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次從TS經紀公司走出來,我戴上墨鏡頭也不回的搭上了招來的計程車,車子在車水馬龍的首爾街上行駛的並不快,但從視野中逐漸退後的風景同時也是那些回不去的青春,我不眨眼的凝視,想好好刻印在心底記著。

 
決定終止合約的剎那,曾經身為idol尹仁熙獲得的榮耀就不再屬於我了。
 
計程車在一棟不顯眼卻是我十分熟悉的大樓前停下,我抬著頭看著在逆光之下三個暗色的KBS英文字體,照理來說非工作人員是不能隨意進入,但是幸好有過idol的身分,想要找到通行的方法簡直易如反掌。
 
「歐逆,恭喜一位。」
 
我佇立在門外,等到攝影機、粉絲以及安可曲的音樂告一段落,才看到雙手捧著獎盃、頭上還有點點繽紛彩帶的金韓初走出攝影棚。
 
「哦?這不是我們的魅力主唱嗎?」金韓初一手拎著獎盃、用空出來的另一手給我一個見面的擁抱,細緻的舞台妝讓她看起來特別有前輩的樣子。
「我記得妳們團上週就GB了,怎麼還會在這裡?該不會是特地給我探班的吧?」
見我抿著唇笑得有些心虛,金韓初露出假裝傷心的哭臉,把我拉進休息室之後動作很快的脫下了腳上的高跟鞋。
「坐吧,妳有話想跟歐逆說才來的不是嗎?」
我的目光在透明的玻璃獎杯上細細流連,直到金韓初喊了我的名字我才顫顫的移開視線:「是有點話⋯⋯但是妳要先答應我不能生氣,至少在聽我把話說完以前不可以。」
 
金韓初歪著頭,用一種像要把我看透的眼神盯著我瞧,看得我好像真的整個人的心思都被看穿了似的。
 
「仁熙啊。」她突然的嘆了氣,「我知道柾國有時候脾氣太倔又很難搞,可是他其實是個乖巧的孩子啊,有話好好說不要跟他吵架嘛。」
看金韓初煞有其事的講了一串話想「開導」我,我立刻搖了搖頭阻止她越來越偏頗的思維。
「不是柾國的事,我藉著探班的名義進來,是因為想去攝影棚看看演員對戲。」
「看演員?為什麼?」
 
「我退團了,今天。」
 
大概是毫無準備接受這樣的消息讓她的腦迴路稍微斷了線,金韓初杏仁般的眼睛定定的凝視著我,她的目光含有許許多多的疑惑跟震驚,卻沒開口問出任何一個問題,幾秒後她用手當作梳子整理了一下長髮,好像聽到的只不過是平凡的天氣預報。
忽然間,比起這樣無從猜測的可怕靜默,我更想看她表達出就算生氣也好的任何情緒。
 
「以後怎麼打算,是想往演員路線走?」
 
她抽起一張面紙輕壓在唇上,把油膩光亮的唇蜜給擦掉一層,語氣就跟她習慣的卸妝手法一樣無起伏。
「是有這個想法,對於演戲我有一定程度的興趣,只是距離專業還有很大的落差。」
「退團了才來思考這個?妳很絕啊,不給自己後路。」金韓初稍微勾起眉毛看著我。
「因為並不是找好了後路才決定退團的啊。」
她無聲的笑了,不知道是笑我的天真,還是笑我我做的所有決定實在太過魯莽。
「棚拍現場在三樓,現在下去應該來得及看到今天最後一場戲。」
我點點頭,想再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似乎無話可說,就在我開門離開的最後一刻,金韓初柔柔的嗓音在我背後響起。
 
「每個人都有一些寧願放棄也不願服輸的事物,妳只是比起那些太容易認份的人,更不想低頭而已,我覺得沒什麼不好。」她說的話像一劑定心丸,我僵硬的肩膀頓時鬆了下來,「無論如何,都祝妳好運。」
 
_
 
多年後我已經忘了當初在棚拍現場看的戲出自哪部韓劇,甚至就連演員的臉孔都已生澀難辨,但是我不會忘記在這個地點,一個擁有蓬鬆捲髮的高個子女人踩著那雙喀喀作響的高跟鞋走過來輕輕點了點我的肩膀,說出的第一句話。
 
這句話,徹底的改變了我的人生。
 
「尹仁熙⋯⋯沒錯吧?」
 
莫約是一個年紀四十多的女人,她樸素的臉上沒有特別豔麗的妝容,卻頂著一個鮮豔的大紅唇,使她看起來特別的惹眼。
 
「您是上次那個⋯⋯」我想起了某次她從樓梯上跌下來的意外,是當時那個趕截稿日期的編劇。
「我叫金恩淑,上次真的非常謝謝妳,我還想找個機會好好跟妳道謝呢,運氣真不錯。」
她的語氣不冷不熱的,笑容也是剛剛好的弧度,給人一種禮貌卻疏離的第一印象,跟上次倉促之間看到她因受傷而痛得扭曲的面容大有不同。
 
不過,她的名字怎麼好像在哪裡聽過?難道是同名的人太多了嗎?演藝圈裡撞名的情況並不少見。
 
「金編劇!編劇大人!」
 
一個帶著全框眼鏡的男人風風火火的從攝影棚中心跑了出來,叫做金恩淑的女人沒另有表示,等著那個男人腳步有些踉蹌的跑到我們旁邊。
「編、編劇大人⋯⋯大結局的收視率又一次刷新最高紀錄了啊!還有中國方面的版權費跟後續經濟效益,編劇您真的是太⋯⋯」
「我知道,不需要特別告訴我。」她淡淡的說,與眼鏡男興奮的模樣大相逕庭。
「啊⋯⋯是的!請問您今天特地來是為了看試鏡狀況嗎?」
金恩淑沈默了一會兒,我幾乎都能感覺到這個眼鏡男緊繃的氣息快要實體化了。
 
「有沒有興趣?」
 
眼鏡男用力朝我努了努嘴,我這才驚覺原來金恩淑是在問我話,「興趣?」
「來看看集結了大韓民國最優秀的新人演員們都是怎麼演戲的。」她輕鬆一笑,鮮紅色的嘴唇往上翹起一個比剛才淡如開水的笑更像「笑」的表情。
 
我有些恍惚的跟著她到了另一間由內而外上鎖的房間,很明顯,這裡不是泛泛之輩能隨意溜達的地方,更不用說我根本不知道原來電視台有這麼隱密卻專業的房間。
門後的冷氣比門外稍低幾度,我縮起手臂放輕腳步、因這裡詭異至極的沈靜氣氛而不自覺屏息著,金恩淑則沒有任何改變,照樣踩著那雙鞋子喀喀的走到最裡頭。
 
那雙鞋子曾經讓她狼狽的摔了個四腳朝天,卻又能讓她看起來像個幹練精明的女強人,這樣強烈的反差讓我對她有了一層更鮮明的認知。
 
「你知不知道為了今天,我等待了多久?」
「娜恩啊,我也是為了妳好⋯⋯」
 
一對男女的爭執讓我轉移了注意力,劃破沈靜的女聲高昂激烈起伏,她的哭喊伴隨著一道晶瑩的眼淚落下,才不過短短兩分鐘,我的情緒就被拉進了眼前小小的情景劇裡,明知他們是在對戲,卻真實的彷彿一對男女在我眼前吵起架來。
 
「這個場景跟台詞必須用內斂的方法詮釋,女主角的眼淚應該含在眼眶內,不能落下。」金恩淑理性的嗓音和現場氛圍格格不入,然而她的一字一句卻如同聖旨,對戲中的人瞬間從角色中跳脫了出來,我看著女方止不住撲簌簌落下眼淚,忍不住想拿出面紙遞給她。
「作為專業演員要有許多種表現情緒的方式,她不合格。」金恩淑側過頭來對我說,我愣了愣,答了聲,卻不曉得為何她要特意對我說這些。
「在我看來這批人都不行啊,朴助理。」
金恩淑撇了一眼房間內零零散散的人們,輕嘆了一聲,丟了句話給跟在後頭大氣也不敢出的眼鏡男⋯⋯應該叫他朴助理才對。
「可是這已經是這季試鏡的最後人選了啊編劇大人⋯⋯」朴助理看起來都快哭了。
「你怎麼知道呢?」
高跟鞋落地聲又響起,金恩淑步出試鏡的房間,我跟著她的步履走了出去,她突然轉過頭,目光炯炯的抓住了我。
 
「仁熙小姐,所以妳有興趣嗎?」
 
我滿頭問號的用手指比了比自己,原來她一開始說的興趣,指的難道是⋯⋯我有沒有興趣試試看嗎?
 
「我不是專科出身,演技都沒有剛才那位姐姐好⋯⋯」
「我是問妳有沒有興趣,不是妳有沒有專業,如果妳想,我可以給予妳這方面的資源。」金恩淑手往旁一伸,朴助理立刻洞悉一切般拿出了紙筆,我則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在上頭流暢的寫下一組電話號碼。
「這是朴助理的號碼,出發前我會讓他打給妳做最後確認。」
金恩淑撥了撥一頭蓬鬆的頭髮,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後天飛往洛杉磯的班機,時間不多,但夠妳做出選擇了,全美最優秀的師資跟學院,同時也是最嚴格的——妳必須全心投入在學習上,可以的話就連手機都別帶去吧。」
我的心重重一顫,她的話像漣漪擴散般轉出一圈又一圈的痕跡、越晃越大,這難道不是眼下最合適的機會嗎?
「可是為什麼要幫我?」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是我?
然而金恩淑只是盯著我,禮貌的笑了笑:「因為上一次受妳的幫助了,所以想回報。」
「那不過是舉手之勞——」
「不,不是的,仁熙小姐。」金恩淑使了個眼色給旁邊的朴助理,他點了點頭快步離開,我甚至認真懷疑他倆根本是心有靈犀。
 
「假若不是妳,《太陽的後裔》結局可能就會受到波折延遲播出了。」
 
太陽的後裔——南韓最熱播的韓劇,熱度甚至延燒整個亞洲,轟動中國,破了不少紀錄也奪下許多大賞,即便戲劇已經完結多個月,身為演藝圈裡的人、甚至只是作為一介南韓人民,都能深切的體認到這部戲劇帶來多大的影響。
 
我忽然一個機靈,腦中纏繞的茅塞頓開,難怪我會對於這個名字這麼熟悉,金恩淑——不就是它的編劇嗎?
 
_
 
有一句話說,愛情在聽不到看不到的時候最強烈,或許當我在心裡做出決定的當下,也等同於犧牲掉一部份與田柾國的愛情,只是沒有想過,我們的分別會是以如此晦澀不安的方式。
 
太過不明朗,換來的只是無法灑脫的自己。
 
「這是真的嗎?」
 
田柾國低啞的聲線遠在海峽的另一端,要不是他這麼剛好在日本,或許此刻說著這句話的他、已經來到我面前了。
 
「退團已經成定局了,幾天後就會有新聞的。」我輕聲以答,怕透露出顫抖,也怕自己其實恐懼把事實告訴田柾國這件事——會被一向敏感的他察覺。
「妳就沒有想過成員嗎?就這麼離開,粉絲會有多傷心?」
「怎麼可能沒想過?我已經——我真的盡力了。」我無力的垂下頭,社長,還有私生,太多的必須妥協,太多的卑微懇求,我坎坷過,不代表我甘願耐到最後。
「田柾國,這是我的選擇,我可以去承擔。」
「怎麼做?」
 
怎麼做?
 
三個字,透露出最淺白的訊息——田柾國並不認同我的做法。我心裡有數,對於田柾國來說,太多的考量擺在他自己之前,我們過著的是看似相同卻似是而非的世界,他有他強烈而自負的責任感,我有我說不出的破碎自尊心。
 
我忍受不了的,解釋不完的,也是田柾國無法理解的。
 
他不懂我為什麼要放棄這麼多年的努力,他不懂我為什麼不能再咬牙堅持一點到最後,可是他懂嗎?
 
「我也很累⋯⋯田柾國,能不能就稍微理解我一點,不要總是只從你的觀點看待所有事情,我們⋯⋯不就是彼此包容才能走到今天的嗎?」
 
「不是——我——」他深呼吸了幾次,我按著額頭,想著要怎麼說才能讓田柾國願意站在另一個角度,一次也好的,去傾聽另一個答案。
「改天再講吧,我剛練完舞,現在好累。」感覺到他的疲倦以及即將結束的通話,我慌了起來:「先不要掛電話,我們把話講清楚好不好?」
 
至少不要是這麼強硬的否定我,讓我在最害怕卻只能獨自強撐的時候,知道你並不會丟下我。
 
⋯⋯可以嗎?
 
「仁熙,妳先好好睡一覺,我一回韓國就去找妳。」田柾國的語氣變得溫柔,像往常一般,「我不想跟妳吵架,但現在也沒力氣醒著了,晚安。」
我想要的不是安撫、而是你一點點的理解啊!我握著手機語句胡亂講著:「田柾國,我要離開韓國——」
 
嗶——通話結束。
 
「我要離開韓國了啊⋯⋯」我慢慢的放下手機,眼淚也在同時潰堤。
 
我把淚水眨出眼眶、試圖讓視線恢復清晰,忍不住顫抖的指尖在小小的手機螢幕上敲打著字句,發送了出去。
 
幾秒後手機響起,我從地板上跳了起來,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接起:「喂?柾⋯⋯」
「是尹仁熙小姐嗎?我是朴助理,明天中午的飛機,請問妳會來嗎?」
我張著嘴,動了一下,艱難的發出一個字。
「會。」
 
那天到最後,直到我上飛機以前,都沒有再接到田柾國的任何消息。
我帶著一紙沒裝多少東西的皮箱,離開了韓國。
想要帶在身邊的太多了,然後在皮箱關不上的時候才會發現原來自己貪心想要握在手中的,其實都是帶不走的。
 
於是,我把田柾國,把我最重要的一部份——也留在原地了。
 

_
我自己寫著寫著都想吐槽我自己哈哈哈
很多的bug比如說什麼因為女主所以影響太陽的後裔這種鬼才信的bug請無視掉XDDDD 請放寬心看的開心吧各位(撒嬌)
而且其實金編劇也不完全是因為感謝女主所以才幫她的,這部分還是一個梗哦(笑)

P.S金恩淑編劇真的是個超級厲害的人啊
附上編劇大人筆下的作品列表
2004年:SBS《巴黎戀人》
2005年:SBS《布拉格戀人》
2006年:SBS《戀人》
2008年:SBS《On Air》
2009年:SBS《City Hall》
2010年:SBS《秘密花園》
2012年:SBS《紳士的品格》
2013年:SBS《繼承者們》
2016年:KBS《太陽的後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