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070  

 

好像很多人都被前面分手稍稍虐到了(?)那麼接下來會更虐的前方高能啊要注意(被打

作者任性只是作者不說(・ิω・ิ)之後會甜啦保證過的所以先忍忍吧(溜走)

 

 

隨著入冬,窗外的街景也變得有所不同,比起親身踏在路上走,我更多的時間是待在車上用眼睛凝視,我看著戴毛帽的男孩和女孩並肩走在路上,倆人不經意對視的時候露出害羞的微笑。我淺淺笑了一下。這段畫面牽起我腦中深處某部分鮮明的記憶,曾經有個擁有蓬鬆頭髮的男孩將外套披在我肩上,站在落雪的月台用可愛的笑容跟我揮手說再見。

 

為什麼好像最久以前的事情,反而越銘記於心?

 

「天氣變冷了啊,這讓我想到之前借妳外套的時候。」南優鉉坐在跟我同一排的另一側,聽見他的聲音,我慢半拍的回過頭,想起那件曾被我疊在衣櫃裡的牛仔外套。

「我可是洗得很乾淨才還給你的。」我笑著說。

「一年了吧?」他把臉轉向我這側,他後頭的陽光透過玻璃照了進來,我微微瞇起眼睛,思索著這年以來發生過多少事,又有多少停留在我印象中。

「我是指我們第一次合作之後,已經過一年了。」見我沒回答,他自顧自己把話給接下去,南優鉉就是這樣悠然的一個人,好像永遠都不會發生令他尷尬的事。

啊,原來已經一年了嗎?

用年來計算的話,我腦中第一個跳出的是跟朴智旻分手滿一年了。

我靠著車窗,車子的晃動讓我有些暈眩,在昏昏欲睡之際,身側又傳來屬於南優鉉特殊聲線的聲音。

 

「還沒忘記嗎?」

 

他的字句彷彿一顆一顆玻璃散落在另一面玻璃上,發出刺耳響亮的聲響。

應該忘記的是朴智旻,但我好像選錯了回憶忘記,比起他,更像是遺忘了分手的理由。

出於倔強的不想接受他單方面想保護我的心意,我所能說出口的只有「不了解彼此」這樣的話語,卻沒想過話衝出口的後果,後悔如同一根針輕輕札在心口,密密實實的,卻也說不出任何挽回道歉的話。

我輕輕搖了搖頭,不確定南優鉉有沒有注意到,或許他只是無心的問了。

「忘了他吧。」他忽然離我好近,我愣然的望著南優鉉的臉,與平常玩世不恭又看透一切的眼神不一樣,他的眼裡寫滿了認真。

「他已經不是妳喜歡過的那個他了,人都是會變的。」南優鉉的視線若有似無的跳躍在手機上,我明白他亦有所指,指的亦是網路上瘋傳的朴智旻跟Joy最新約會照。

“不曾認真地瞭解過一個人,又怎麼能斷定他是什麼樣的人呢”本來想中氣十足的用這句話瀟灑的帶過,但我卻酸澀的別過臉,組織好的語句全都被打亂了。

 

我不曾瞭解過他嗎?

那個我愛過的朴智旻,不是真實的存在過嗎?

 

「韓初。」南優鉉放低了嗓音,縈繞在我耳邊,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眼中的熱度,是我的錯覺嗎?

「有沒有考慮過我?前輩也不差的啊。」他這樣的笑容不知道融化了多少女孩的心,月亮般彎彎的笑眼,明亮而深邃。

我無語地看著他,頓時分不出他這句半開玩笑的話到底是不是出自真心,南優鉉突然勾起嘴角,大手放在我頭上胡亂揉了一通。

「我不會逼妳。」

 

他尾音才剛落下,我聽見一聲急促的煞車,銳利得差點刺破耳膜,我瞪大了眼睛猛然往前方看去,對向一輛失速打滑的貨車正往我們的方向橫衝而來,我瞬間屏住了呼吸,腦中一片死白。

然後是如同煙火般劇烈的爆響以及撞擊,把我本來就不甚清楚的意識給拋到天空之外,接著就像猝死的鳥兒迅速墜落地面般的,墜落到無盡的黑暗中。

 

 

/

朴智旻脫下身上的外套,看著鏡中自己穿著背心的瘦削身材,又瘦了嗎?難怪阿米們會一天到晚要他吃東西。

「我看你再不吃胖點,阿米都要打電話叫救護車了。」鄭號錫懶洋洋地伸了個腰,順手在朴智旻毫無贅肉的結實腹部上掐了一把。

「不是很性感嗎?」朴智旻不介意的笑了,拍開哥哥那隻放肆的手,往另一張單人沙發坐去。

他的確沒有刻意追求減肥,損友金泰亨多次開玩笑的說心情會影響生理,但他沒有心情不好啊,朴智旻為此納悶過一陣子,但這樣的身材是他曾經要費力克制食慾才能得到的,現在這樣其實也不錯。

「智旻哥,你有看見經紀人哥嗎?」擁有圓圓兔子眼的田柾國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跑到朴智旻面前晃了晃經紀人正在響鈴的手機,朴智旻摸了摸田柾國的頭髮,臉上的表情柔和了許多:「別跑來跑去會受傷的,我沒看到。」

「哎一古,我們智旻變男人了啊,難怪喜歡你的女人總是那麼多,真羨慕~」鄭號錫最擅長的就是補刀跟風涼話,看到他假裝帶著醋意的受傷表情,朴智旻不置可否的聳肩,田柾國貌似被不停響著的手機給弄得有點火了,便又跑了出去。

「快二十歲的人了總不能還毛毛躁躁的啊。」朴智旻喃喃低語,再度拍開鄭號錫不懷好意想掐他屁股的手。

「別說柾國了,你也好不到哪去。」鄭號錫突然收起不正經的臉,嚴肅地掃了一眼:「你看看你的眼睛都紅成什麼樣了,昨晚又沒睡好?」

朴智旻被這句話弄得有點懵,他瞧著鏡子裡的自己,眼睛⋯⋯的確有點不對勁。

他斷斷續續的失眠已經快要有一年的時間了,加上平常不規律的工作,朴智旻知道阿米們都在擔心他的身體,但他也束手無策。

「過敏吧,天氣變化。」他揉了揉眼睛,草率帶過這個話題。

「那Joy呢?你不能只在同時回歸期才去找人家啊,不是在交往的嘛?飯們好不容易都接受了,你要好好珍惜。」

聽見這個名字,朴智旻的動作滯了一下,腦中浮現那張俏麗的面容。當初要不是上層死活硬要把Joy對他告白的照片給公布⋯⋯他們也不需要做戲做到今天,但他倆都很清楚知道這段感情不是真的,至少他從來沒給過她希望。

 

因為朴智旻很了解,在抱有期待之後深深跌落深淵是多麼的絕望。

 

「知道了,我會找個時間約她的。」

朴智旻見鄭號錫又想開口碎念,眼尖的一把抓了遙控器把電視轉開,躍入眼前的是臨時新聞播報,朴智旻為了閃躲鄭號錫尖銳的目光,選擇把注意力都轉移到電視上。

『為您插播一則最新消息,半小時前在尚華路上發生一起嚴重車禍事故,貨車司機疑似酒醉駕駛撞上對向的廂型車,據最新發現,車上坐著的是當紅男女偶像組合南優鉉以及金韓初⋯⋯』

 

放在手上當筆在轉的遙控器在失神之際摔到地上,朴智旻怔在一旁,明明主播說的是他從小熟悉到大的韓語,卻在突然之間變得像外星語一樣。

門被衝撞開,經紀人手裡握著手機,面色蒼白而語氣凝重。

「對,我剛才看到了⋯⋯確定是韓初嗎?」

朴智旻慢慢看向經紀人,死死地盯著他臉上變化的表情,四周突然之間變得混亂不堪,鄭號錫從椅子上跳起來跑到電視機前,田柾國跟金泰亨跟在經紀人身後跑了進來,他聽見有化妝師姊姊啜泣的聲音,還似乎在人群裡看見其他哥哥們彼此相看而慌張懼怕的臉色。

「好⋯⋯我知道了,孩子們也正在看新聞⋯⋯」

「哪家醫院?」朴智旻聽見自己的聲音劃過各種嘈雜聲,太吵了,他聽不見重點,朴智旻狠狠的蹙著好看的眉,重新問了一次:「在哪家醫院?」

經紀人看著突然逼近的朴智旻,模樣局促不安說不出個所以然,朴智旻奪下他手中通話中的電話,他半秒都沒辦法再等,幾乎是用吼的問:「你他媽說哪家醫院!?」

 

他不能理解,那個當初拋棄了自己說要分手的女人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朴智旻覺得自己如果不是殘了就是蠢了,他怎麼會還有這麼害怕的一天?他分明已經在失去她的瞬間死過一遍了,可為什麼這種深層的恐懼要比死了還要更難受?

 

 

/

好安靜。

 

我能聽到我的呼吸聲,還有感覺自己的胸口正在起伏。

本來糊裡糊塗的想著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一陣劇烈的疼痛讓我倒抽一口氣,我痛得想尖叫卻發不出絲毫聲音,游絲般的呼吸掀起浪濤般的恐懼,我還在黑暗中墜落,我想睜開眼睛卻辦不到,我沒辦法移動身體⋯⋯

 

誰能救救我?

 

我好怕,我不是怕死了,我怕的是要一輩子被困在冰冷的黑暗中。

清楚地體會到血液在四肢百骸流動然後逐漸緩慢的凝結,我是不是變成植物人了?我會死嗎?

我的臉⋯⋯好像有什麼東西貼上我的臉,好溫暖,原來我這麼冷⋯⋯

 

——金韓初、金韓初⋯⋯

——妳會沒事的,妳怎麼可以出事?

 

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是我無比熟悉的呼喚,可是我卻想不起來是誰的聲音。

不要走,不可以走,我不要一個人孤單地待在這裡,拜託救我出去⋯⋯

我有好多事情還沒有去完成,我想起來了,我還要跳舞,還要唱歌,還要為了那些粉絲站在舞台上。

南優鉉沒事吧?有誰受傷嗎?

 

還有,朴智旻⋯⋯

我好想好想朴智旻⋯⋯

 

 

/

他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只能像兩天前那樣坐著重複的動作,握著她的手,幫她暖暖她冰涼的臉頰。

朴智旻把她小小的手緊緊握在手中,他控制不住地顫抖,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恐懼,可是他不能害怕,因為韓初一定更怕——要不然她怎麼會流淚?

「不要怕。」朴智旻用指腹拭去金韓初蒼白的臉頰上墜落的淚,他不確定她能否聽得見,但他無數次的在她耳邊安撫著要她不要怕,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

「妳醒來,然後對我收回分手那句話,我就不怪妳。」朴智旻輕吻著金韓初纖細的指節,嚐到一點鹹味,那是他自己的眼淚,朴智旻趕緊把眼淚抹掉,他憑什麼哭?

「不對,只要妳醒來我就不怪妳了⋯⋯」

「要不然,只要妳醒來,就算要分手一輩子也沒關係⋯⋯」

朴智旻再也無法按捺聲音裡快要突破而出的絕望,雙手握著她一動也不動的手,無力地將額頭抵在手上,朴智旻用力擤了鼻子,通紅的雙眼彷彿快要滴出血來。

 

這三天裡有無數的人在這個病房進出,有時候他不得不暫時被迫離開韓初,但他總選在離她最近的地方等待著,朴智旻想要在韓初睜開眼的第一眼就看到他。

然後他會道歉,不管當初他做了什麼讓她提出分手,就算都是他錯吧也沒關係,他會好好的道歉,然後狠狠的用力地抱住她。

 

一個星期後,金韓初醒了。

但是朴智旻收到了一個噩耗,醫生用凝重的語氣對他還有韓初的經紀人娜英姐說,以韓初的狀態不可以再跳舞了,有可能終其一生都沒辦法再跳,那種程度的不可以。

 

 

 

 

 

 

創作者介紹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부산의 바다
  • 歐莫~~~~
    不要提起雞米很瘦這件事……ㅠㅅㅠ
    快快和好吧~~~~
    還在想說幹嘛要虐我
    反正你結局不要虐我都可以原諒你~~~
  • 他真的太瘦了啦嗚嗚嗚嗚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1 回覆

  • 悄悄話
  • 路過的阿米
  • 歐莫!
    突然來的虐文ㅠㅠㅠㅠ
    會苦盡甘來 對吧?
  • 對的(摸頭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2 回覆

  • 99Line香港女生
  • 從痞讀趣APP留言

    哭呆了ㅠㅠ.. 他們一定要和好!!!!
  • 和好了別哭(摸頭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3 回覆

  • R
  • 車禍不能跳舞好虐啊⋯
    其實仔細想想智旻也沒有犯了什麼大錯竟然分手了一年⋯(抱歉我入戲太深哈哈)
    今天依然上班中偷看了,謝謝你努力寫好文造福我們~真的很愛你的BG文~
  • 女主的個性太硬了 因為拉不下臉來道歉
    明明相愛著卻還是分開
    我怎麼覺得我就是這樣的人阿哈哈哈(被打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3 回覆

  • 柾泰像趴雞米告白
  • 不QQQQQQQQQQQQQQQQQQQ
    不要虐阿阿阿阿阿阿阿QQQ
    白茄好壞QuQ
    可是好喜歡 (GAN
    等你下篇<3
  • 這麼多Q讓我如何是好(慌張
    不會虐了啦啊啊啊啊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2 回覆

  • I.Minhyuk赫
  • 要中期考了
    壓力很大
    但是看版主的文章
    心情總會變好
  • 難得你回這麼多XDDD(喂沒禮貌
    別緊張啊平常心面對~~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1 回覆

  • YJ
  • 好虐啊ㅠㅠ
    可是我看的很過癮xD
    依然期待下一篇唷♡
  • 暫時要再等一下哦嘿嘿
    要搶票了我太緊張無法寫文啊啊啊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1 回覆

  • Do
  • 心好痛 痛到快死了
    對一個熱愛表演的人來說
    剝奪這樣的權利會有多痛
    近乎宣告死刑
    我真的真的覺得好難過
    好像是自己痛的那樣
    好難過:(
  • 啊 乖乖不痛不痛(摸
    後面不會再沈重了 畢竟這篇文章已經跟你們約定不虐太多的
    主要還是虐在感情的部分囉(笑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1:00 回覆

  • Donna
  • 我相信現在虐是為了走更甜的路T_T
    是說優鉉的狀況還好嗎(整個放錯重點哈哈哈哈XD
  • 優鉉只有輕傷(點頭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0:59 回覆

  • 阿阿米
  • 哦耶 ~~能在期中考前看到文章真開心 ^^
    虐阿 :((( 但一定會和好在一起的...
    好期待下一篇
  • 之前忘記回了哈哈哈(被打
    和好了沒錯畢竟是甜文嘛 總不能一直虐呀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0:59 回覆

  • 田泰
  • 以前都覺得車禍是爛梗啊~
    不過如今怎麼會這麼得合理呢~~
    最近開始看姊姊你的文章~
    真的是太~~有才了~~
    (讓我感覺姊姊你好像真的認是jimin一樣)
    很謝謝你喔~~
    (而且這次更新了超多文的~~)
  • 是因為韓國藝人們出車禍的事情時有所聞
    所以才會覺得合理嗎?(雖然希望不要再發生這種意外了啊)
    嘿嘿竟然會覺得我認識智旻XD
    好開心喔哈哈哈哈~~~(迷妹狀態

    白茄公主 於 2016/05/15 00:58 回覆

  • 田泰
  • 如果姊姊有朝一日真的認試他的話,請一定要分享給我們啊~~
    不過韓國真的常常有這種消息呢~~
    我也希望每個偶像都能平平安安的~~
  • 智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