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一次把我與金泰亨相遇後的故事傾訴給另一個人聽,每當敘說起細節,例如我接到金泰亨來電的心情時,儘管想簡單帶過、但林娜恩的表情絲毫不容許我跳過那些難以描述的劇情,她聚精會神卻又時不時抱緊抱枕一副隨時可能尖叫的少女心樣,讓我懷疑自己是否把情境過度夢幻化。

 

「我要看你們的合照!!」這是林娜恩聽完後伴隨尖叫炸出來的第一句話。

 

有些難為情、卻又有種小小的得意感,不需要翻閱手機相簿,照片早就成為我的桌布好幾年了。

她奪去我的手機,眨也不眨的看那張照片,彷彿要把我的手機給看穿。

「原來⋯⋯」林娜恩瞄了我一眼,那意味深長的語氣惹得我莫名緊張。

「金泰亨兩年前拍照就會手抖了?」

她的話凍結在空中,我與她對看一眼,然後倆人共同默契的大笑出聲。

 

/

因為金泰亨,我又不知不覺地被拖回防彈少年團的坑裡,少年們的音樂就像一股強大的漩渦,我發現即便是在我最想遠離金泰亨的那些日子裡,也不曾真正遺忘這些旋律,他們的歌早就滲透了我的生活,到後來,金泰亨已然不是我關注這個偶像團體的唯一理由。

 

而在那天義大利麵館裡發生的事,是我唯一沒有告訴林娜恩的小秘密。

 

說出這些我未曾想過會衝動吐出的話後,沒有想像中的尷尬或想把自己埋入洞裡的矯作感,是金泰亨溫暖的眼神讓我拉回那個又想逃跑的自己、並且以最誠摯的模樣仔細審慎那樣的感情。

「那我也吃青醬的。」金泰亨只這麼說了句,我問他是不是該下樓告訴那個服務生,金泰亨搖了搖頭,說他用手機告知就好。

「現在這樣待著,蠻好的。」他笑了笑,我也就隨著他笑。

餐點端上來時,金泰亨的眼神率先落在那杯搖晃時冰塊喀喀作響的可樂,他低頭含著吸管,根根分明的眼睫毛就像混血嬰兒一樣。

「你喜歡義大利麵嗎?」我想著他有沒有在公開訪談或者節目上提過這件事。

「沒特別喜歡,但是喜歡待在這裡,不用躲躲藏藏的。」金泰亨抬起頭,依然沒放開嘴裡的吸管,明顯地他比起義大利麵更加喜歡可樂、而且是癡狂般的喜歡。

金泰亨說,他與演藝圈的朋友們有時候約出來就會選擇在這種有熟人的地方,像上次的服飾店也一樣,雖然身為公眾人物,但是該有的生活娛樂還是不能少。

話題講到服飾店,我便順理成章想到金泰亨的前女友,以及那件不屬於我的洋裝。

「藝恩、藝恩?」他的叫喚讓我從神遊中清醒,本以為被他識破了我的異樣沈默,沒想到金泰亨的視線咕溜轉到我眼前吃不太完的義大利麵上,臉上的笑容既狡詐又討好:「妳吃不下了對吧?我可以幫妳解決~」

 

他的眼力見還真是都用在與眾不同的地方啊——

 

「都給你,慢點吃。」我笑了笑把餐盤轉向他。

與金泰亨的關係,像現在這樣,已經美好到算是奇蹟中最不可能發生的那種。

然而它卻實現了,在我心裡就像踏上階梯最終觸碰到了星星一般難以想像,但是看著金泰亨,卻又忽覺這般純真柔軟的少年本身就是如此真實的存在。

於是我吞下了關於他的前任、以及他對那段逝去的戀情是抱以何種想法的所有疑問。

今天,不要說出任何會讓他心情不好的話,我希望眼前的金泰亨可以維持這樣的笑容再久一些。

 

/

我懷裡抱著林娜恩囑咐千萬次「絕對不能摔到」的相機,這是她攢了好幾個月的錢才買到的新單眼,也是她帶到這次簽名會的新武器,光看外觀就知道戰力值很高。

此時此刻,林娜恩臉上帶著明媚的笑臉跟她認識的眾站姐以及阿米們打招呼,我試圖把這些臉與名字連接起來,有幾個我有印象,但大部分依然是完全生疏的面孔,在這種場合裡,見到某些交惡的人也是無奈的必然,比如說mia。

「這次又花了多少錢?」

mia穿著一件杏桃色的絲絨上衣跟深藍色吊帶短褲,一雙熱辣辣的美腿就這樣高調的晃過來,她盯著我手中很招搖的大砲,瞥向林娜恩。

林娜恩曾經說過mia是一位家境非常好的女生,從她身上的飾品以及手上拿的相機看來,確有其事。

雖然個性也不是好惹的,但是林娜恩今天顯然心情很好,她沒多理會mia主動的挑釁,輕輕哼了一聲就拉著我的手到準備好的席區待著,她手上拿著要給成員的大包小包的禮物跟零食,在上台前再次轉頭用楚楚可憐的小狗表情看著我。

「好啦好啦我會幫妳拍照,不要擔心快上去吧。」

林娜恩被我推著往前走,然後頻頻回頭用浮誇的感謝臉看我,我笑著搖了搖頭,舉起相機。

 

「欸,小跟班。」

 

出現在耳邊附近的聲音讓我側過頭,在看見來人的臉以後,我立刻後悔自己轉頭的動作。

「幹嘛這樣看我,又不會吃掉妳。」mia彎起嘴角,她的確長得漂亮,身上有股清新的香氣,就算我是女生也承認她很迷人。

她同樣舉著相機,動作俐落的按下一次又一次快門,簽名會已經開始了,台上的成員例行的打打鬧鬧,穿戴一些可愛的飾品、對相機露出各種無厘頭、或帥氣或搞笑的表情。

「我怎樣看妳了?」我重新專注於照相,鏡頭鎖定在金南俊身上,他正在跟林娜恩談話,臉頰側邊兩個酒窩深深的,我邊截下照片邊想金南俊會不會發現林娜恩染了新髮色的同時,就看見鏡頭裡的他指了指林娜恩的頭髮,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

雖然我知道林娜恩可能想把所有時間都拿來跟金南俊相處,但是簽名會的時間都是經過控管的,即便是知名站姐如她,也只能夠額外獲得多一些分秒,我的鏡頭下意識隨她落到下一個成員身上,一對焦到那張臉,我的心情竟不自覺輕快了起來。

 

金泰亨沒有金南俊那麼細心地發現她染了髮,大概是林娜恩自己說了,金泰亨的口形很明顯說著「真的嗎」,接著他像孩子玩玩具一般拉起林娜恩一搓髮尾摸在手心把玩,他的粉絲福利在飯中一向是很有名的,親暱自然的肢體接觸、只要是飯的要求都能輕鬆做到,這是他親近粉絲的天性使然,明明非常了解這點,但心頭卻還是壓抑不住那點苦澀的滋味。

 

他好像無論跟誰都能相處得如此融洽,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在我把鏡頭重新調回金南俊身上時,身側忽然猛烈迎來一個撞擊,力道大到我握不穩手上的單眼,深怕這麼貴重的東西會掉落在地上,我想伸手接住它,但是卻沒能緊抓住,相機擦過我手邊墜落到地上,發出重物落地的聲音。

我的心臟停止一個瞬間的跳動——耳邊的聲響陡然靜止,這是被林娜恩視如珍寶的東西啊⋯⋯

我趕緊彎下腰想撿起它,卻忘了身在人群中蹲下會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一心只想查看相機的損傷,人群騷動的混亂中有人的腳重重踩在我手背上,痛得我低呼了一聲,但是身旁人太多,沒有人在第一時間發現到我,我認得那雙踩在我手上的鞋子——那是mia的名牌高跟鞋。

「好像有人受傷了?」

「讓開讓開!」

開始有人的高呼聲在我附近響起,我揉著被踩紅的手、拿起相機站起身,這片紊亂似乎引起了台上的注意力,我仔細看遍整台相機、將它重新關機又開啟,確認完好無損後終於鬆了一口氣,抬起頭。

金泰亨的目光直直看過來。

他皺起了眉頭,表情冷卻的太明顯,我趕緊用唇語告訴他我沒事。

 

「天啊姜藝恩!」

 

林娜恩下台後朝著我的方向衝了過來,看也沒看相機一眼就先緊張我的傷勢:「妳沒事吧?看起來好像很痛⋯⋯」

「妳的相機沒傷到。」我把相機遞還過去,林娜恩瞪了我一眼,我朝她一笑,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好了該妳上去了,等著被金泰亨訓吧妳!」她咬著牙把後面那句話說完,我走向人群排隊的地方,低頭看看自己發熱紅腫的手背,說不痛絕對是騙人的,而且為什麼是細高跟鞋啊⋯⋯

金南俊低頭簽名,一邊用他磁性的好聽嗓音開啟話題:「沒記錯的話,妳是娜恩的朋友?」

他笑笑地在專輯內頁多畫上一個笑臉,然後寫上『多多指教』幾個字。

「我簡直被她訓練成了專業攝影師。」

金南俊聽見我的話笑得更開心了,然而我發現他簽寫的手猶豫的頓了頓。

「妳跟娜恩說不要為我們⋯⋯我是說我,花那麼多心思。」金南俊淺淺的把最後的字寫完,然後把專輯蓋上推到我面前,「她還年輕,該把時間浪費在更美好的事物上。」

我一愣,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也很意外金南俊會告訴我這些。

 

但我畢竟不是林娜恩——沒有她那麼充裕的聊天時間,幾秒後我就被人擠到下一個位置,也就是金泰亨的正前方。

 

或許是出於心虛,我的視線遲遲沒有正對上他,盯著桌子,我像先前一樣把專輯推了過去。

「手讓我看看。」

金泰亨說著,甚至沒給我做決定的時間,逕自把我的手拉過去,握著我的手腕認真掃視傷痕,他手心的溫度傳到我身上,金泰亨的手意外的很大,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努那,有沒有藥膏之類的東西?」金泰亨轉過頭去跟工作人員搭話,我睜大眼睛,愕然的看著他。「這又不是什麼很嚴重的⋯⋯」

「要是在演唱會的話就不會只是這種程度。」金泰亨臉上沒有笑意,他一旦認真,我也只能夠專心聽著,就像被老師訓話的小學生一樣順從的點頭。

「以後不准去搖滾區,被我發現妳就完蛋了。」

他從工作人員手上接過藥膏,還對人家笑著道謝,轉回來就又馬上沉下臉,我噤聲默默任由他把藥膏小心翼翼地擦在我手上,無法控制自己擂鼓般的心跳聲。

「真的要小心一點,好不好?」

金泰亨此時的表情看上去甚至是有些委屈,我不懂為什麼委屈的人是他,好像是在拜託我不要受傷一樣,金泰亨的手從頭到尾都沒抽開過,彷彿我若不給他個回答,他就要拉著不放。

「知道了,對不起。」我忍住笑,明明受傷的人是我,卻還要給人賠不是。

在我保證回去會小心對待傷口後,金泰亨才又露出笑容,直到我坐到下一個位置去他才放開手。

 

我幾乎是立刻專注在跟眼前田柾國的對話上——我不想被金泰亨對下一個阿米的笑容給分了心。

 

當我不經心飄過去一個眼神,看到金泰亨好看的臉上綻放出又一個歡快的笑,就會聽見心裡一聲淡淡的嘆息,那種感覺之餘傷心還有段距離,但是絕對不是快樂的。

 

/

清晨六點的空氣尚且算得上清新,大都市的空氣污染總是比較嚴重,我趁著這難得的機會多享受首爾難能可貴的好空氣,依照先前在電話裡說好的,駐足在火車站附近的銅像等待。

耳機裡傳來Lost清脆電子音的前奏,在這天色在夜幕與破曉模糊曖昧的交界時間點彷彿是一劑溫柔而強力的早安曲,聽著喜歡的歌,等待著期待見面的人,一切都恰好的充滿期待。

 

「努那!」

 

伴隨一陣逐漸在耳邊擴大的奔跑聲,我還來不及摘下耳機、就看到一個小東西飛速的衝撞到我懷裡,一顆毛茸茸的頭差不多到我腰際的高度,兩隻小手緊緊攬住我的腰。

「努那快不能呼吸了。」我止不住揚起的嘴角,對著小孩的臉又是揉又是捏,他圓潤的小巧臉蛋上有著因開心而浮出的粉色,跟他來了個溫馨的相逢戲碼後,我牽住他的小手帶他走到公車站牌,小孩難得來到首爾,像隻小麻雀一樣不停發出聲音。

「妳的學校好大⋯⋯」

「當然囉,是首爾的大學嘛。」我轉頭瞥了一眼把雙手跟臉都貼在玻璃上、看著途經的延大校區發出驚嘆的小毛頭,無聲的笑著,再轉回手中的手機,把剩下的字接著打完。

“我弟弟跑來首爾找我,還在煩惱待會上課該把他放到哪裡”

按下傳送,我一邊詢問小孩想吃點什麼,一邊在網上搜尋著小孩可以嬉戲玩耍的地方。

林娜恩跟我都有課,單獨把孩子放在宿舍裡可不行啊⋯⋯

我苦惱地囓咬著拇指,kaotalk蹦出的訊息從手機上方跳躍出來。

 

“現在?!”

看起來好像很驚訝呢。

“當然了,他很可愛的哦ㅋㅋ”

 

「妳在跟誰聊天?」小孩不知把整顆頭塞了過來,瞧著螢幕上金泰亨的頭貼,用手指了指順心:「是大狗狗!」

「這個人是努那的朋友。」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陪他玩,我今天很有時間”

 

/

「俊啊,你乖乖聽努那的話,等一下見到哥哥要⋯⋯」

「我知道,要問好。」

 

雖然這麼說,我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就這樣答應讓金泰亨來幫我顧小孩會不會太草率了⋯⋯

時間推移到正中午,冷天裡的陽光暖暖的,小俊跟我坐在小區裡的長椅上,他的雙腿懸空晃動著,對這陌生的一切感到無比新奇。

金泰亨果不其然帶著口罩出現,為避免偽裝得太嚴密反而招來目光,他這次沒有戴帽子,一雙好看的眼睛熠熠閃爍。

「泰亨啊,這是⋯⋯」

「是大狗狗哥哥!」

小俊驚呼了一聲跳下長椅,我一愣,不知道這個稱號又是哪來的,就在我想伸手攔著失控的小孩時,金泰亨比我快一步彎下身抱住他,眼睛笑成彎彎的月牙狀:「你就是小俊吧?」

「啊對了,努那跟我說要跟你問好,大狗狗哥哥好。」

「你自己從大邱搭火車過來嗎?」金泰亨驚訝的問,拉下口罩,他的素顏看起來很清爽,而我之所以能有時間觀察他的臉正是因為金泰亨出現為止目光都緊緊黏在小俊身上,彷彿我是空氣。

「嗯嗯!」

「好厲害!」金泰亨做出吃驚的表情,蹲在小俊面前與他平行對看。

「哥哥像你這麼大的時候第一次來首爾覺得超恐怖的!」

他的生動語氣惹來小俊的笑聲,我也跟著忍不住微笑,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金泰亨絕對能跟小孩相處得非常融洽。

我不出聲打斷他們一來一往的對話,金泰亨之所以這麼受小孩歡迎,或許是他身上那種同樣童真的氣質,在我看來就像兩個小孩初次見面的可愛場景。

「妳不用擔心,我會帶小俊好好玩的。」

金泰亨終於發現我的存在了,他摸摸小俊的頭髮,轉過來向我保證,我倒是一點也不懷疑他會帶小俊好好去玩這件事。

「麻煩你了,還有注意安全,你們兩個都是。」

「內。」小俊跟金泰亨同時出聲,我無奈又好笑的輪流看了他們一眼。

 

怎麼忽然產生把小孩交給另一個小孩帶的錯覺呢?

 

/

在課堂上抄寫筆記正專心的當下,雖然開了靜音、但kaotalk通知還是張狂的閃爍著,我瞟了一眼,趁著教授轉身講課的瞬間解鎖,一張照片躍然而出。

金泰亨抱著小俊,對鏡頭比了個V字,因為藏身於人群中不得不戴上口罩,但還是能夠從他盈滿笑意的眼睛裡看出他無比的好心情,我的視線無法從那兩張笑臉上移開,心頭漾起一點溫暖。

“去哪了呢?”

我按下幾個字,把手機的光滅掉,打算好好上完這堂課再跟他聯絡。

 

鐘聲響完,我收拾著書本,點開手機卻沒收到金泰亨發來的訊息,這倆人還真是徹底玩瘋了吧?我不以為意,但是隨著天色漸趨暗,依舊一點動靜也沒有。

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撥打起金泰亨的號碼,嘟響直到冰冷的機器女聲提醒著未接,才掛上電話。

「難道是手機沒電了?」我喃喃自語,才剛進家門沒幾分鐘,手機就響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它響的比平時還要急促,彷彿是一種警報。

隻字片語都還沒說出,一個陌生的聲音就毫無預備的打斷了我。

 

「您好,我們這裡是首爾綜合醫院⋯⋯」

 

 

_

感覺最近留言數量在減少(角落畫圈圈)

所以希望這篇可以爆個40留言(燦笑)

不過就算沒有我也不會怎麼樣的(燦笑)

依舊會好好寫泰亨的(燦燦燦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