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附在綠葉邊緣的光線一絲一絲的抽離,強烈的背光描繪出葉片形狀的剪影,妳恍神的盯著它,直到下課鐘聲響起。

周圍發出收拾課本的碰撞聲、椅子拖拉的刺耳聲、嗡嗡的說話聲等等,平淡的傳到妳耳裡,再若無其事的吸收消化掉。

「副班長請過來一下。」

金碩珍柔和的嗓音被融進那些無關緊要的瑣碎聲響裡,妳一時沒注意到,同桌的金泰亨似乎是忍不住金碩珍頻頻朝這裡探來的視線,用手擋在妳面前晃過去。

「在叫妳。」金泰亨煩悶的瞥了一眼金碩珍,就連『老師』兩個字都不想說出口。妳趕緊順應班導的招呼走上前,金碩珍今天還是戴著那副讓他看起來更文藝的黑膠眼鏡,用一點也不像是命令的語氣問:「妳能不能幫我把這張調課單送去給體育老師?」

妳用哀怨的眼神看著他遞出的調課單,期中考將至,拿輕鬆的體育課換乏味沈悶的文學課也不是第一次了。

金碩珍看出了妳的表情變化,莞爾一笑:「智娜同學最近上課很容易分心呢,外面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嗎?」他做出看向窗外的動作,妳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然後迅速雙手接下調課單,像逃離般快步離開教室。

 

就連班導都意識到妳上課發呆的次數越來越多了⋯⋯的確該減討一下。

 

妳敲了敲自己的額頭,想要腦子清醒點,最近總是一不小心就出神,而輕易讓妳分心的,竟然是由金泰亨口中說出的關於閔玧其的那些往事。

體育器材室位在地下室,平時若不特別要去的話根本不會經過,下樓梯到另一個樓層時外邊的陽光已經照不進來,學生們喧鬧的聲音隨著一步步下台階變得更加稀薄,就連空氣也混雜著一股特殊的氣味,暗不見光的潮濕疊合籃球難聞的味道讓妳皺起鼻子。

 

體育老師不在啊⋯⋯

 

轉開門進到平時鮮少來的器材室,妳將調課單平整擺放在桌上,隨手拿起一支筆壓在輕飄飄的紙上,妳環繞四周櫃架裡被擺放整齊的各種球類跟球具,一邊默默替體育老師要在這麼狹窄又空氣不流通的地方辦公這件事抱不平,一方面因為感到新奇而稍微逗留了一下。

話又說回來,這裡的灰塵怎麼這麼多?

感覺就像是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似的⋯⋯

妳被腦中滑過的念頭弄得一愣,然後回過頭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到門口伸手轉開,卻發現那扇被妳進來時隨手關上的門已經打不開了。

門板上貼著一張A4大小的紙,上頭有黑色原子筆纖細的五個字:門鎖整修中。

 

像這樣的警告應該貼在門外才對吧!?

 

妳慌亂的又用點力轉了幾下,腦袋裡原先同情體育老師的想法全都替換成咒罵,無奈不管妳用何種施力方式都無法將門打開。

「對了!手機⋯⋯」妳往口袋一碰,心寒的發現原本習慣隨身攜帶的手機竟然恰巧不在身上。

現在,似乎是完全被困在這裡了。

妳喪氣的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在這光線進不來的空間,妳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就連上課鐘聲是否響了都沒有概念,這種被凝結在另一個時空的感覺讓妳莫名感到有些害怕。

 

安靜得如同流沙逝去的分分秒秒。

 

妳抬頭盯著天花板上的兩根白絲燈泡,亮得刺眼,是沒有任何生命力的光線。

在這段時間容易陷入的自我沈思之中,其中一個就是對於死亡的好奇。

對於閔玧其這樣的「靈魂」來說,所見所聞的一切跟妳所看見的都是一樣的嗎?他能夠感受到陽光的溫暖、流水的沁涼嗎?又或者——

跟妳現在所感受到的一樣,是真正的死寂,是一片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的凍結空間。

閔玧其冷冽的眼神裡藏著的是像貓一樣總能洞悉卻看似不在乎的情緒,與他曾經在金泰亨身邊時綻放的笑容相去甚遠,而是什麼造就了這般抓摸不透的模樣,答案一直都再明顯不過。

 

是死亡。

 

死亡所帶來的孤寂,在孤寂中學會體認到自己已經死亡。

這是還活著、並且正享受活著的人生的妳所無法瞭解的。

正因為如此,所以有了想要更加瞭解的心情,由別人口中得知的悲傷故事,第一次有了強烈不惜將自己帶入其中也想幫忙完成的、對方的心願。

 

「終於找到了。」

 

無預警的聲音出現在封閉的室內,妳揚起落在地面的視線,對焦於眼前這張臉上。

「什麼?」妳開口竟是帶著顫抖,在看到熟悉的人以後,那股壓迫以及無助的壓力終於全數放下,惹得妳一發出聲音就想哭。

「妳不是不見了嗎?從教室裡。」閔玧其拿起妳放在桌上那張調課單,露出了然的表情,他看向那扇聞風不動的鐵門,閒話家常般的抱怨:「這門從我還活著的時候就時常壞掉,到現在還沒修好啊,到底算什麼私立明星學校?」

他在狹小的空間裡轉了一下,拉開放滿籃球的籃子中,從裡面拿出一顆籃球在手上把玩,暗橘色的球被他白皙的五指握住,在閔玧其的食指上靈巧的旋轉,然後他無趣的放下籃球,走到妳面前,狡黠的笑。

「怎麼辦?被關在這裡了。」閔玧其乾脆坐在籃子上,用一臉極其無辜的表情看妳。

「拜託我的話說不定有辦法幫妳呢?」

是他一貫的惡趣味,然而這次妳的沈默卻多過於他的興致,妳把那張調課單摺好,走到閔玧其面前一步之遙的地方,他疑惑的抬起頭。
「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閔玧其怔然,很意外妳會執著這個問題。

「稍微找了一下。」

「你從我的班上聽來我不見的消息吧?聽誰說的,班導還是金泰亨?」

「這重要嗎?」閔玧其斂在嘴邊的笑意消失了,一抹幽深加重他本就暗色的瞳孔,他瞇眼雙眼,帶著危險的意味,明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重要。」妳握緊顫抖的手,那張輕薄的調課單在妳手中被擠壓成皺摺。

「妳——」「我知道你的故事了。」

不知道到底打哪來的勇氣讓妳能做到這般,直視閔玧其慍怒的眼眸,並且義無反顧地說下去。

 

「之所以還留在這裡,是因為金泰亨嗎?」

 

周身的溫度忽然冷了不少,妳說不上來是因為閔玧其,或者陽光照不進的地下室本就特別陰冷。

做了無數的假設跟揣測,這是妳所能想到的最大可能性。

妳在圖書館翻閱無數的書籍,許多研究相關方面的學者都有差不多的共識,那就是在這個年紀死亡的青少年,因為內心有深切的遺願所以才化成亡靈逗留在死去的地方。

 

而閔玧其那未竟的願望——就是金泰亨。

 

「閔玧其?」妳快速眨了下眼,就在妳說完金泰亨的名字之後,他就消失了。

是生氣了嗎?

還是因為被說中所以感到不開心?

「呀⋯⋯你真的就這麼走了?」妳在空無一物的空間裡洩氣無奈地一笑,十秒鐘二十秒鐘過去,他依舊沒有回來。

真的就這樣被拋棄在這個地方了。

「太過分了⋯⋯」妳揉了一下發酸的眼窩,腦子裡一片混亂,還有一股莫名發脹的委屈感。

每當想這樣跟閔玧其認真談話,率先離開的總是他。

既然如此,那當初為什麼又頻頻出現在妳面前?

自己又不是什麼任人逗弄的玩具⋯⋯

 

不行哭,哭了就輸了,明明就沒有做錯的地方,也不想要被他當作笑柄。

 

就在妳認真的把不小心掉下的一滴眼淚粗魯地拭去時,那扇老舊生鏽的鐵門竟從外被推開了。

閔玧其半靠著門框旁,手上拎著一把鑰匙。

「出來吧。」

他靜靜的說出短短幾個字,妳彆扭的跟在他身後,罕見地,這次閔玧其沒有再消失,反而像個正常人一樣一步步走上樓梯,妳跟著他的步伐走出地下室。

夕陽都出來了,不知道到底錯過了幾堂課。

妳側頭看著經過的教室一片片透明的玻璃,依稀模糊的看得出自己的輪廓,卻看不見閔玧其的倒影,就連影子也沒有。

橘紅色的斜陽將他的黑髮鍍出一層溫柔的亮金色,從背影看上去,就像校園漫畫裡惹人心動的帥氣學長。

「泰亨⋯⋯看起來過的挺好的。」

閔玧其再次發出聲音時妳也走到了一年D班的門口,他的視線望進教室裡那個撐著下巴的男孩,淺淺的笑意浮現在他白皙的嘴角。

 

「智娜同學?妳剛才去哪裡了?大家都很擔心妳。」

 

金碩珍皺著眉頭從教室裡喊住了妳,妳愣了愣,在同學們紛擾的說話聲中被喊進教室,在那些擔憂的面孔跟問話中妳得知了自己跑到暫時關閉中的器材室,「幸好安全地回來了」金碩珍是這麼做結論的,還要妳以後小心一些。

不過⋯⋯妳想到那張調課單還完好的放在口袋裡呢!

妳急忙的翻找口袋卻找不到那張紙,視線往外一看,閔玧其的食指跟中指之間夾著的,正是那張妳找了很久的調課單。

他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像是妳的糊裡糊塗都在意料之中。

「我幫妳送過去。」消失前,他是這麼說的。

其實閔玧其人也不差嘛?

妳臉上帶著笑容,對於閔玧其總是在抓不透的時機意外的心思細膩這點感到些許佩服。

「既然智娜同學回來了,那我就請新同學做一次自我介紹吧。」

金碩珍口中的新同學,是一個站在講台上的男生,他有著狹長的好看單眼皮,身高甚至比班導要高上一些,身上穿著平整的制服,給人一種沉穩的書卷氣。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是轉學生嗎?」妳小聲詢問旁邊的金泰亨。

「說是什麼身體不適所以之前都休學,最近才打算開始上學的樣子。」金泰亨渾圓的大眼睛掃了一眼新學生,眼中帶著純粹的好奇跟新鮮感,妳點了點頭,將目光重新放回眼前那名陌生的男生。

 

「我叫金南俊。」

 

⋯⋯嗯?就這樣嗎?

「真的是很簡短的自我介紹呢⋯⋯那,南俊同學因為很高,坐在最後一排不介意吧?」

「當然不介意。」金南俊禮貌的回覆金碩珍,朝金碩珍指定的位置走來,也就是妳後方的座位,妳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金泰亨聊著天,桌上原本放整的鉛筆卻滾落到地上。

妳下意識彎下腰要尋找,金南俊卻比妳正快一步撿起那枝筆,妳抬起頭,目光對上他。

 

那是一雙,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兩眼的眼睛。

 

「妳的筆。」

「啊啊啊,謝謝!」妳雙手接過筆,對自己突然石化的動作感到有些尷尬。

金南俊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人。

「妳身邊有不好的東西。」金南俊坐在後方的位置,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傳進妳耳裡,妳不確定他是不是在跟妳說話,有些狐疑地轉過頭發問:「嗯?」

他看了門外一眼。

「那個跟妳走在一起的東西,最好不要靠近他。」金南俊面無表情,一字一句清晰而直接,讓妳一點臆測空間都沒有的,就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難道金南俊也看得到⋯⋯鬼?

 

「那個東西,是怨靈。」

 

 

/

話說首圖只放閔玧其沒有特別的意思,之後會採用每章不同男主角照片的模式(要不然好累XD)

太久沒發點正規的文了(?)用未竟回歸希望你們滿意啊昂昂昂#

發文之前回頭去看了前四章,發現以前的寫法真的有比較稚氣的感覺(還是只有我這麼覺得?哈哈哈哈尷尬了)

看來這就是成長啊...(一種變老的感覺啊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