重複了一次,還未瞭解來龍去脈,也還沒反應過來這是金泰亨的號碼。

「是的,我們接獲肇事車主的消息,至於詳細情形還請您過來一趟——」

 

通話到此我就毫無印象了,我不曉得院方說了什麼,總之我的意識尚未找到方向,腳步就邁了開來,既然攔不到車就只好用徒步的方式——每當我被艷紅刺目的紅燈截下腳步,那股焦急感化成火焰從不停跳動的心臟蔓延到五臟六腑,我才真正明白何謂心急如焚。

我還是理智的知道跑再快都趕不過交通工具,所以我不停注意著路邊是否有空的計程車,但是直到看到首爾綜合醫院的建築一隅出現在視野中,我才驚覺自己竟然真的奔馳了二十幾分鐘來到這。

氣都還沒喘過來,感覺肺部都快被來不及吐出的氣塞到爆掉了,我跑進醫院照著指示尋找到急診室,看到白袍的護理師就急忙地問:「請問剛才發生車禍被送進來的⋯⋯」

「那邊找找。」護理師用手大略比劃了個方向就離去,我愕然在原地,急診室的人潮不少,來來去去的醫護人員看起來都有事在身,我只好一床一床確認。

懷著忐忑的情緒,感覺心都提到了喉嚨,每拉開布簾時就會重新感受一次期待後瞬間失望、擔心與害怕的各種複雜感,直到拉開綠色布簾看到躺在上頭的小俊,憋在眼眶裡的眼淚瞬間落下。

「小俊!」

我輕喊著他的名字,快速而擔憂地打量他身上有沒有明顯的外傷,衣服跟褲子都還完好,沒有車禍後的磨損或者血跡,快滿溢而出的緊繃感稍稍鬆懈了一些。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努那幫你找醫生過來看看?」

「沒有,我沒有受傷,努那不要擔心。」

小俊聽見我的聲音,睜開眼衝我笑了笑,瀏海黏在汗濕的額頭上,我握著他比我小很多的手,吸了吸鼻子把無意義的眼淚眨掉,看起來是真的無大礙。

「你有沒有看到哥哥?」

我幾乎把急診室翻了一圈都沒見到金泰亨,難道他的情況嚴重很多嗎?

「他剛剛還在的⋯⋯」小俊坐起來,揉揉眼睛打了個呵欠,看起來比起受傷,似乎是累了。

「努那我跟妳說,大狗狗哥哥今天帶我去很多地方!」

提到金泰亨,小俊眼睛一亮,我摸了摸他的頭,雖然很想陪在他身邊聽他說話,但是現在我必須先知道金泰亨的狀況才能完全放心。

我要他乖乖在這裡等我,離開急診室到裡面的走道,我對醫院的設置不熟悉,完全沒有頭緒不知道金泰亨更有可能出現在哪個地方,只好邊走邊喊他的名字:「金泰亨?」

這條走廊很寂靜,我的聲音儘管不大也特別明顯,我不想吵到在病房裡休息的其他病患,卻又找不到其他辦法,只好沿路繼續叫他。

 

你一定不能有事,一定要安全啊⋯⋯

 

一股力道忽然把我往內拉去,視線快速流轉之間我注意到這是一間無人的茶水間,然而看到他搶眼的髮色下一秒我就知道這個人是誰。

「泰亨!」

「小聲一點,」金泰亨捂住我的嘴,視線越過我的頭頂往外掃去,確認無人以後才勾起嘴角,「醫院的人說要給我檢查,但我怕如果身份暴露的話會給妳跟小俊帶來影響,所以就⋯⋯」

我眨了兩下眼睛表示收到這個訊息,他才放開我,金泰亨的掌心有洗手乳的淡淡香味。

「你傷了?」

我的目光被他手背的數道刮痕吸引,雖然不是深及骨的嚴重傷勢,但我還是不自覺的皺起眉頭,趁他想收回手的時候拉了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是小俊的球滾到車道上,他想去追,結果差點被後面的車撞到,我救了他。」感覺得出來金泰亨刻意把話說的簡潔,不經心的笑道:「聽起來很帥吧?」

想到我的手在簽名會上受傷的事,雖然我應該板起臉同樣地苛責他,但我卻連一點責備的話都說不出來,更遑論我還緊緊揪住的眉心。

他用淘氣的語氣淡化了我的擔心,但是說到底,金泰亨還是因為小俊而受傷的,更是因為顧及小俊所以才沒辦法直接在醫院接受檢查。

而且為了不被發現,他到現在還戴著口罩。

 

金泰亨,其實是個非常體貼的人。

 

「對不起⋯⋯」我直直盯著他的手,有愧疚也有感謝,千言萬語也只能化為這三個字。

他沒說話,也沒抽開被我握著的手,就像那天一樣,只不過角色對換了。

「小俊的檢查結果出來就可以離開了。」金泰亨用另一隻手輕輕撫過我的頭頂,用那無所謂、輕鬆地笑:「沒事啦。」

一句看似無心的安慰卻真實的撫慰了我,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身體因為過度緊張而持續緊繃,鬆懈下來頓時感到肌肉痠痛。

 

/

小俊的側臉貼在我的手臂上,膨潤的臉頰像麻糬一樣,可愛的睡顏讓我忍不住輕輕勾起嘴角。

稍微抬高視線,將目光投望車窗外的街景,夜色還不算太深,時不時掠現的招牌燈光以及暖黃色的路燈交雜在一起,不知道從幾時開始,我喜歡像這樣觀察首爾,人們的穿搭、快速行走的步伐、以及時尚卻帶有距離感的氣息,這座城市的魅力即是冷漠卻又溫柔的特殊平衡。

 

另一肩忽然落下沈甸甸的重量,金泰亨似乎是睡著睡著就因路況的顛簸而失去平衡,毫無預警地往我靠了過來。不若孩子嬌小的身高,金泰亨比我高了不少,像這樣靠著我的肩膀應該會不太舒服吧。我小心翼翼的調整這邊的高度以及位置讓他能以更舒適的姿勢休息,不經意地看向他近在咫尺的臉,才後知後覺的感到害羞。

他睡的跟小俊一樣沉,這時候的他斂下了無時無刻保有的外放朝氣,多了幾分柔和的稚氣,即便是戴著口罩、也掩蓋不住金泰亨出眾的外貌,睫毛像兩把盈盈扇子,漂亮得令人忍不住屏住氣息。

「小姐,這邊左轉對吧?」

駕駛座傳出司機的聲音,我左右看了一下外面,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bighit附近。

因為他一上車就立刻睡著了,所以我根本來不及詢問金泰亨要去哪裡,想來想去能猜到的也只有公司,但是為避免在周遭徘徊的粉絲會造成他的不便,我特意讓司機停在稍遠人煙稀少處。

「請稍等一下。」

我從口袋裡掏出皺巴巴的紙鈔,伸手遞給司機,隨著我傾身向前的動作、金泰亨發出了睡眠中被打擾的不滿嚶嚀聲,沒想到他非但沒有醒來,甚至還自己調整了睡姿。

「泰亨啊、泰亨。」我垂下目光看著靠在我肩膀上一動也不動的他,喚了幾聲都叫不醒他、只好用手去推:「起來吧。」

雖然一看到他疲累的睡顏就感到歉意,但還是只能把他喚醒。

金泰亨皺了一下眉頭終於睜開眼睛,渙散的眼神還未找回焦距,茫然的環顧左右。

「這是哪裡?」

「轉兩個彎就是你們公司了。」

「哦。」

金泰亨抓了抓頭髮,用一副還未醒的迷糊模樣點點頭,也不知道找回意識沒,他的目光橫過我、看向睡得正甜的小俊,伸手在小俊粉嫩的臉頰上輕掐了一把。

「等小俊醒來幫我跟他說,今天過的很愉快。」

金泰亨露出笑容,眼神流轉間盡是毫無隱瞞的寵溺,還有一絲絲不捨。

「請一定!要安全的把這兩位送到家哦司機先生!」

他把口罩拉好,一邊認真的叮囑著司機,一邊把外套連帽戴上,埋在衣物裡的金泰亨看起來特別可愛,就像玩具店擺飾窗裡毛茸茸的棕色泰迪。

「回家給我個訊息。」

金泰亨說完這句話就關上車門,外頭稍嫌冰涼的空氣灌了進來,不一會車子靜靜駛離,我與金泰亨的距離越來越遠,心裡卻有種輕飄飄的甜蜜滋味越發充盈。

 

/

我在下階梯的時候稍微跳了跳穩住快要滑下左肩的帆布背包,這是個平凡如同月曆中隨便一指都相差無多的日子,我懶得去翻找背包裡的記事本,分神的開始想著今天還有什麼事情要做。

大學校園不若中學時期,沒有翻飛的百褶裙跟制服、也少了點不諳世事的笑鬧聲,多了種沈穩而書卷的氣息,迎面而來的都是彬彬有禮的大學生,就跟文藝電影描敘的畫面相差無幾。

小俊前幾天回大邱了,一切歸於我逐漸適應的正軌,雖然一向都傾向於平淡生活,但是這種毫無起伏的日常搭上適合慵懶打盹的天氣實在有些無趣。

在我跨下最後一級階梯、轉向圖書館的方向正要前進時,一雙穿著合身靛藍色西裝褲的腿煞然映入眼簾,我愣了下,確認眼前這張笑容可掬的臉是我印象中沒見過的。

 

「妳是大一的姜藝恩,我沒認錯吧?」

 

他的笑容明朗卻看得出足夠收斂,一雙略微狹長的雙眼搭上白皙的肌膚,就像雪地裡的野狐。

「你是?」我把沈重的背包從痠痛的左肩悄悄移到右肩,腦袋快速運轉,該不會是推銷員吧?可是推銷員應該不會知道我的名字啊⋯⋯

「大二理學院的孫宇。」

我盯著他的臉,遲鈍了好半刻才意識到他在自我介紹。

孫宇,是個我沒有聽聞過的名字,理學院與我的專業領域商科也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

「這次我們系上跟你們系合辦的舞會,妳是活動組的成員,我是因為這個才知道妳的。」

孫宇大概是個與不羈的外表不太符合、有著耐心個性的人,他一面向我解釋,一面維持不冷不熱的笑容,雖然被林娜恩拉著加入系學會並不是我一開始的想法,但是有關要舉辦舞會的消息我還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是跟別系聯合。

「今晚在教學樓有前置會議,記得要來。」孫宇的視線落在我肩膀上的背包,嘴角那一抹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我負載過重而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會記得的。」彷彿腦中有什麼『叮』的一聲被敲響,原來我一直苦惱著好像有什麼要做、卻遲遲想不到是哪件的事情就是這個。

「晚上背個輕一點的包來吧。」

孫宇笑著說完就與我擦肩離去,我沈默了一下,想著剛才是不是露出太過明顯的表情而有些尷尬。

 

不過那個前輩,看起來會是一個不錯的辦事夥伴呢。

 

/

我回宿舍後洗個澡、把染上外頭髒污的妝給卸了重新上一次,正悠哉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等待出門的時間,林娜恩還在浴室裡,她習慣洗澡的時候都要配上音樂,這次剛好是MONSTA X的新歌〈beautiful〉,她時不時提高音量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她最近欣賞的李周憲——單眼皮、酒窩以及rapper,我把他與金南俊共同的特徵大略做了個結論:這就是擄獲林娜恩那小妮子的武器啊。

 

就在與她對話的某個時間點,被我放置在一旁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沈浸在韓劇中的我有些鬧心的瞥去一眼,赫然出現的金泰亨三個字讓我像是被蠱惑了一般,放下眼前的事物立刻伸手接起電話。

 

「嗯是我。」我常按著遙控器上的音量降低鍵,直到變成零。

金泰亨罕見的沒有一接起電話就答話,反而出奇的安靜,過了十秒鐘,我開始以為他誤撥了電話。

「聽得到嗎?泰亨?」我站了起來走到窗邊,或者是訊號的問題?

「聽得到,抱歉。」

他的回覆讓我安心瞬間卻又感到不解,金泰亨的聲線本來就低,可是他平時心情好的話說話不會是這麼沈的語氣,腦中跑過許多種金泰亨心情不好的理由,卻不敢隨意斷定是哪一種。

我苦惱著要怎麼開頭,無聲中我只聽見浴室裡透過水氣與門板傳出的音樂,以及蓮蓬頭的落水聲。

「不問我怎麼了嗎?」

金泰亨率先問,帶著一種孩子氣的彆扭,讓我聯想到受委屈以後討安慰的小孩。

「怎麼了?」我順著他這麼問了。

 

「我想見妳。」

 

心跳隨著這句話浮動,在每個字之間都好似快要失控跳出胸口般,金泰亨到底知不知道他或許只是隨口之言都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啊⋯⋯

僅僅只是四個簡單的文字,我不知不覺地握起的手掌心卻沁出了一層薄薄的汗。

「什麼時候?」我深呼吸,淡定的應對。

「現在。」

「⋯⋯」我又定格了,在我鼓起最大的勇氣問出之後,他再次斬釘截鐵地用兩個字就將我打回去。

「我等一下學校有事情,今天可能會忙到很晚。」

浴室門在此時被打開,包著浴巾的林娜恩伴隨水霧進了房間,我靠在窗邊,心虛的避開她變得銳利的視線。

「那就沒辦法了。」金泰亨淡淡的說,雖然意料之外的沒有鬧脾氣,可卻有些不明所以的失落。

 

掛上這通無疾而終的電話,林娜恩幾乎是在我按上通話結束按鍵的同時開口:「金泰亨?」

我無力、也不想用謊言去瞞她,事到如今也沒有必要說謊,於是我點了點頭。

「他好像有心事。」我盯著黑色的螢幕,把手機塞進口袋裡,拾起桌上的鑰匙準備跟她一起出門。

「現在你們是這樣的關係了?聊心事吶~」林娜恩語帶揶揄,我苦笑著要她別再鬧,心裡卻因為她這番話起了點漣漪。

在不知不覺中,或許我也成為了金泰亨會想起的、惦記在心的人。

光是這樣的想法就止不住地怦然心動。

我到底有多麼喜歡這個人呢?

 

/

學校的會議開到深夜,第一次在學校待到過午夜,我感到疲累的揉著眼睛,活動組要籌備的事情很繁瑣,包括把眼前這一疊資料抱回去就不知道得耗費多少精力。

我抱起眼前厚重的文書,一晃一晃地往前走著,還要小心不要撞到人,光是下樓梯就極為困難。

林娜恩不只是活動組、還是策劃人,她要忙的事情不會比我少,我也不好意思去麻煩現在分身乏術的她,往好的方面想,幸好我們的住處距離學校並不遠。

 

就在我下了一層樓梯,在轉角處準備要再下一樓的時候,一雙白皙的手晃進我視線中,緊接著搬走了我手上一大疊的資料,一瞬間輕了大半,就連原本被擠壓得快要無法緩氣的肺都舒服了起來。

「妳打算自己把這麼重的東西扛回家?」

這個聲音似曾相識,孫宇站在我旁邊,還是穿著我先前看到的那件深藍色西裝褲以及針織上衣,這種非常考驗身材以及顏值的搭配,放在他身上卻十足適合。

「謝謝,要不然真的挺累人的。」我衝他感激一笑。

「我大一也有過這種時候,幫忙沒什麼難的。」孫宇聳了聳肩,那雙猶如野狐的漂亮眸子轉到我臉上,這麼近的距離我才發現他的眼睛是天生的褐色,淺淺的,如同一對精緻的亞麻色琉璃。

他身上那種凝練沈靜的氣質,給人一種不刻意卻好親近的安心感,加上第一次見面的笑容,讓我對這個人自然產生了不錯的印象。

「不過前輩你要陪我走回家嗎?」我看他快要走到校門都沒有要停的意思,忍不住問。

「不方便嗎?」孫宇側頭睨來一眼。

「這倒⋯⋯」

我一時半刻不知道如何回應,經過校門口以後,外頭人煙更加稀罕,從這裡到我的租屋處必然會經過這條漆黑的小巷,如果有人能陪我走當然會更好吧,正當我準備同意的剎那,我的視線被一旁一個穿著一身黑的人給吸引住。

照理來說,在這種時候穿著完全不引人注目的衣著出現在這裡的人,沒有理由讓我介意,但是那頂好像在哪看過的棒球帽、以及口罩卻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讓我更加確定內心想法的,是那雙渾圓透亮的眼睛,金泰亨抬起頭的瞬間我便停下了步伐。

 

「妳認識的人?」孫宇跟著我停了下來,他一出聲,金泰亨的目光也就落在他身上。

「初次見面,你好。」金泰亨禮貌的問候,明明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就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讓我不敢直視他,光是在這裡見到他就讓我足夠驚訝了。

「是藝恩的男朋友嗎?」

我一驚,立刻誇張的搖頭否認:「不是不是,只是朋友而已。」

金泰亨是我男朋友——多麼荒唐的事啊,就連提起都特別讓人覺得尷尬。

孫宇神色自若地點頭表示了解,如同早上我們相遇時一樣做了自我介紹:「我是孫宇,藝恩的前輩。」

「金泰亨。」沒什麼表情波動的金泰亨極為簡潔的介紹了自己,我悄悄打量孫宇的反應,他看起來不像是有在關注偶像明星的人,按金泰亨的打扮,也不可能會被認出來。

「這個請給我吧,我幫藝恩拿就行。」

「嗯?好的。」孫宇似乎感到有點驚訝,卻也不推辭的把手上的資料遞給金泰亨,我在一旁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腳,分明是做一樣的事情,只是幫忙的人換成他而已,心境卻全然不同了。

「藝恩回家小心哦。」

「前輩也是,今天謝謝你。」

 

孫宇轉過身後,我立刻收回視線,轉過身來邁開腳步就走,現在面對金泰亨就整個心亂如麻的,還不如什麼都不要說。

 

夜色好像悄悄的比方才又更濃了,即使不去確認也知道金泰亨就走在我身旁,漆黑一片的小巷裡就連路燈都沒有,有金泰亨在,卻好像完全沒關係了。

「都給我拿吧,妳帶路就好。」手上剩下的資料也被拎走,我垂下空蕩蕩的手,小聲的應了聲。

 

回家的路,希望再長一些就好了。

 

好久不見阿米阿內!!!!!!!!!!(大喊)(雖然很隨便的結尾了這章)

(至於泰泰的心事就留到下次再說)(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