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們久等啦❤️是久違(其實也沒有很久吧壞傢伙們!!)的智旻篇~

最近大概就會完結了,請好好收下吧(笑)

 

 

朴智旻的鼓勵意外的很有功效,隔天我就順利的直視鏡頭把影片給錄完了,我一則一則查看著飯們的留言,懶懶地躺在床上翻過身,視線不小心落在剛從浴室走出來的朴智旻身上。

 

當然,是穿著衣服很正常的朴智旻。

 

他臉上溢著午後陽光般的笑,側頭靠在門框上雙手交叉好整以暇的看我,被他盯久了我也開始覺得不好意思,我把棉被給拉起來遮住半張臉。

「娜英姐說下午要來接我去復健,你要回公司吧?」

「我可以載妳去。」朴智旻毫不猶豫的說,他走過來把棉被拉開,把我從被子裡抱出來,雖然發現了朴智旻似乎很喜歡這樣抱我,但我還是嚇了一跳。

「你當你在拍偶像劇嗎?」我好笑的捶了他一下,「你還是快回去吧,要不然其他人會想你的。」我打趣著揶榆他,誰不知道防彈出了名的好感情?偶爾朴智旻在我這裡留宿隔天一早我就會接到金泰亨或者鄭號錫的來電抗議,為了保持耳根子清靜,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他這一點。

「接下來就要準備演唱會,又不能常常見面了。」朴智旻把我放在沙發上,把我的雙腿放在他腿上力度恰好的幫我按摩,雖然他從來沒問過我,但我知道他一直很注意我的恢復情況。

「等這次醫生同意我就立刻開始練舞。」我盯著自己的腳喃喃道,然後把視線往上移一些,恰好停留在他專注的側顏。

 

朴智旻不是那種正統的帥,但卻看一眼就難以忘懷,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儘管臉頰已經削瘦俐落不如從前的肉感,但看著看著還是會想捏一把,於是我伸出手在他白嫩的臉上掐了一下,朴智旻睨著我,一臉茫然。

「按摩的力度不夠?」

「不可以,太可愛了,這殺傷力⋯⋯」我無奈地搖搖頭,他怎麼能用這麼純真的眼神看人呢?真的不會被騙的嗎?

「說什麼呢。」朴智旻撲閃了一下眼睛然後笑著低下頭,儘管出道好幾年了但他似乎還不習慣受到讚美,總是容易手足無措的害羞。

「你昨天明明還挺主動的啊⋯⋯」見他這副人見猶憐的樣子我就忍不住想欺負他,不禁又再多講了幾句:「哎一古我的腰好痠——」

朴智旻愣愣的看著我,臉已經紅透半邊了。

「我那是⋯⋯情不自禁⋯⋯」他擺了一下手慌忙地想要解釋,可是又講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滿眼委屈的看著我。

「因為太久沒有碰妳了所以⋯⋯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朴智旻看起來像是真的歉疚了,我撐著下巴笑了出來,本來就是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嘛,我還是能理解的。

 

何況,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想念,不是嗎?

 

「所以說,過去的一年你都沒有⋯⋯」我咳了一聲越說越小聲,明明沒有打算往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的,講到最後尾音都消失了。

朴智旻忽然伸手把我摟了過去,他把臉抵在我的肩頭,好一陣子沒說話。

「沒有,沒有人給我像妳給我這樣的感覺。」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語帶生澀卻堅定,而我慶幸現在他是這樣抱著我讓我們都無法看到對方的臉,因為我猜我自己的臉大概也紅的跟蘋果一樣了。

我摸著朴智旻的頭髮,沈溺於相互觸碰擁抱的幸福時刻。

 

/

金泰亨說過心情會影響生理狀況,還補了一句可能就是因為他總是心情很好所以才長的這麼帥這麼天生麗質吧,我同意上半句。

也許是因為與朴智旻把話說開以後每一天都過得很美好,所以原先被醫生評估為可能不能再跳舞的雙腿也有了奇蹟似的好轉,雖然暫時還是不能像以往那樣隨心所欲,但得知這個好消息,PD跟娜英姐都放心了不少,而且自己不能跳不代表不能看別人跳吧?

 

「南俊啊,這個動作要大力一點。」我盤腿坐在防彈少年團的練舞室後方,看鄭號錫孜孜不倦的調整金南俊的舞步,朴智旻看著鏡中的自己把剛才的動作重複好幾次確保能抓住舞感,平時總是愛打鬧的金泰亨和田柾國此時也異常的專注。

鞋底摩擦過地板發出的聲音整齊而富有力度,我沈默的望著七個人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同樣的練習,同一首曲子被倒帶播放了無數次,內心不禁湧上一股感動——就是因為這樣廢寢忘食的訓練才讓前輩們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

 

看朴智旻跳舞是一種奢侈的享受,彷彿是他與生俱來的天賦,只要聽見節奏響起就能毫不費力的跟上拍子,每一個移動的步伐都正好踩在音節上,看他行雲流水的舞步我眼睛一亮認真地注視著,雖說素顏的朴智旻樣貌太過純真而相對少了點霸氣,但是他眼神中自然流露的銳利跟氣場卻讓人不得不折服。

 

如果要我評論舞台上的他的話,除了「帥氣」跟「心動」這幾點以外,那就是崇拜了吧?

 

「韓初啊,發什麼呆呢?」

在我意識出神的時候音樂已經中斷了,大概是到了休息時間,成員們各自喝水休息著,朴智旻站在我面前揮了揮手,稚嫩的臉蛋上掛著幾滴汗水,聽見他的叫喊我才回過神來把手上的水遞給他。

「你的腳好像被什麼刮到了。」我盯著朴智旻小腿上一道不甚明顯的紅色傷口,他一邊擰開水喝了一大口一邊搖頭表示沒大礙。

練舞的人最容易受傷,不只是他,其他成員的腿上也或多或少有幾道傷痕,有時候對於舞者而言反而是一種榮耀的肯定。

——這個道理我懂,但是身為女朋友,我還是小小的在心裡糾結了一下。

「妳知道這次的演唱會場地在哪嗎?是奧林匹克體育館啊,肯定會有很多人的。」他雙眼明亮的說,滿臉期待,能夠登上大舞台是每一個表演者的夢想,對我而言當然也是。

「那就提早祝賀你了。」我微笑著接過他喝掉半罐的水,朴智旻正在以光速一步一步實現他的願望,除了表達祝福以及讚美以外,我也以同樣的目標為自己期許著。

「對了,玧其歐巴不是做過約定的嗎?要在體育館上面哭。」忽然想到這件事,在公司內部被我們拿來茶餘飯後聊過無數次的話題,終於要成真了嗎?

閔玧其原本靜靜地待在一旁發呆,聽見我的話立刻轉過來沒什麼表情的看著我。

「我可沒保證哭得出來。」他不慌不亂的說,隨即換來朴智旻一陣可愛的笑聲。

「哥到時候一定會哭的,絕對!」

「來開賭盤!」金泰亨忽然舉起手上的水瓶大喊了一聲,接著就是其他成員零零落落的應答,然後像是有共同想法般每個人都壓了他會哭,閔玧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我則是捧著肚子大笑了出來。

「如果我沒哭怎麼辦?」他睨了圍在旁邊的忙內line一眼。

「那我就讓你對我說半語一整天吧。」金碩珍忽然加入我們的話題,此話一說完更加點燃了這場“戰爭”,所有人都興致勃勃的期待著。

 

休息完之後他們還要繼續練舞,我扭了一下因為坐太久而酸痛的脖子,晚點還有工作要忙,不想干擾到他們恢復認真的心情於是我毫不作聲地離開了練舞室。

搭電梯到錄音室的樓層,可以的話我想把整首歌都在今天完成,可是閔玧其寫的這首曲子太過難以理解,該怎麼形容呢⋯⋯那是一種壓抑到心裡的酸楚,我似乎還無法完全掌控好情緒,所以每次都錄到一半就結束了。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我安靜地聽著全罩式耳機裡傳出的旋律,一邊想像。

 

大概深夜兩點多的時候朴智旻出現在錄音室門口,他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衣服,看起來像是洗過澡了,我揉揉發酸的雙眼,起身迎接他。

「新歌錄製進行的怎麼樣?還順利嗎?」他走到我背後替我按摩肩膀,坐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我的肩頭就像石頭一樣僵硬,在他熟稔的力度之下我發出滿足的嘆息。

「普普通通,我還抓不到精準的感情,你可以多跟我說說他的故事嗎?他不跟我說呢。」其實有好幾次我都試圖從閔玧其口中套話,但他就像誓死都不想再提及這件事似的,只是淡淡的跟我說“重複練習”就打發了。

不過朴智旻跟閔玧其的關係一向很好,所以或許可以從他這裡得知更多也不一定?我抱著不試白不試的心態稍微問了一下。

朴智旻揚起頭想了一下,靠在門板上,拉住我的手溫柔地摩挲著。

「嗯⋯⋯努那她呢,是一個很溫柔的人,有時候還有點傻。」

原來閔玧其喜歡溫柔又傻的女人啊,我點點頭。

「然後呢?」

朴智旻低頭,黑色閃爍的眼睛注視著我們相握的手,他把玩著我的手指,沈吟不語了好幾秒鐘。

「其實我也不知道更多了,畢竟都是兩年多前的事情。」他無辜的笑了一笑,我無奈的癟起嘴,好吧!既然連朴智旻都不曉得,那麼我是該繼續去找尋靈感了。

「啊,小沐努那帶來的零食都很好吃,韓國買不到的,柾國超級喜歡。」朴智旻拿出手機,我側頭瞥了一眼,似乎是他跟那個小沐姐姐曾經的訊息欄,看時間也是很久之前了。

「她畢業以後就回台灣了,之後我們就沒再聯絡。」似乎把對話滑到最底,朴智旻露出了回憶的表情,他關上手機正想說些什麼,手機震動了一下發出亮光,朴智旻分心的看了一眼,接著就像被定格般動也不動。

「怎麼了?」第一個浮現我腦海的想法是——是Joy嗎?還是哪個朴智旻曾經追過的女孩呢?

朴智旻凝視著螢幕許久才收起來,再次抬頭望向我時,彎月般的眼中有著一絲懷念,以及帶著玩味的淺淺笑意。

 

「記得我們打賭玧其哥會在演唱會上哭的對吧?」

「嗯。」

「他一定會哭的。」朴智旻的語氣比以往都還要篤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