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怔怔的望著金南俊不起一絲波瀾的雙眼,耳邊傳來金碩珍在黑板上寫字的聲音,因為這太過突如其來的對話根本是妳預想不到的,於是妳花了半晌稍微壓抑住紛亂的情緒,在恢復冷靜的瞬間,妳想到的便是離妳最近的金泰亨。

「下課再說。」

金南俊隨著妳的目光看向金泰亨的背影,意味不明的輕笑著點了點頭。

 

搞什麼啊⋯⋯這個人。妳收起視線轉了回去,有些心神不寧。

 

「學校這台販賣機只販售熱飲,將就著喝吧。」

妳雙手各拿一罐咖啡,走上樓梯直到最頂的平台,這裡本該通到外頭的頂樓,但是門被封住了,這樣也好,不會有閒雜人等經過,足夠安靜。

金南俊接過妳遞過去的鋁罐,沒像妳一樣馬上打開來喝,而是放在手中端詳。

妳坐在他旁邊,等著金南俊說話,但他卻只是一直看著咖啡罐,妳把飲料喝完,開始感到有些尷尬,於是清了清嗓想先用不那麼尷尬的方式開場:「所以你有陰陽眼囉?」

「看起來死了有一段時間,五、六年左右。」

金南俊仿若完全沒聽見妳的話,短暫的思考回味,然後開門見山的直接講到話題核心了。

「八年。」妳糾正。

他側過臉看著妳,不以為然的問:「妳跟那個東西是好朋友?」

聽出金南俊平淡語氣裡的調侃,今早才第一次踏進這個校園的人,用這種先知般的口氣說話還真是讓人不悅。

「他不叫做『那個東西』,是有名字的,叫閔玧其。」

「我不在乎怨靈叫什麼,反正不管他死了幾年或者叫什麼名字,我勸妳離他越遠越好。」

周遭空氣無故的冷了些許,妳拉緊了外套袖口,隱約明白金南俊並不只是單純要妳遠離閔玧其而已,意識到他眼中認真而帶有肅殺之意的神情,妳心裡的警鈴也同時響起。

「為了防止他開始害人,我遲早會收了那個東西。」

他寒聲道,把未曾動過的鋁罐還給妳,站起身頭也不回的下了樓梯。

 

直到金南俊的背影及腳步聲都完全淡去,妳重重垮下肩膀,把憋了整個上午的氣給嘆了出來。

 

就連妳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金南俊面前這麼維護閔玧其。

好像一種下意識的行為,因為深信他不是「那種人」,所以底氣十足的替他辯駁。

但是,閔玧其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真有趣。」

「⋯⋯一點也不。」

妳對於忽然出現的閔玧其早已見怪不怪,他抽走妳手上的咖啡罐,拿近點看了以後皺眉說「我不喜歡這個口味」就扔還給妳,妳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感覺到被歸還的鋁罐溫度比剛才低了一些。

妳忽然間地一愣,這種感覺,就好像透過鋁罐感受到閔玧其的溫度。

本該是熱的咖啡早就已經涼掉了,妳握得緊了些,卻再也感受不到多餘的東西。

「他說⋯⋯你是怨靈。」

妳挺直身板,維持這個姿勢過久感覺腰開始酸了起來,閔玧其看著妳因為腰痛而齜牙裂嘴,不知道是妳臉上抽筋似的表情或者這句話,淡淡地勾起嘴角。

「如果我說是的話呢?會怎麼樣?」語氣輕挑得彷彿在問妳要吃什麼口味的水果。

「那也得有個原因吧?」

妳艱澀的說,身體往旁滑過去一點,因為閔玧其傾身靠向妳的距離似乎有點太近了,明明知道你們觸碰不到彼此,卻還是,莫名的感到心跳劇烈不規律地跳動。

閔玧其墨色的瞳孔裡映照出妳的臉,他的雙眸好似平靜得不起漣漪的湖面,一直都那麼寂靜。

 

「智娜同學,妳在跟誰說話?」

 

溫潤如玉的嗓音從腳下不遠處傳來,樓梯下方傳來一陣腳步聲,然後金碩珍的面容就完整的映入眼簾。

「欸?我、那個⋯⋯」妳一心急連話都說不好,試圖回憶剛才說了些什麼,那句「怨靈」應該沒有被聽到吧?要不然金碩珍現在應該會用看神經病的表情看著自己才對。

金碩珍耐心的等妳講出理由、在發現妳支吾很久都說不出口以後,鄭重的說:「根據校規,在校期間都是不能使用手機的。」

他朝妳伸出手,意思很明瞭,妳只能有苦說不出的把放在口袋收得好好的手機交出去。

「打給很重要的人嗎?如果有急事可以到老師辦公室打電話。」

「內~」

金碩珍眼裡沒有苛責,妳也只能簡單的說好來搪塞他。

 

「我們班導人真的很好,雖然沒收手機但是放學就會還我⋯⋯」

看著金碩珍離開以後,妳轉頭對閔玧其大大讚美了金碩珍的為人,卻在接觸到他臉上的表情以後瞬間失了聲,金泰亨那用說童話故事的口吻敘說著的字字句句如海嘯灌進腦海。

 

——當時被警察約談最多次的人是金碩珍,他是玧其哥死前最後一個見到的人。

 

一股冷意頓時由背脊爬上,金南俊那冷漠而確切的畫面,對比閔玧其此時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反應。

「他⋯⋯難道是你的目標?」

閔玧期靜止不動的側顏忽地有了些許改變,他的睫毛輕而快的動了一下,視線依舊停留在前方剛才金碩珍站著的位置,然後緩緩地瞥了過來,像一道刃薄的劍鋒,與妳四目交接的時候同時凍結了妳的呼吸。

「會害怕嗎?」閔玧其直直地望進妳眼底,又是那種熟悉的被窺伺感,他淡色的唇彎起一個既淡漠又非常適合他的角度。

「還是妳在擔心?擔心我會傷害金碩珍?」

一字一句像凝凍的冰塊被擲入玻璃杯中,輕快又悶重。

他的猜測不是質問,更像是樂於觀察妳細緻的眼神變化揣想妳的心思,妳早該想到這是閔玧其愛好的惡趣味,但是這當下妳一點鬧意都沒有,反而是,扎扎實實地被他拋出的問號給正中紅心。

「是在擔心⋯⋯沒錯。」

「一直在想著如果金南俊真的把你給收了的話該怎麼辦,之類的⋯⋯」

妳輕喃,如同前面幾百次反思過的囈語,鄭重而深切的,妳還不是完全明白所有故事的始末,但是這逐漸加深的擔憂卻如滋長的藤蔓困擾著自己。

 

「其實你剛才出現的時候,我很高興。」

 

很高興你能出現在我每一個找不到答案的未解之後,彷彿暗示著所有未解都能迎刃而解。

一切的一切最根本的原因,好像就是,希望你安好。

「我也根本不相信你是怨靈這種狗屁話,要不然,你不會在剛才講到『金碩珍』三個字的時候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

露出了⋯⋯悲傷的表情嗎?

閔玧其不自在的轉開視線,被人講中了就連自己都不太明瞭的心思,的確有種奇怪的感覺。

像往常一樣想要瞬間離開,卻在站起身時又被身後那個帶著輕微顫抖的細嫩嗓音給拉了回去。

「不要突然消失。」妳心裡一急,連忙伸手想拉住閔玧其,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穿過了閔玧其變成半透明的手臂,就這麼交錯而過。

碰到了,也等於碰不到。

他似是感覺到妳無意間做出的挽留,停下動作,低頭盯著自己的手,再看向妳。

「就像我剛才說的啊、我也會擔心你是不是哪天不見就真的不會再出現了⋯⋯」

「⋯⋯不會。」閔玧其往下走了幾個階梯,然後轉過身來,伴隨著這句話,妳以為會是又一個戲謔般的笑容。

「要消失的話⋯⋯會跟妳說一聲的。」

沒有任何種類或形式的笑容,只有屬於閔玧其的好聽酒嗓,還有這句如煙如夢般的承諾。

「我陪妳走回教室,咖啡就給泰亨吧。」默然了幾秒,他接著說,然後迅速垂下視線,不顧妳的愣神繼續走下階梯。

「等我一下啦!」

 

妳站起身邁開腳步,在他的身後,在他看不見的地方,綻放出笑容。

 

 

果不其然——或者至少說就算遇上了也不用感到詫異,金南俊端正坐在座位上直勾勾的往外頭看來的視線,以及閔玧其絲毫不猶豫的回望,在空氣中撞出一股無名的緊張感。

妳進教室前跟閔玧其輕聲交代幾句話,以及閔玧其垂眸凝視妳的眼神,恰好都被收入金南俊眼裡。

 

「這一節是音樂課耶。」

金泰亨坐在桌子上,雙腳交叉跨在椅子上延伸到後面那個人的桌子上,他這麼做引來了後面同學玩笑般的抗議,然後就像每個幼稚的高中男生一樣互相講些沒營養的垃圾話。

「嗯?我沒忘啊。」妳從門口走了回來沒坐下,稍微整理一下桌面,刻意不去看後面的金南俊。

「所以可不可以⋯⋯幫我借音樂課本?」金泰亨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掃而空,秒換上一張無辜的哭臉。

「這樣的話會遲到啦。」妳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從抽屜裡拿出自己的音樂課本,抱在懷裡就打算轉身。

「智娜~~拜託妳啦~我上次也沒帶這次又沒帶的話會被罵的⋯⋯」

妳被一隻帶有溫度的手給握住了,大概本來只是想拉住妳,卻因為妳忽然改變的動作而不經心握住了妳的手,金泰亨的手很大、很溫暖,跟女生朋友們之間表達親密感的牽手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啊,抱歉。」見妳愣著,金泰亨俐落的放開了妳,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但是沒有維持多久便又繼續纏著妳:「交換條件,我幫妳掃外走廊一個禮拜?」

「⋯⋯好。」妳還在恍忽,莫名其妙的允諾了。

 

妳抱著兩本音樂課本走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有些放空,腦袋想著被另一個人握住手的感覺。

那個,應該就叫做「牽手」吧?

雖然不是十指緊扣⋯⋯

「啊啊想這個幹嘛啦!!」妳用力搖了搖頭,想把畫面給搖出腦海,但是那種被觸碰的真實感卻難以忘記,腦中無法克制的自動勾勒出另一個背影,白皙的手以及如墨的黑髮。

妳獨自走下樓梯,音樂教室有點遠,在距離妳的教室大概一個操場以外的另一棟大樓裡,此時已經上課了,校園裡悄聲無息地,同班同學早就已經都到了音樂教室。

要不是那麻煩鬼金泰亨⋯⋯

妳看著懷裡除了自己的以外,幫他特地借到的另一本課本,明明他的朋友遍佈各個班級,幹嘛非要妳去幫忙借啊⋯⋯

走出這棟樓時,室外的陽光灑到妳身上,妳半瞇起雙眼,身體本能地適應這對比教學樓內過度刺眼的光,微微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影子,妳踏出下一步。

 

「裴智娜!」

 

腳步都還沒站穩,妳被這喚住自己的三個字給嚇得回過頭,不是因為喊妳的人是閔玧其,而是因為感覺到那極速墜落的物體,不對——在上面!

妳抬頭望向天空的動作不算慢,但是那朝妳而來的東西顯然更快,重力加上速度,眼看就要直接砸中妳,在那彷彿抽絲剝繭也不夠閃躲的瞬間腦袋一片空白,而那東西竟然就在即將落在妳身上時停住,在妳錯愕的面孔中往旁轉了一個不會落在妳身上的角度,而後直接落在地上發出碎裂的巨大聲響。

心臟好像差一點就要停了。

妳跌落在地上,那個碎得面目全非的陶瓷花盆就在妳手邊不到十公分處,裏頭的深褐色泥土倒了出來,幾朵本種得好好的花朵也東倒西歪。

 

看著那根莖斷裂的花,妳不禁想到如果自己是被這個砸中,那麼⋯⋯

 

「智娜!?」金泰亨從妳來時的方向跑過來,小心地把妳給扶起來,妳試圖站立卻腳軟著倒在他身上,金泰亨一手環住妳的腰,足以讓妳倚靠支撐著。

「抱歉⋯⋯」妳蒼白的嘴唇囁嚅般的用氣音表達歉意,金泰亨擰著眉心,視線在妳身週掃了一圈:「有受傷嗎?或者哪裡痛?我帶妳去保健室。」

「到底是誰那麼不小心把花盆推下來的!?」他語氣帶著怒火,不等妳反應便扶著妳往保健室的方向走去,妳倒也沒過多的力氣抗拒,雖然是坐著休息一會兒就好的事,但那心有餘悸的恐懼依舊在。妳稍微回復精神,往閔玧其的方向看去,他站在離妳不遠處,冷峻的臉上有妳從未見過的表情。

要不是剛才有閔玧其在,後果根本不堪設想,因為那花盆⋯⋯

 

很明顯就是朝著妳而來。

 

金泰亨的個性單純又特別善良,絕對不會相信是有心人故意為之,讓他少了這層擔憂也好,妳微笑著對他點頭表示到了保健室就行了,然後把一本音樂課本塞進他懷裡催促他去上課。

「我請個病假,你要是缺席的話會被記的。」在妳不停的催趕之下,金泰亨終於願意回去上課,只是仍然不停詢問妳要不要跟班導通知一下比較好。

「我也沒真的受傷,到時候班導打電話給我爸媽就麻煩了。」妳故作輕盈的回答。

 

妳緩緩吁了一口氣,躺回單人床上,閉上眼睛和緩自己的情緒。

沒事的,沒事的裴智娜。

 

「眼睛睜開。」

 

幾分鐘後陡然從空氣中響起的聲音,妳隨著他的話語而看去,眨了眨酸澀的眼睛。

閔玧其站在床畔,好看的薄唇緊緊抿著,像是不自己確認再三就無法放下心似的,在妳睜眼後靠過來仔細的凝視著妳。

「這樣是多少?」閔玧其在臉旁邊比了個2的手勢,配上他如此嚴肅的表情,看起來有種好笑的違和感,於是妳傻笑了出來。

「難道撞到腦子了?」

「才沒有,好端端的。」妳趕緊收回不該在這時候出現的笑意,他一直這樣看著妳,看得妳有點不好意思,於是妳拉了拉被子把自己半張臉蓋住,只露出一雙眼睛。

閔玧其坐在妳的床沿,感到好笑的把妳快悶死自己的被子給拉下來一點。

「嚇到了吧。」他淡淡的說,情緒雖淡卻能從那從未移開的視線裡尋出一些,他有多麼擔心的痕跡。

 

就像妳也是如此憂心著他一般,閔玧其也心繫著妳。

 

「金泰亨好像嚇的比我嚴重啊⋯⋯」妳回想金泰亨嚇到臉色都發白,不禁失笑,然後遲鈍的發現這個笑話似乎只有自己笑得出來。

「你不是保護我了嗎?」妳悄聲提醒,想證明一切都還好好的。

至少,現在是這樣。

「那個人,無論是誰,都是故意的。」他眼底的眸色黯淡幾分,每當閔玧其發怒或者引發任何極端的情緒時,空氣總是會這樣突然降低溫度。

妳又拉了拉被子,抗議著:「你不要這樣,已經夠冷了。」

從他稜角分明的臉看得出來氣氛還是很緊繃,卻在聽了妳的話之後試圖放鬆,雖然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但閔玧其的確是為了妳著想所以控制著自己,可以⋯⋯這麼想嗎?

「我想休息一下,你不用待在這裡等我。」

「反正我也沒有地方去。」

「那你別嫌無聊哦。」妳再次閉上眼睛,即使無法觸碰,但是閔玧其實實在在的就在自己身邊——這樣的感覺,比想像中要讓能帶給妳一種名為安全感的東西。

 

在妳入睡前,眼前竟然浮現出一張不算熟悉的臉,以及一雙好看的狹長單眼皮。

 

_

完全誠意十足爆字數的一篇啊XDDDD

故事也差不多進入比較劇情的部分了,雖然寫得有點累但也挺過癮的,but描寫幽靈無法觸碰這點實在讓我很頭痛也很傷心昂#

(很喜歡寫肢體觸碰的白茄)

寫這章的時候其實真的蠻累的,但是因為莫名的強迫症所以還是寫完了XDDDD

如果有錯字或者潦草簡略待過的地方請諒解一下~

希望大家多留言啊~要不然有種其實你們都不怎麼期待未竟的感覺(笑)

當然回覆留言這種事絕對是會做好做滿的😂

快要過年了.....覺得寒假過得好快讓人好害怕QQQQ(怕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