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們都看出來了kkkk 所以說就讓小沐的出現當作另類的番外篇吧(欸

然後快點說我很棒!!!!我金天又碼了這麼多字啊啊啊我還有報告要趕QAQ快點留言稱讚我(喂)

不多說了我要滾去弄英文報告了......

 

 

首爾場演唱會當天電視台報了許多次防彈相關的新聞,彷彿想要證明他們對得起大勢的頭銜一般,成千上萬的阿米帶著應援聚集在場館外,而我破例獲得一天的假期,根據娜英姐的說法是要讓我“觀摩前輩的演唱會”,於是天還未亮我就跟著他們跑了每一個地方,中午過後開始一連串的測試跟彩排,奧林匹克體育館果真不負盛名,我從未親眼見過這麼大的演唱會場地。

 

鄭號錫的姐姐帶了她的朋友過來,我們禮貌性地打招呼後她就拉著田柾國跟金泰亨到一旁拍照,沒幾分鐘過後又叫走了剛完妝的朴智旻,我無所事事地待在一旁看著他們忙碌,演唱會是很重大的場合,休息室跟待機室都遠比音樂放送時的電視台要大得多,工作人員的人數更不用說了,我坐在沙發上巡視著人群中自己熟識的staff,然後就看到了閔玧其仰躺在另一張長沙發上滑手機。

他看起來絲毫不緊張,跟平常一樣悠閒慵懶的做自己的事,而再次轉眼金南俊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朴智旻他們面前,似乎到了整隊的時候。工作人員穿梭在他們其中替他們定妝,防彈少年團圍在一起低語著,隨著開場時間的逼近,緊張的氣氛逐漸凝重而靜謐的散佈開來,就連我都感覺心臟在鼓動。

上台前各自說話是他們的習慣,金南俊不愧身為隊長,他冷靜沈著的話語有種安定人心的作用,接著就是實權者閔玧其的喊話,弟弟們乖巧的圍繞在他身邊專注的聆聽,整個團體緊密無間。

 

梳妝打理過後的他們各個帥氣逼人,我眼角餘光瞥見一頭黑髮的朴智旻正站在旁邊整理衣服,他似乎在打領帶的時候遇上了困難,我看看周圍的造型師都在忙碌,便靠了過去主動替他理好,朴智旻瞇起眼綻放出笑容,還往前跨了一步拉近彼此的距離。

「好了,完全性感!」我認真地稱讚著,朴智旻最需要的就是自信跟鼓勵,當然,一旦站定在舞台上開始魅惑人心的他就不用說了。

「妳打領帶的樣子也很性感。」朴智旻軟軟的嗓音無論什麼時候聽都很舒適,他露出了痞痞的笑容歪頭看著我,我則由如木頭般釘住不動。

現在的朴智旻根本就已經完全進入狀態了,我們相互凝視就像一場對峙,他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氣息令我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就在那個瞬間朴智旻往前勾住了我,把頭擱在我的肩上不說話。

「旁邊⋯⋯有人吶。」我輕輕推了推他,朴智旻罕見頑固的不聽我的話,雖然我們的關係在內部已經公開了,但在這麼多人流動的地方⋯⋯還是很害羞的啊。

「怎麼辦,我有點緊張。」他又抱得更緊了一些,語氣裡是赤裸裸的不安,他現在的模樣跟極富侵略性的外表完全是兩個人。

我笑著拍了拍他的背,說了幾句不要擔心你會做得很好,朴智旻依舊賴在我身上沒有要離開的打算,接著鄭號錫的聲音傳來:「智旻哪你手機有訊息哦!」

我滿頭問號的看著他,朴智旻則是放開我笑得一臉神秘,他牽住我的手拉著我走出休息室。

「再兩個小時就要上台了,你不要亂跑。」我皺了皺眉,朴智旻像是早就預知到我會這樣說,快速的澄清:「我帶妳去見一個人。」

心裡眾多的疑惑得不到解答,但朴智旻看起來就是一副“妳等著看就知道了”的樣子又什麼都不說,我也只好暫時先跟著他。

好不容易說服他不要牽著我,朴智旻委屈的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走,到了工作人員的進出口處,我正想開口問,就發現在來回行走的工作人員中,有一個我沒見過的生面孔。

 

那是一張很清秀的臉,深色的長髮下一雙乾淨明亮的眼睛正巧也往這裡看過來,她的目光定了定,似乎確認了是她正在等待的人,然後露出了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

「智旻!」她小聲喊朝我們揮了揮手,朴智旻幾乎是用衝的跑了過去:「小沐努那!」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比起疑惑於朴智旻這像是見到許久不見的家人似的舉動,這個具有衝擊性的名字才是真正令我呆住的原因。

「努那,這是我女朋友,要幫我保守秘密哦。」朴智旻笑得甜蜜把我拉了過去,我正想開口打招呼,只見對方睜圓了眼睛,很不可思議的愣了好幾秒,然後才終於意識到這是真的一般。

「居然會是I-ME!朴智旻我都還沒問你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新聞呢!」

「哎一古有機會的話我再慢慢跟努那講吧,我們現在時間不多,妳快跟上來。」朴智旻示意小沐跟上,然而她臉上的笑意卻在此刻稍微消融了一些,偏著頭露出無可奈何的苦笑,然後把手上的提袋交給朴智旻。

「我只是想說既然都親自來韓國了就準備一些伴手禮給你們,本來打算送到大黑去的,沒想到你叫我直接過來,我知道今天是你們的演唱會。」她想了一下,目光往我這裡一放,啊的一聲繼續說:「不要把全部的零食都送給碩珍歐巴還有柾國!記得分給I-Me哦。」她靠了過來用堅定的語氣對我說:「他們真的很能吃對吧!」

她的語氣跟表情都十分具有善意,讓我即使初次見到她也留下了不錯的印象,的確如同朴智旻所描述的,是一個說話溫柔而且有些天然呆的姐姐,聽見她的話,我也笑了出來。

「南俊哥的禮物呢?」朴智旻往袋子看去,像是在確認所有成員都能拿到東西。

「是平安符!我特地去幫他求的,跟他說開車沒關係記得要把這個掛在車上!」

「那泰泰呢?」

「我不知道他缺什麼,所以選了遊戲光碟,他可以跟柾國一起玩。」

「號錫哥的?」

「我有朋友是號錫的飯,她寫了卡片給他。」

朴智旻挑了一下眉,嘴邊一直勾著的笑容也變得淡了一些。

 

「妳沒有準備東西給玧其哥對吧?」

 

伴隨著這句話,我心情複雜的看向突然間沈默不語的小沐,腦中忽然蹦出閔玧其新歌的歌詞,因為是還未釋出的音源,所以她肯定不知道那是一首關於她的歌,關於在閔玧其的世界中,曾經如流星般最璀璨卻閃爍即逝的一段戀情。

她微微垂下頭,輕輕搖著頭然後笑了。

這樣的笑容卻讓我的心揪了起來,有那麼一瞬間,我好像讀懂了什麼。

「對了,演唱會我會參加,我也很想親眼看看你們的成長。」她輕快的轉移了話題,視線瞄了手錶一眼,說進場時間快到了她該離開了,朴智旻似乎還有話要說,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伸手阻止朴智旻留住她。

「努那這次一走可能就真的再也見不到了。」朴智旻聽起來很急,她離去的背影在走廊中顯得太過纖細,彷彿整條空虛的迴廊會把她吃掉似的。

 

但是那種決絕的背影,我卻能夠理解。

 

「我們再打個賭吧?」

朴智旻轉過頭看著我,一臉狐疑:「什麼賭?」

「賭那個姐姐一定有準備禮物給閔玧其。」

「妳怎麼知道?」朴智旻眼睛一亮。

「就是⋯⋯直覺。」我聳聳肩,拉著他往來時的方向走。

 

 

/

朴智旻拿著整袋的東西剛踏進休息室就引來了成員們的注意,尤其金泰亨跟田柾國更是像發現新大陸般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我不自覺注意著閔玧其,他靠躺在沙發上戴著耳機,貌似沒發現這裡的波動。

「這個零食哥你在哪裡拿到的?是阿米送的嗎?」

田柾國拿出零食一邊喃喃自語著“好奇怪啊我都買不到呢”一邊詢問朴智旻,朴智旻咳了一聲沒有回答,一旁的金泰亨心花朵朵開的抱著遊戲光碟,聽到忙內這麼一問也探頭過去。

「這不是只有台灣有嗎?」

「是吧是吧?肯定是台灣阿米。」田柾國附和著。

我瞄向閔玧其,他還是閉著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覺。

我開始替他感到有些心急,但又怕多此一舉會造成小沐跟閔玧其雙方的麻煩,於是保持沈默。

 

「泰亨哥,你手上那個遊戲光碟是不是有點熟悉?」田柾國咬著餅乾,眨了眨水亮的大眼睛。

金泰亨倒是想了一下才知道田柾國在說什麼,「哦哦,之前宿舍有玩過的,那個賽車的遊戲,這是二代吧?」

「阿米怎麼知道我們喜歡這個?」

「一定是朴智旻說的——」

「我哪有啊!」

忙內line如麻雀般嘰嘰咋咋的交流模式大家都習慣了,但在這三人一陣吵鬧中,出現了一個特別平穩違和的嗓音。

 

「我出去一下。」

 

閔玧其的耳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取下來了,他沒有多看一眼糾紛中的弟弟們,咖嚓一聲關上了門。

 

 

閔玧其關上了門,隔絕掉休息室裡太過紛擾的聲音,蹙起眉揉了揉太陽穴,大概是演唱會的關係吧,他今天特別的躁動。

尤其田柾國手上拿的那些東西一直勾起他回憶裡某些他抗拒著的部分,不是討厭,而是回想起來的話會有那麼點心煩。

 

明明攸關她的情感都投注在歌裡了,卻還彷彿有說不完的故事似的,堵得他胸口發悶,都是過去這麼久的事了——他竟然是個如此念舊的人嗎?

 

閔玧其穿過走廊,搭電梯下到一樓,室內的空氣太悶,他想出去透透氣。

靠近外場的地方已經可以感受到人潮帶來的熱流,閔玧其恍神了幾秒,往背離人群的方向走去,剩下一個小時的時間,他想拿來沈澱自己的心緒。

他經過轉角,卻在外面的階梯上看見一個女生的背影。

是阿米嗎?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閔玧其往前跨了一步,在夜色裡他看不太清楚對方的模樣,鬼迷心竅下他居然又再往前走了一步,階梯很短,很快的女生的背影就近在眼前了,風吹過的時候還能瞥到她白皙的側臉。

在那片刻,閔玧其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夢裡某個記憶的深處。

 

毫無道理的,竟然是一個特別想念她的日子。

可能是因為在即將站上這個舞台的一刻,他想把所有的榮耀分享給她的關係,即使知道她根本不會出現,又或者甚至可能已經把他給遺忘了。

因為覺得太荒謬,閔玧其兀自笑了,而他的聲音儘管不大,卻在靜謐的地方顯得明顯,坐在階梯最底下的女生先是抬起了頭,然後轉了過來。

如果,那是一張沒有五官的鬼臉,或者其實根本是男生,閔玧其覺得自己大概還比較能接受吧。

 

李小沐看著他,他也看著李小沐,彼此隔著三接階梯的距離,她仰起頭,被風吹亂的髮絲有少許蓋住了她的臉,卻襯得那雙明亮的眼睛更為透澈。

 

「妳來了啊。」閔玧其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波動,低聲說了句。

李小沐站了起來,卻沒有往上走,依舊維持著抬頭看向他的動作。

她看了很久——久到閔玧其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看他有沒有變帥,或者在看他這兩年來變了多少。

「恭喜你,演唱會。」她淺淺一笑,把凌亂的髮絲撥到耳後,露出整張臉。

閔玧其不知道他臉上現在的表情是不是笑,總之他嘗試了。

 

「我的禮物在哪?」

 

李小沐頓了一下,發現自己還是沒能逃過閔玧其敏銳的心思,他深沈的黑色眼眸裡蘊含著一種奇異的情緒,還沒回答,他就自己接了下去。

「等到演唱會結束,妳還會在嗎?」

李小沐先移開了一直對視著的目光,再這樣看下去好像快要著火了似的。

「我不知道。」

「等我到演唱會結束。」閔玧其最終還是沒有跨下這三接樓梯,他轉過身往回走,語氣還是那麼平淡,「這就是送我的禮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