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智旻-Caught in a lie

金韓初打從一進去練習室開始就知道朴智旻絕對沒發現她來了,倒不是她刻意放緩腳步,而是因為漫過頭頂的音樂聲輕易就能遮掩她的動作,更何況,朴智旻此時戴著眼罩,基本上處於視力全無的狀態。

她倚著鏡子坐下,不想出聲打擾到他,為了將至的MAMA舞台,朴智旻已經練習矇住眼睛跳舞持續一個星期了,從最開始因為對黑暗的不適應以及空間感的不準確而頻頻卡住,到現在已經能流暢地完整接合每一個舞步。

同樣身為舞者,金韓初當然不想放過觀摩強者練習的好機會,但是偏偏朴智旻又是容易因為外物分心的人,平時要像這樣跟他待在同一間練習室看他專注的跳舞十分困難——因為朴智旻總是會看著鏡子不小心對上她的眼睛羞澀地直笑,然後整個嚴肅的氛圍都只能宣告瓦解。

看得正專心,就當金韓初還在思考朴智旻到底是怎麼用身體做到那麼柔軟的動作時,一向對拍子很敏感的朴智旻似乎因為前一秒的落拍而失了準,一個後翻的動作看似差點就要拐到,金韓初嚇得冷不防倒抽了一口氣。

幸好朴智旻最後及時調整回來免於受傷,但他卻停下了節奏。

 

「誰在那裡嗎?」

 

朴智旻問著,看他下一個動作就是要拔掉眼罩,金韓初只好發出聲音回答:「是我。」

「妳在這裡多久了?」朴智旻本想拉開眼罩的手勢一滯,有些尷尬又似乎是開心的笑了起來,他搔了搔後腦勺,再撥了一下蓬亂的瀏海。

「一下子而已,我不想讓你分心才沒發出聲音的⋯⋯」金韓初回得有點心虛,「妨礙到你練習的話我就先出去?」

「沒關係,妳就待在那,反正我看不到妳。」朴智旻揚起那帶著奶氣的可愛笑聲肯定的說,對於自己的個性他最瞭解,平時如果韓初在的話,他根本沒辦法做到不去看她⋯⋯但是現在戴著眼罩似乎反而解決了這道難題。

「嗯,你繼續練吧,我不吵你。」金韓初曲起雙腿,把下巴置在膝蓋上,語帶笑意。

 

她很喜歡跟朴智旻相處的時候這種會時不時浮躍而起的甜蜜感,朴智旻這個人本身就帶有讓人感到幸福的能量吧,所以才能在他身邊的時候總是感到愉快,尤其是當他在做他最熱衷的事而身心投入的樣子,實在讓她無法轉移視線哪怕一秒鐘。

朴智旻跟她,是同學,是前後輩,是戀人,更是彼此切磋的競爭對手——儘管跟朴智旻比起來她的柔韌度差了不只半點,但是算在BigHit的女練習生裡,已經是可以拿出來當首席領舞的程度。

每次想找朴智旻討教的時候朴智旻都是稱讚「韓初跳得超級好啊」,儘管如此卻無法對他傻氣的笑眼做出任何抗議,只好謙虛的接受再找鄭號錫分析她的不足之處,雖然這段時間以來她感覺得出自己的進步,卻依然在每次觀看朴智旻跳舞時只能無奈覺得自己遠不及他。

 

朴智旻大概生來就吃這行的,要不然怎麼能站在舞台上時整個人的氣場、跟在舞台下時判若兩人?

 

著迷的看了好一陣子,金韓初覺得要是再坐下去她可以在這裡待上大半天,為了避免因為工作做不完還跑來找朴智旻而被娜英姐臭罵,她不斷叮嚀自己只能看朴智旻跳完六個小節,現在該是時候回頭做正事了。

金韓初不想破壞現在這平衡的氛圍,悄聲無息的溜到門口,才剛摸上門把,朴智旻的聲音就傳來。

「要走了?」

「我自己的練習份量都還沒做完。」金韓初沒想到就連放輕步伐都會被發現,難不成是胖了?

「所以我就先離⋯⋯」

金韓初邊說邊轉頭,朴智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靠了過來,距她的臉就短短半公尺。

她遲鈍的一愣,看著眼前還戴著眼罩的朴智旻,一下子縮得太近,害她突然語塞了。

「我明天又要去日本。」朴智旻小聲地說,又靠近了一點。

「我、我知道啊。」金韓初的聲音變得慌亂,防彈少年團要去日本開粉絲見面會,這事她在公司裡已經聽說過好多次了。

「所以⋯⋯」

朴智旻偏了偏頭,蜜糖色的頭髮讓他看起來稚氣未脫,聲音卻帶了點誘惑。

 

「所以就這樣嗎?」

 

金韓初幾乎是屏住呼吸,從血汗淚的概念一成形,朴智旻似乎在勾引女心這部分上練就到爐火純青的等級,這曖昧的動作跟聲音⋯⋯簡直讓她的心臟跳到快要無力。

「你、你現在看不到我對吧?」

「嗯,看不到呢。」朴智旻笑著聳了聳肩,這麼近看朴智旻,能看到他側臉上的汗珠,以及他笑容中那點玩味。

金韓初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對於朴智旻感到這麼心動,朴智旻一直都是個很喜歡肌膚接觸的男朋友啊,但是今天這是怎麼搞的?明明隔著一層布,卻好像能對上朴智旻炙熱的眼神。

她整個背都抵到了門上,朴智旻似乎是故意的,鼻尖都快貼到她了。

金韓初聽到自己急速的呼吸聲。

朴智旻臉上的笑意未減,然後稍微側著頭,調整成一個最適合接吻的角度。

 

接著吻了下去。

 

好像被他牽引著,從頭到尾都是朴智旻掌控著的,儘管不是一個過度的吻,卻讓她覺得快要缺氧。

朴智旻的手環住她的腰,被他碰到的地方一陣酥麻,他身上散發著一種名為賀爾蒙的氣息,看似純真卻隱藏著強烈的侵略感,果然就是朴智旻的魅力。

金韓初伸手解開⋯⋯朴智旻的眼罩,畢竟怎麼能不看著他呢?

眼罩鬆脫的瞬間,朴智旻一怔,然後緊緊地抱住金韓初。

像是不想讓她看到自己害羞得不行的眼神。

「你很行啊朴智旻。」

金韓初噗的笑了出來,就算不去看,也能想像他完全不敢直視她。

才幾秒鐘的落差,朴智旻瞬間變回那個容易羞怯的男孩,他聽到金韓初的嘲笑,難堪又無奈的搖了搖頭,把紅通通的臉埋進她軟軟的頸窩。

「要想我。」

朴智旻的嗓音又變得輕柔,不需要刻意就像在撒嬌。

「要記得打電話給我⋯⋯」

 

金韓初覺得像這樣散發著無辜感的朴智旻其實更加恐怖。

不管他說什麼,都無法抵抗。

反正,不管是什麼樣的朴智旻,她早就深陷其中了。

 

 

鄭號錫-You walking on way

鄭號錫忙碌到金世媛每一次見他,愧疚感就呈現翻倍上升的程度。

金世媛已經開始後悔了——然而提到後悔,就不得不把時間退回到上個月初接下女舞負責人的決定,她明明就是個完全的肢體障礙,卻因為好友用「強撞打工時間真的沒辦法應付」心軟之下應允了由自己代替她來扛下重責大任。

金世媛自己也是個需要用打工來分擔家計的普通大學生,所以她才將心比心想到對方的難處、如此輕易就動搖了原本堅決不跳舞的心。

「舞很簡單的,只要跟著影片分解動作就好!」好友重重拍了她的肩膀,眼神閃著肯定的光芒。

「是什麼歌?」

好吧⋯⋯如果是真的非常容易的舞,她應該還是勉強做得到的?

「GFRIEND的Me Gustas Tu夠簡單了吧?」好友滿意一笑,彷彿堅信任何人都能做到。

 

你他媽當我是鄭號錫啊!?

 

「所以妳就變成妳們系上的女舞負責人?」

鄭號錫把撥好的蝦子放進盤子裡推給金世媛,她從當上負責人開始說起、講到自己對著影片鏡子練了無數次都學不起來,表情跟語氣生動的表達了她的絕望。

「我都不知道她們到底是怎麼跳的,現在的偶像也太厲害了⋯⋯」

金世媛無力地趴在桌上,一手拿起蝦子扔進嘴裡,為了這支舞,她全身酸痛得不行。

「本來就沒那麼容易,像妳這種連體操都做不好的⋯⋯哎古真是殘忍。」

鄭號錫搖了搖嘖嘖著說,被金世媛回以眼刀攻擊,他笑了笑,用手捏了金世媛的鼻尖:「妳有這麼頂尖的男朋友,不考慮好好利用一下嗎?」

金世媛立刻搖頭。

看得出來鄭號錫打從一開始就想幫她,但是金世媛也是打從一開始就決定絕對不要受他幫助,鄭號錫為了下週的MAMA都已經忙到黑眼圈都變深了,怎麼能讓他為了這種小事又多消耗心神?

平時就已經是個很會添麻煩的女朋友了⋯⋯

金世媛看著眼前被自己吃得一乾二淨的盤子,以及對面鄭號錫盤子裡滿滿的蝦殼,不禁感到有些歉疚。

「號錫啊,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麻煩?」

雖然名義上是年上,可是卻做不到年上應該有的成熟穩重,往往都是鄭號錫在照顧她。

「會啊,超麻煩。」

「⋯⋯」臭小子,雖然是實話沒錯但也不要一秒都不思考的回答嘛!

「別再皺眉了。」鄭號錫揉了揉她的頭,工作的辛苦好像都因為見到這個古靈精怪的可愛女友而充分得到養分。

「不然這樣吧?我有空的話就視訊,我會教妳。」

「⋯⋯真的?」金世媛眨著圓滾滾的眼睛,慢慢的動搖了。

嗚,她何其有幸能擁有世界上最可靠的男朋友!

「不過⋯⋯你剛剛是不是用撥蝦的手碰了我的鼻子跟頭髮?」

「哈哈哈有嗎?」J-Hope式燦爛笑容。

「鄭號錫!!!!!」

 

鄭號錫不愧是防彈少年團的舞蹈自尊心。

金世媛目瞪口呆的拿著手機,看著螢幕裡的鄭號錫一邊詳細的口頭分解動作、一邊做出跟女生⋯⋯不,比女生還要嬌柔可愛的動作,少了點節目效果的浮誇,多了幾分認真。

「像這個動作,往後滑的瞬間要轉身。」

「這個部分要小心膝蓋才不會受傷。」

「世媛啊有沒有聽到?」

金世媛猛然驚醒,這才想到螢幕裡的不是影片而是直播的視訊:「有!」

「換妳跳一次給我看。」鄭號錫把瀏海往後撈,後扣上一頂棒球帽,露出乾淨的五官。

「嗯好⋯⋯你等我一下。」

金世媛暗自緊張著,比起要在一堆同學面前跳舞,只對著鄭號錫一人反而更難啊。

鄭號錫坐在地板上,從他的背景可以看得出那裡應該是類似練習室的地方。

這麼晚了還沒回宿舍嗎?

金世媛的心裡一緊,把即將脫口而出的關心吞下,越瞭解鄭號錫,越知道他是一個自我要求多高的人,不管有沒有空閑,他的一天裡幾乎有七成都在跳舞,現在要做的就是快點把舞練好、讓鄭號錫能心無旁騖的忙自己的事。

Me Gustas Tu輕盈的鋼琴旋律一下,鄭號錫眨也不眨的凝視著金世媛,她的技巧很生澀,看得出來沒什麼跳舞天份,但是因為不停重複的記憶加練習,不會跟不上拍子、舞步也記的很好。

更重要的是,金世媛臉上滿滿的笑容加了不少分,那種屬於女孩子的青春洋溢感讓人印象深刻。

鄭號錫幾乎是以最客觀的角度在審評,從她的節奏感、動作之間的角度以及拍準都認真地記錄了。

「怎麼樣?可以嗎?」

一曲完畢,金世媛微喘著氣衝到手機前,把臉貼上去問,急切想知道答案。

「有進步,但是小細節還要多注意一下,這支舞對初學者來說有一定的難度。」

啊⋯⋯從鄭號錫的表情看來,還是不合格呢⋯⋯

金世媛的眼神暗了暗,卻提起笑容,她趕緊掃掉那點失落,振作起精神。

鄭號錫把她隱藏不了的小表情都看在眼裡,笑眼一彎,說:「可是笑容我給一百分。」

「⋯⋯咦?」該不會都在看她的臉吧?金世媛突然覺得體溫飆升。

「世媛跳舞這麼可愛,我開始擔心表演後會多出很多情敵啊,怎麼辦?」

「再怎麼樣也不會比我的情敵多!」金世媛底氣十足地反駁,卻不爭氣的臉紅了,鄭號錫根本就是在調戲她啊!?

「身體能負荷的話,再跳一次吧,我替妳再多抓一些錯誤。」

鄭號錫身體裡肯定有著名為『舞蹈糾正』的因子,一旦提到跳舞,就整個正色。

金世媛重新轉開音樂,腦中轉著鄭號錫提點過的幾個地方,當然,還有他特別嘉許的笑容部分。

不過這GFRIEND的舞也未免太有挑戰性了!金世媛欲哭無淚,邊笑邊覺得骨頭要散。

偶像,真的不是誰都能做的啊。

 

「怎麼樣這次?」

 

金世媛平復著呼吸,趴回桌前,鄭號錫卻一點回應都沒有給。

從平面的方框螢幕裡,看得見粉紅色的頭髮,以及隨著呼吸輕微顫動的睫毛。

睡著了啊。

金世媛把臉枕在手臂上凝視鄭號錫難得安靜的睡顏,淺笑爬上嘴角,同時也泛起淡淡的心疼。

 

成果發表會那天,正好撞上了防彈少年團會出席的盛事——MAMA。

這是金世媛身為一個舞蹈白癡,有生以來首次因為跳舞而站在舞台上,在音樂響起的一瞬間,她的腦袋一片空白,耳邊只有聽到快爛了的旋律以及台下男學生捧場的激情嘶吼聲。

結束以後,金世媛的身心只感受的到——累。

「做得挺好啊,我就說妳行的~」

「大家都跳的很有活力,尤其世媛好亮眼!」

好友以及其他同學的稱讚紛紛傳來的時候,她才真正體會到何謂表演的吸引力。

金世媛換回衣服,正在卸妝的時候,聽到旁邊的女同學似是在討論MAMA典禮。

「不好意思可以問一下現在做到什麼部分嗎?」金世媛抹掉口紅,轉頭對她們問。

「BTS的舞台剛剛結束!」

雖然是意料之中,但還是很可惜沒能趕得上直播,些許悵然湧起,她收整好東西,忽然想到一件事

她找到了那個把女舞交給她負責的好友,笑咪咪地問。

「明天⋯⋯能不能借我一樣東西?」

 

每當年末跑各大頒獎典禮就會特別疲倦,雖然能坐在台下看眾多表演算得上有趣,但這次——在MAMA一連串下來的演出,完全就把鄭號錫的精力炸得一點也不剩。

表演結束以後馬不停蹄地坐上保母車回到飯店,回到獨自一人的房間後才感覺世界稍微安靜了下來,鄭號錫洗好澡穿著浴衣躺在床上,半放空的回味不久前獲獎的心情。

不知道世媛那個傻瓜表演如何了。

像是心有靈犀一般,才剛想到金世媛,手機就亮了起來,收到的是一則影音。

從點開影片的第一秒鄭號錫就從床上坐起身,然後變成趴著的姿勢,眼角帶笑的看著站在中心的金世媛,跟女團偶像們比起來差得多了,但卻如此吸引他。

實在是,漂亮的太過分了啊。

影片看完,鄭號錫撥打了視訊電話,不到三秒對方就接起來了,彷彿一直在那頭等待。

「回飯店了?」她調整了一下鏡頭,看樣子也是準備要睡覺了。

「嗯,洗好了待在床上無聊,但是看到妳的影片就突然又有精神了。」

「怎麼樣?你的努那漂不漂亮?」金世媛挑了挑眉,一臉的“快誇我”。

鄭號錫眼底的眸色稍微暗了點,露出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時候才會出現的眼神。

「如果妳現在在我旁邊,我會毫不猶豫的把妳吃掉的程度。」

金世媛彷彿被瞬間定格,好一會兒才紅著臉擠出幾個字:「你又來!」

鄭號錫笑而不語帶著某種情緒的雙眼讓她移開視線,無意間注意到他因為趴躺而敞開的浴衣,臉上的灼熱又加倍了。

 

隔天搭機回到首爾以後,鄭號錫按照慣例到公司逗留了半天才出來,他把臉埋進圍巾裡,思考著要請經紀人來載他、或者乾脆自己搭車回宿舍,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看對面那台黑色的車。」金世媛的嗓音特別歡快。

鄭號錫聞言一愣,抬起頭下意識找尋,對街一台黑色的轎車搖下車窗,她燦爛的笑顏映入眼簾。

上車。

她用唇語說。

金世媛戴了頂帽子跟墨鏡幾乎把半張臉掩得密密實實,大概是想低調從事怕被發現,她一收到鄭號錫的目光,就立刻關上車窗,逗得鄭號錫哭笑不得。

「很新奇吧,車上的約會。」金世媛轉過頭,得意地說。

「妳在這等多久了?怎麼也不說一聲。」鄭號錫湊上前去輕輕捏了一把她紅潤的臉蛋,然後往後靠回椅背上,車子開始移動了,他望著車窗外有些洩氣:「我都還沒載過妳⋯⋯第一次應該要由我來開才對。」

「這有什麼?這樣你才能多休息一點啊,這陣子真是辛苦你了。」

 

鄭號錫把頭靠上涼涼的玻璃。

雖然平時冒冒失失的跟個野丫頭沒兩樣,但是每當他累的時候,卻又懂得體諒他、成為給予他力量的泉源,需要依靠她的話,總是很有義氣的把肩膀送給他的這個女人,其實比任何人都可靠。

「努那。」

鄭號錫安心的閉上眼睛,溫暖的空氣中有她的氣息。

「終於發現我是努那了?」她俏皮的聲音從前座傳來,鄭號錫無言地笑了。

一直都是啊。

一直都是,只屬於我的努那。

 

 

田柾國-You make me begin.

雖然不是第一次,卻是首次以演員的身份受邀參與頒獎典禮——還是在被譽為國際級盛事的MAMA,這種心情如同出道當年跟鄭有美她們一起來到香港、跟其他團體競爭新人獎般,不同的是她已不再是偶像。

「仁熙xi,這是妳首次在公開場合與成員們碰面,妳單飛後,還有持續跟她們聯絡嗎?」

主持人文熙俊在紅毯上拿著麥克風,早就知道會被問到類似的問題,尹仁熙淺淺的吸了一口氣,體面地對攝影機微笑。

「沒有斷過聯絡,實際上,我們昨天還一起吃了晚餐。」

成員們畢竟是當紅偶像,會出席MAMA是肯定的,比較驚訝的是她自己分明才剛以小角色客串了某部口碑不錯的戲、就被以「新星大勢」作為宣傳,甚至因此獲得了來香港的機會。

只能說,金編替她找到了勢力不錯的新東家,果然還是有一定影響程度的。

而尹仁熙也明白,她的到來之所以會得到鎂光燈格外的關照,並不是因為她的演技有多麼讓人驚艷

,而是因為她是代表YG唯一出席的藝人。

加入YG則又是一個意外。其實,在公司強大地背景下,她相對所遭受的非議就更多了。

當然不能忽略掉因為公司的關係所以接觸到更多出色的演員、人脈以及演技學習方面都有所成長,原先以為能夠好好鍛鍊實力,但被媒體爭先恐後訪問的卻都是關於YG的形象、以及旗下偶像部的相關消息,一向讓人看不透的楊賢碩甚至選擇讓尹仁熙成為YG唯一一個出席MAMA的藝人,這無疑讓她成為一個標靶,把所有好奇以及質疑的聲浪都推到她身上。

以這種方式提升知名度,完全不是她意料所及。

但是,能夠擁有這樣多數人沒有的機會,她是該好好珍惜。

 

「加入YG後有沒有認識關係不錯的前輩呢?」

 

果然,最終還是會問到的。

尹仁熙默默在心裡嘆了一口氣,不動聲色的抓緊了禮服的側邊,依舊維持著笑容。

「最近在公司遇見過李聖經前輩,真的是個非常漂亮又很厲害的演員。」

「據大家所知,仁熙xi是從偶像轉型演員的,我比較好奇的是妳有沒有原本不熟、但是進入YG後關係變好的偶像成員呢?」

文熙俊的問題實在過於細節,但是花邊人人愛聽,台下的幾雙眼睛都緊緊鎖在尹仁熙臉上,她能感覺自己的表情在攝影機前方便得些許僵硬。

她把一綹墜下的髮絲撩到耳後,接過麥克風,對著文熙俊俏皮的笑了。

「講到八卦的話,更重要的是不能忘了祝您新婚愉快啊。」

她的話鋒一轉,把話題丟回文熙俊身上,其他兩位女主持人也順著帶過,就這樣終於結束了最擔心的紅毯訪問。

之後,就是一連串的看表演,終於可以好好坐著歇息。

她比較早到,進場的人還沒那麼多,還沒開放觀眾進場所以場內看起來特別寬闊,尹仁熙四處望,想要找尋認識的人,趁著還沒開場,她坐不住的在附近走來走去,其他偶像團體也陸續進來會場,然後她聽到熟悉的甜蜜嗓音。

 

「歐膩~~~~~」

 

不用回頭就知道這個直嚷嚷的人是誰,尹仁熙轉過身差點沒被金妍靜撲了個滿懷。

「傻瓜,妳髮型會亂掉啦!」尹仁熙嘴上說,還是笑著寵溺的抱住忙內,金妍靜後頭的金惠恩跟鄭有美也都上前來打照面。

「妳們好晚來,我一個人感覺超可怕的。」

尹仁熙做出委屈的表情向姐姐們討拍,也只有在見到最親近的人,她才終於感覺不那麼緊繃。

「妳不知道大勢都是壓軸進場的嗎?」鄭有美撥了撥她那頭精緻的褐色長髮,她的妝容比忙內成熟許多,看起來頗有大姐的氣場。

鄭有美打量尹仁熙的造型,她穿著帶著粉感的香檳色短禮服,整體低調卻吸睛,挽起的黑髮襯出尹仁熙本就精緻的五官,成為演員後,她表面上看起來脫離了當初的稚氣,但跟姊妹們相處起來卻還是同樣愛撒嬌。

鄭有美想起尹仁熙昨天一到香港就迫不及待的搭車去找她們敘舊,一見到她們雙眼就閃著不同的光,尹仁熙的外冷內熱也絲毫不輸忙內金妍靜啊。

似乎是在退團後,又更珍惜彼此間的關係了呢。

應該說,尹仁熙這陣子以來的成長,就是更懂得表達感情、變得更活潑了。

場內的燈光不時在調整,後方的喧鬧聲越來越大,看來是開放觀眾進場了,代表著各大媒體公司的記者也紛紛調整攝像機,音控以及聲控差不多彩排完成,尹仁熙觀看四周,原本空蕩蕩的位置幾乎都坐滿了人,氣氛開始翻騰熱鬧。

 

「真正的大勢終於來了啊。」

 

金惠恩無心的一句卻讓尹仁熙的心跳瞬間加快,鄭有美那調戲似的眼神讓她不需回頭都能猜測到是誰來了。

會場後方的燈光一片片的暗了下來,只有聚集藝人們的舞台邊是最明亮的,尹仁熙坐回位置上,看著姐妹們走回偶像座席區,在那個地方,她的目光被某個人給牽引住,然後再也移不開。

防彈少年團走到座位區後就坐了下來,金泰亨看起來總是興致很高、眉開眼笑地跟旁邊的人喧鬧,而坐在他旁邊的少年則彎著笑眼回覆,俊挺的正裝襯得他更加帥氣,即使距離遙遠,尹仁熙依舊能一眼就看到他。

田柾國不知道是有意或無意的往這個方向看過來,視線滑過許多人,最後停在她臉上。

 

參加典禮需要花許多心思在表演上,不過眾所皆知MAMA主要將重心擺在音樂以及歌手,美其名作為嘉賓被邀請,其實演員是不需要做什麼特別準備的。

但是這次公司破例特地讓她參加,當然不可能就這樣從頭坐到尾了。

田柾國在跟成員們玩鬧的空檔中習慣性的朝尹仁熙的方向看去,卻在台上的表演者輪替一回以後發現原先待在原地的她早已消失。

MAMA的藝人休息區是臨時搭建起來的棚子,金有謙接連問了幾個工作人員才在這如同迷宮的地方找到尹仁熙,她坐在個人休息區裡、一個年輕的化妝師正在幫她上妝,化妝台明亮的燈光將她的五官照得更加清晰,香檳粉色的平口禮服跟她細膩白皙的肌膚特別相稱。

「抱歉每次都讓你等。」

尹仁熙的視線從手機往上移,透過鏡子的反射望向金有謙,親切的回應他的招呼。

「是我提早準備好了,不過妳看起來一點都不緊張耶。」

「只是看不出來而已,其實我緊張得要死。」

特別合作舞台,也是MAMA一向的傳統,但因為回國後尹仁熙以演員之姿出道,所以事前根本沒有人想到他倆竟然會進行合作表演。

製作單位似乎記得尹仁熙跟金有謙的《我們結婚了》受到多少國民的喜愛,即使都結束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妍靜知道我跟你要合作,羨慕了很久呢。」尹仁熙噗哧笑了出來,被化妝師輕聲斥責了一下,她只好迅速正色好讓化妝師替她把唇彩上完。

「田柾國差點砍了我。」

金有謙聳肩,走到鏡子前調整了一下衣領,他穿著深藕色的絲質襯衫,跟尹仁熙站在一起特別的順眼,當然這是為了表演效果刻意的服裝搭配。

尹仁熙聞言一笑,田柾國當然知道這個消息了,但他卻沒主動向她提起,彷彿要表示自己一點都不在意。

 

不過聽起來,似乎也不是一點都不在意?

 

田柾國轉頭向坐在正後方的GOT7成員乖巧的打了招呼,在那些人之中,沒看到跟他同齡的金有謙。

過去一年以來因為多次的相遇以及舞台合作,他們的關係巧妙地從原先的生澀不合到變成能夠相互打趣的朋友,原先對他殘留一丁點的情敵意識也因為金有謙跟金妍靜交往的事情而煙消雲散了。

 

但是這不代表,田柾國就得面帶微笑的看著他的女朋友跟好親辜在絢麗奪目的舞台上望著對方唱歌。

他還記得跟金有謙出門打保齡球的時候,原本狀態正好,卻被金有謙一句話弄得渾身不對勁。

「呀你知不知道仁熙會出席MAMA?」

金有謙坐在長椅上斜眼看著田柾國輕鬆的拎起球。

「知道啊。」他站在球道前,瞇眼瞄準。

「那你知不知道我們要進行男女對唱?」

「知⋯⋯」田柾國拉開了角度正要將球甩出去的瞬間停住,他轉頭:「你,跟仁熙?」

「嗯嗯,情歌哦。」

「你們見過面了?」

「還沒,下禮拜才會面對面練習,畢竟是今天才知道的消息。」金有謙燦笑著對上田柾國沒什麼表情波動的臉:「你很在意對吧?對吧對吧?」

還配上用手戳了戳田柾國的動作。

這語氣跟表情簡直欠扁到一個極致。

田柾國冷著臉,瞥了金有謙一眼便重新專注回正事,他舉起保齡球,動作十分流暢標準。

耳邊傳來球瓶相繼翻倒的清脆聲響,田柾國看了眼計分表,勾起嘴角。

「Strike。」

「⋯⋯我說你不要用這麼可怕的笑容打球好不好。」

那天,金有謙的分數幾乎是被田柾國壓著往死裡打。

 

燈光設計結合寬敞的舞台,一束唯美的光暈打在尹仁熙身上,隨著她走動輕緩的移動,曲風跟歌詞都是無懈可擊的活潑青春,她跟金有謙完美的演繹出戀愛中少年少女的甜美心境,贏得台下一片喧鬧的喝采。

「好久沒看到仁熙,她是不是變漂亮了?」

鄭號錫隔著中間的成員,探頭對田柾國說。

「是啊。」沒有起伏的回答。

「跟有謙搭配的很好耶,默契什麼的,歌聲也很合。」

「是這樣啊。」根本沒在聽哥哥說話。

「唉一股我們忙內~~吃醋了吃醋了~」

離他更近的朴智旻笑彎眼,調戲的靠過來低語。

田柾國沒理睬他,在攝影機面前理應維持淡定的表情跟,他認真的、像是真的只把它看作一場表演,大螢幕偶爾會轉到尹仁熙的臉,田柾國有意無意的看著。

然後揚起了嘴角,笑得意味莫名。

跟除了他以外的男人靠得這麼近,笑容甚至比他第一次跟她告白的時候還要燦爛幾分。

 

真是一場看了令人舒心的合作舞台啊。

 

防彈少年團獲得了年度歌手獎,他們今年所獲得的空前人氣完全撐得起崇高的讚美跟如此傲人的獎項。

尹仁熙坐在台下,內心翻湧的情緒如同默片一般無聲卻轟然,田柾國紅著的眼眶還有鎖不住的眼淚都被清楚的拍了下來。這一切,能夠陪他走過來真的是太過榮幸了啊。

典禮在偶像歌手們溫馨的大合唱中落下尾聲,她幾乎都快數不清自己暈頭轉向的跟前輩們鞠了多少次躬——當那七個少年出現在視線中時,下一秒就是反射性的彼此彎腰問好。

雖然單純論出道資歷,尹仁熙比防彈少年團要有輩份些,但是以新人演員之姿站在這裡的卻是一個還沒有代表作品的菜鳥,尹仁熙不敢擺出分毫前輩的架子——更何況自己97的年紀只相當於防彈少年團的忙內。

「大家辛苦了、恭喜你們獲獎。」

算是好一陣子沒見到面,對這幾個三分熟悉七分陌生的男偶像,尹仁熙真摯的祝賀。

在那群人之中,田柾國穿著織有瑰麗刺繡的暗色西裝外套,他收拾好舞台上失控的情緒,閃爍的眼睛神采奕奕,即使典禮操磨得眾人都不免露出疲態,他還是如同精神氣十足的孩子不受影響。

硬挺的衣料襯出一種貴族的氣息,尹仁熙想到防彈少年團的表演前田柾國吊在空中、彷彿黑暗中一道明晃的破曉之光。

 

黑夜中唯一的那顆星子。

 

「還好嗎?」

尹仁熙瞥了一眼田柾國用手按壓著的腰部,吊在空中這麼久的時間,肯定多少不舒服的。

「下去再說。」田柾國刻意忽略身旁哥哥們傳來的曖昧眼神故作鎮定的回答,在經過尹仁熙時在她耳邊落下一句:「妳好像有什麼需要跟我解釋一下?」

 

這分明是個肯定句而不是語意意義上的疑問句。

 

當尹仁熙呆坐在化妝前看著造型師為自己卸下耳環與墜鍊時,腦中迴盪的還是半個小時前田柾國語意不明的一句話。

"不要生氣啦ㅠㅠ"

"我知道你在休息室,回我一下嘛ㅠㅠㅠㅠ"

尹仁熙用力按下代表哭臉的按鍵,想用撒嬌跟主動示好來換回田柾國的諒解。

訊息提示音清脆的在後方響起,叮咚一聲嚇得尹仁熙縮器肩膀,造型師姐姐暫時離開了,只留下臉上剛卸完厚重妝容的尹仁熙。

整個休息室靜謐無比。

除了從田柾國手機傳出的聲音以外。

「比起用這個,面對面可能比較有用。」田柾國晃了晃手上的IPhone,他脫掉了典禮時穿的刺繡黑色西外,剩下一件合身的暗色襯衫,防彈少年團一改過去青春活力的風格,用血汗淚的性感造型回歸、舉手投足都摻雜致命的吸引力,雖然在電視上看了不少次,但生人站在面前時還是少不了一點暈眩感。

「表演⋯⋯表演很讚!」

「我呢?」

「柾國也⋯⋯很帥!」不確定對方想聽到的回答是不是這個,總之說好話就是了。

「原來我很帥啊?」

「嗯嗯,是最帥的!」

田柾國的目光逗留在她素淨的臉上,她強作鎮定卻掩藏不了的緊張、泛紅以及下意識輕抿的嘴唇。

 

在她湖水般的眼睛裡,看見滿滿心動的氣息。

 

一瞬間想欺負她的心情悄然瓦解。

像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動搖的自己的心、在那年初雪落下時發出只有他聽得見的、水晶碰撞般敏感而細緻的輕嚀,羞怯的喧囂著。

 

「田柾國?」白皙的小手在眼前晃來晃去,田柾國回過神,拉住尹仁熙的手腕,纖細得輕輕一握就能扣在手中。

「能不能幫我弄一下⋯⋯拉鍊好像卡到頭髮了,我自己勾不著。」

她可愛又讓人哭笑不得的要求讓田柾國嘴角抽了一下,點了點頭,尹仁熙立刻轉過身,用手把瀑布般散開的長髮撩起,露出線條細膩的頸子。

他黑如墨水的瞳孔輕輕縮了一下。

田柾國低垂眼簾,目光專注的落在她的頸背上,灼熱得快要擦出火焰。

尹仁熙從鏡子裡盯住他的臉,呼吸莫名的變得急促,也許是田柾國身上淡淡的蠱惑人的香水味,或他認真時會露出的那種銳利而沈靜的氣質。

田柾國是在克制自己把她的拉鍊往上扣好而不是往下拉開的衝動。

她好像總是分不清楚自己哪些舉動能勾住他的情緒,就好比現在,在最想親吻她的時候竟然要他幫忙替她拉拉鍊⋯⋯

 

——玧其哥的戀愛教戰守則其一:在女人攻其不備時還不有所行動就不是男人。

 

「好了嗎?」她的聲音細細軟軟的,田柾國的手指還停留在她背後的拉鍊上。

這個在戀愛方面有時候特別粗神經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明白他身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此時內心劇烈的掙扎?

「好了。」

田柾國輕輕嘆了一口氣,唰地一聲把拉鍊拉好,彷彿解除了警報,尹仁熙鬆下緊繃的心情,下一秒,田柾國的雙手從肩膀繞過來抱住了她,將下顎抵在她裸露的肩頭,好似要讓她徹底感受到他紊亂的呼吸以及燙人的體溫。

從鏡子裡,看著田柾國幽深的眼中毫不隱藏的慾望,還有他沈溺在她氣味中的放蕩眼神。

尹仁熙倏然紅了臉。

這麼裸露的視線⋯⋯好像還是第一次⋯⋯

「妳讓我怎麼辦,要轉過去鎖門好,還是快點離開好?」

又是一次,根本不是疑問句的直述句。

田柾國的嘴唇輕柔的貼在她的耳上,像精靈親吻花朵般讓人害羞卻美麗如畫,他俊氣的側顏跟鋪天蓋地襲來的荷爾蒙將她完全裹在其中。

 

那扇休息室的門,輕巧的傳出沒有人聽見的鎖門聲。

 

나를 부드럽게 죽여줘

請溫柔地殺死我

너의 손길로 눈 감겨줘

用你的手闔上我的眼

어차피 거부할 수조차 없어

反正我也無法抗拒

더는 도망갈 수조차 없어

更做不到逃離

니가 너무 달콤해 너무 달콤해

你太甜美 太甜美

너무 달콤해서

因為你太甜美

——防彈少年團《血汗淚》

 

_

欸欸欸欸欸大家好~~~~~好久沒在匹客邦冒泡啦🌺🌺🌺

這陣子期末考很忙,短文又都更新在IG(笑)

MAMA系列文終於寫一半了(呼)所以就先整理了一下

把果兒篇更完之後又會再消失差不多一個禮拜左右

想我的話可以到IG找我玩或者小盒子我會比較容易看到😊

祝大家新年快樂以及預祝寒假愉快❤️

創作者介紹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羽嵐
  • 夜貓的福利!!搶樓啊啊啊
  • 夜貓你好(揮手

    白茄公主 於 2017/01/07 01:43 回覆

  • 羽嵐
  • 我回來留言了~~
    果果那篇我特別喜歡金有謙跟田柾國去打保齡球鬥嘴那段 超有畫面感的哈哈哈
    田先生的佔有慾真不是普通的強啊
    我一直很喜歡金世媛這個角色 感覺就是一個很認真 很努力 有時候很調皮很可愛 但在需要她的時候又是一個強而有力的靠山
    金韓初跟朴雞就更不用說啦!遮住眼睛調情這招簡直是太犯規了啊啊啊(心動
    第一次留這麼多字哈哈哈
  • 好久不見啊(明明是我自己消失太久)
    我真的很喜歡田柾國跟金有謙這對XDDD幸好在他們的姦情(欸)爆出來以前我就寫了才接得下去(汗顏)
    我覺得處女男生的佔有慾實在是...XD
    世媛跟號錫的故事我也是寫得很開心~
    遮住眼睛調情這種橋段用在朴智旻身上才有那種特別魅惑的感覺😂

    白茄公主 於 2017/01/09 17:14 回覆

  • 緋月
  • 哈囉我是潛水已久的小孩~
    夜貓+1歐😂😂😂
    為了搶樓浮出來了嘿嘿XDD
  • 不用搶我已經有心理準備這篇留言數不會太多惹XD

    白茄公主 於 2017/01/09 17:15 回覆

  • 愛看白茄文的勳
  • 白茄妳寫文的功力真的很好。
    不僅是用辭的使用,男女雙方的互動甜蜜
    又能讓人覺得洽到好處,智旻被拿下眼罩時
    瞬間又回到了軟萌的他...
    真的很羞澀很清純的他。

    真想請教妳是怎麼增進寫文功力的呢?
    說實話,妳給我感覺真的很不像是年僅19歲
    的Girl,覺得也很像20初頭歲的女生。
    往往我寫,都寫不出這種感覺
    劇情部份也很容易沒有靈感(哭喪臉)
    智旻永遠總是讓我這麼的心動
    喜歡他除了舞台外的善良個性...。

    世媛和號錫的互動也很棒,很像哥兒們
    但卻是戀人。看來世媛再不久也要大發了。
    果熙這對,一開始沒什麼感覺
    只覺得仁熙的處境很可怕,又不得去面對
    果然成名的背後還是充滿著算計..
    卻也遇到了金編適時的幫助,成為演員。
    國的確-////-也,有這麼衝動的時候呢..><
  • 因為我很喜歡幻想哈哈
    所以寫故事的時候喜歡帶入自己的感覺
    以及試圖去揣測成員們本身的個性會有點反應之類的~
    剛好你們喜歡>///<真的很感謝🙏

    其實我也快要邁入20代了(淚
    雖然很希望一直停留在10代 可是也很好奇20歲的自己會有什麼改變~
    看完你的留言感覺把三篇故事又看了一次XD
    謝謝你的心得~

    白茄公主 於 2017/01/09 17:18 回覆

  • 不太甜的兔子
  • 我好前面!!!我好前面!!(興奮到暈眩
    終於果果篇的更新了
    在我期末考前(撒花
    但是鎖門之後呢!(我好汙啊
  • 不用激動啊啊啊明明都看過了的XDDDD
    期末加油啊QAQQQQ
    鎖門之後就讓你污去吧XDD

    白茄公主 於 2017/01/09 17:18 回覆

  • Yahan
  • 喔喔喔喔喔喔期末考前看到妳的更文真的是動力啊動力 😂😭
    一次看完三篇真的有意猶未盡的感覺😂
    妳的文真的都很有畫面喔喔喔喔喔(再次推薦妳出書哈哈哈哈ㅋㅋㅋ
    讓人欲罷不能歐噢噢噢噢(吼
    我好前面 希望我不是在做夢❤❤❤
    愛茄茄啦😭😭😭
  • 原來你沒有追蹤我IG XDDDDDD
    那應該等很久了米阿內~~~
    你不是在作夢!因為很多人都已經先看過啦XDDD
    我也愛你❤️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24 回覆

  • sowu
  • 沒想到留言這麼前面0.0
    可惡啊這群有女朋友的人生贏家 期末還來閃單身狗ㅠㅠ
    還以為寒假才能看到更文哈哈哈
    是說剛剛才關注IG 才發現原來我們同年齡都是13號生的QQ
    雖然我也不知道講這個幹嘛 就是看到97的就有種金有謙看到田柾國的感覺(最好是
  • 哈哈哈哈第二句好可愛~
    我也是單身狗一枚啊嗚嗚
    我原本也打算寒假再來碼文
    但是果篇一直卡在不上不下的讓我有點煩躁😂
    推最後一句XDDDD 親辜好(握手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25 回覆

  • Yeong_jin
  • 啊啊啊啊啊啊…歐膩我好想你😭😭(已淚奔
    好久沒那麼上面 站樓先
    等等留感言
  • 抱歉這麼久才更文😢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25 回覆

  • 皮卡丘
  • 恭喜歐膩回歸👏👏👏
    小短文真的很棒啊~👍👍👍
    雖然IG上看過了,卻也值得一再的回味😍
    旻初啊啊啊啊😱那!最!後!!((已死
    錫媛(沒記錯吧😳)很感動😀
    最近也有一個好朋友兼舞蹈老師來叫我這舞蹈白痴的舞蹈老師😂很拙啊我😭
    果熙的最後…會引發遐想啊…😈😈
    ((哦莫我在想什麼😱
    2017年了~祝姐姐新年快樂~🎉🎉
    期待新的一年及更~多好文😘
    白茄公主新的一年也繼續大發吧~❤🎉
    莎郎嘿唷~😘😘
    ((對不起…手機不能打韓文…SxxY…😣
  • 其實也不算是正式回歸啦哈哈哈(被打
    因為還處在水深火熱的期末考地獄中
    剩下後天的三科然後就可以放假了!(握拳
    身體協調能力很差的人跳起舞真的會很彆扭呢比如我QQQQ
    (我也想要會跳舞啊可惡嗚嗚嗚嗚
    沒事沒事果熙文就是要讓大家腦補😈
    新年快樂哦❤️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27 回覆

  • Yeong_jin
  • 啊啊啊…太甜了不行不行
    這樣我會更覺得自己悲哀(誒不
    不愧是戀愛的人 連寫出來的字都散發著濃濃的甜味(糟踹
    誒不是 不愧是我們白茄 這種文章只有你寫的出來😍😍😍😍😍😍超棒
    話說我們好像有積欠很多文😏😏😏😏
    我會盯著你的😘😘
  • 哈哈哈哈哈幹嘛在這裡公開我的秘密真是害羞(揍)
    我真的還有很多文還沒補完QAQ
    滄海啊 I SEE U啊 墮慾啊 MAMA系列啊 未竟啊...(越說越小聲😂
    寒假會認真一個一個填坑的(捲袖口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28 回覆

  • 一杯熱的冰咖啡☕️
  • 歐逆我想你了
  • 竟然是難得的短留言!!!!QAQ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28 回覆

  • 米沐
  • 我開始有點想泰亨和他家那位了啦...
    小沐沒有來看麻麻嗎?閔糖?
  • 泰亨和他家那位😂
    寒假會補的
    然後mama系列文還有一半哦~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29 回覆

  • EATING
  • 覺得期待果熙肉文嘿嘿
    我好久沒來你一定忘了我._.
    不過IG上我有留言哦
  • 覺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寫果熙肉文XDDDD
    我沒有忘了你我也很久沒發文了._.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30 回覆

  • 喬 ❤
  • 嗚嗚太想念妳了 😭
    我期末考完囉~下禮拜開始放假!
    又把這些文重看了一遍 👍👍👍
    話說那鎖門太引人遐想了啦!
    惹得我心癢癢 😶😶😶

    話說我又默默的把錢掏出來給大黑 😭
  • 真羨慕期末考考完的人嗚嗚嗚嗚(遮臉
    短文的好處就是可以一直重複看😂
    來吧我們把門破開(欸不是

    大黑坑錢啊TTTT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30 回覆

  • Alice
  • 歐逆我好想你呀😭雖然不知道現在才留言你會不會看(但我還是想留~
    你知道我這些日子以來翻舊文翻了多少次嗎
    尤其是田柾國的文停在一半我真的是好痛苦啊~~
    學測戰士真的很需要白茄的文來滋潤(快考試了ㅠㅠ
    總之 終於可以看到果熙讓我一大早心花怒放現在才發現你把文移過來我可以來留言了(不敢在ig發言的我😂
    然後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這對😍雖然每對都很喜歡啦但是我覺得果熙的故事真的是跟韓劇一樣精彩XD所以可以看到他們的發展真是讓我太感動了~~
    本來以為要等學測完才能再看到文了現在更新真的讓我充滿能量 大愛白茄❤️❤️
  • 當然😂
    無論何時留言我都會看的!
    所以說我很體貼的把文補完了嘛~~~欸嘿(欠打臉)
    學測真的懷挺啊啊啊好緊張
    謝謝你喜歡果熙 我覺得喜歡這對的人好像比較少呢(?)
    不過真的是劇情挺起伏的XDDDD
    考生要好好照顧自己哦不要感冒~
    作息要正常!(盯著你的留言時間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32 回覆

  • 語
  • 好好看阿~~
    上班偷看文章XDDDD
    請問公主IG的帳號(想要追蹤阿~)
  • 置頂文裡面有我的IG連結唷~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0 17:33 回覆

  • 語
  • 好好看阿~~
    上班偷看文章XDDDD
    請問公主IG的帳號(想要追蹤阿~)
  • 帳號在置頂文裡面唷^^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6 00:06 回覆

  • Yahan
  • 等等~妳誤會了什麼
    我有追蹤妳IG好嗎(正色
    我的意思是一次全部看完感覺很讚啦😂😂
    我怎麼可能不追蹤妳IG 絕對不可能!!!(認真臉
    明天期末考 看到妳回我留言整個飛起來💜💛💚💙❤
  • 哈哈哈哈哈
    好的好的(不要激動!!
    我一時誤會了都是我的錯QAQ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6 00:07 回覆

  • 愛麗絲 - ALS
  • 什麼時候才能琢磨出跟歐膩一樣的文章阿~
    歐膩的文真的真心好看愛麗絲推推推
    每篇文每句話都狙擊中了我的小心臟阿(捂胸
  • 謝謝你的讚美~
    愛麗絲好可愛的名字❤️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6 00:08 回覆

  • 米米炸醬麵
  • 真的是帥死我滿臉(你夠
    好喜歡公主你寫的文啊(粉絲模式開啟
    加油加油!
  • 謝謝你喜歡!!!!!

    白茄公主 於 2017/01/18 01:06 回覆

  • 小梓
  • 在IG上已先看過第一手嘿嘿~
    越來越期待閔玧其的嘿嘿嘿嘿~
    放寒假了的白茄兒好幸福~
    2016的防彈真的大發!!
    2017相信會繼續的~~!!!!
  • 文靖
  • 安妞我是前幾天剛來的新朋友😳
    第一次留言的原因是
    閔玧其的戀愛教戰守則太電了啊💘
    在女人攻其不備時還不有所行動就不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