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961  

 

 

結束今天的練習以後,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揉著酸痛的手腕我一面回想早些時候娜英姐傳給我的行程,已經確認之後會再跟南優鉉進行打歌為期一個星期的新歌合作,但在那之前我還有自己的歌得錄製,又日漸忙碌的行程讓我無閒暇分心去想其他的事。

 

過少的睡眠讓我走起路感覺像飄浮在空中,進到電梯裡我下意識的將手指移到某個樓層,在按下去的剎那才發現這並不是我應該去的地方。

鬼迷心竅的,我將錯就錯的到了防彈少年團練舞室的樓層。

整條不長的走廊都是暗的,除了練舞室還開著燈放著音樂,我坐在地上後腦靠著門板,十足有律動感的舞曲透過隔音不怎麼樣的門傳了出來,依稀還聽見鞋底擦過地板發出的摩擦聲。

再過一陣子就要回歸了吧?看他們每天練到很晚的樣子。我用手指倒數他們距離新歌預告釋出的天數,室內一直不停出現的鞋底摩擦聲消失了,我把耳朵貼在門上,想知道發生了什麼變化。

我聽到一句低低的髒話,是朴智旻很常掛在嘴上的那聲阿西,他的嗓音太好辨認了,以至於當我發現整個練舞室只有他一個時有些錯愕。

 

朴智旻是練習狂——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從其他工作人員那裡聽說防彈這次的舞困難度很高。

我還記得朴智旻在每次新歌回歸前都會花大量的時間把自己關起來練舞,看著他練到廢寢忘食,我為了想緩解他的不安還會跟他開玩笑。

「朴智旻舞跳得不好,是現在最流行的笑話嗎?」

其實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但朴智旻卻笑了。

「我好像特別容易被妳安慰到呢。」他會抱著我,有時候會睡著,有時候會陪我聊天。

 

怎麼回憶都感覺像是褪色的泛黃照片。

我們分手滿一個月了,現在的朴智旻與我,就像兩條平行線。

 

當時我是怎麼說的?

『我忽然發現自己好像根本就不了解你。』是這樣的嗎?

提出分手以後我才發覺試圖回想為什麼要分手的原因還更難,某部分的我似乎抗拒著去思考這個問題,朴智旻說我不了解演藝圈的黑暗面,他想一直都像這樣保護我。

我在他眼中原來是那麼脆弱的人嗎?

我被掩飾成粉絲的人用冷水潑過,被前輩女團成員刁難過,在受讚賞的同時也承受著無數的謾罵,這些都是我在出道時就願意去承擔的,也準備過的。

 

他想保護我,我又何嘗不想保護他?

 

把話說開的那個晚上我忽然感覺朴智旻還是朴智旻,卻又不完全是那個我認識的他。

當年在同學會上遇見的時候,他那雙純真無瑕的眼睛、看起來可以掐出水的圓臉蛋,對比現在多了些世故的他,變了嗎?

 

我靠在門上,聽見裡面的音樂停掉又被重新播放。

 

/

「所以妳跟朴智旻分手了?」南優鉉坐在我對面啃食碗裡的豆腐鍋,我則是停住夾食物的姿勢,有點無奈,難道這又是他所說的「演藝圈的小八卦總是傳的特別快」嗎?

「別誤會,不是所有人都很介意你們分手的事,是我的消息比較靈通。」他又跟老闆娘點了一碗一樣的泡菜豆腐鍋,他的食量著實讓我大開眼界。

「我還得到了一手超級難得的卦,想不想聽?」

他瞇起眼睛的樣子跟狐狸有幾分相似,女人嘛,生性總是對於這些花邊有著無法抗拒的好奇心,所以我點頭。

「據說iKON的具俊會正在追妳。」他一臉看戲的表情。

「⋯⋯」

這件事情在圈子裡好像已經是人人皆知,之前還能用我有男朋友來塘塞他,現在卻不同了。

「他還小,鬧著玩的。」我翻著碗中的菜,頓時之間食慾全無。

這句話說出來連我都不信,具俊會對我明暗的各種示好,已經到了雙方公司都知道的程度,上層要我自己做決定,說是不要爆出來就好,但我心裡一直惦記著南優鉉曾經告誡過的,要是爆出來的後果我承受不住怎麼辦?更何況,我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上頭。

「演藝圈啊⋯⋯」南優鉉用一種先知的語氣緩緩說,「就是真真假假而已,誰是真心而誰不是,很難確認呢。」

「⋯⋯講的好像我們會交往一樣。」我壓下翻白眼的衝動,現在除了工作以外我沒有時間去多想其他事。

「妳變了啊。」南優鉉笑了笑。

 

我變了嗎?什麼時候?是變得更能夠雲淡風輕的看待感情,還是變得更虛偽了?

 

/

南優鉉說我變了,而朴智旻也變了。

 

和他傳出曖昧緋聞的女偶像多到我已經快要記不得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可能就像南優鉉說的,演藝圈虛虛實實,怎麼判定誰的真心值錢?

我窩在娜英姐車上的後座,手機正放著防彈少年團最近的舞台回歸。

阿米們說朴智旻現在的眼神有股說不清的誘惑力,那是之前的他所沒有的,比秀身材撩妹還要更讓人無法抗拒的,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痞氣。

以前的他下了舞台之後就會恢復羞澀的本性,在鏡頭前偶爾還會害羞得傻笑,但現在他身邊已經多了許多精彩的花邊故事,從高冷的前輩到可愛的後輩,他就像現在才開啟叛逆期的少年一樣,盡情所能的招惹。

 

「智旻那孩子最近是怎麼了?」突然前座傳來娜英姐不解的問話,我立刻拔下耳機抬起眼睛望向她:「發生什麼事了嗎?」

「倒也不是,據說他最近又圈了很多粉絲,這點公司有發現到。」娜英姐一手轉著方向盤一手把廣播的音樂調小了一點:「但是他在後台⋯⋯」

我瞬間就明白她指的是什麼了。

我躺回軟綿綿的後座,一邊的耳機塞回去,把看完的影片再重新播了一次。

「泰亨可樂著呢,有人可以陪他到處去玩了。」我笑著說,聲音裡卻沒有笑意,噁心的皮笑肉不笑。

金泰亨本來就是那種喜愛交朋友的交際花,可是朴智旻的情況跟他不太一樣,他是以感情做為交換條件在玩,什麼時候朴智旻竟然也被冠上玩咖的稱號了?

「我不擔心其他人,就是擔心他自己把持不住界線。」娜英姐皺著眉,她雖然只是我的經紀人,但是對於防彈少年團這個全公司最重視的團體,還是有一定的關心。

她說的對,閔玧其他們都已經是有自制能力的人,田柾國則不是那種玩性強烈的孩子。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那他跟Joy還好吧?」娜英姐難得的八卦,但是對於她隨口的問題,我還是愣了好幾秒。

我才意識到朴智旻跟Joy現在正在交往的事。

「還能不好嗎?他們很配。」我小聲的說,也不知道在對誰說話。

娜英姐點點頭沒再吭聲,車子緩緩駛進bighit的地下停車場,手機頓時沒了訊號,螢幕上的朴智旻也就這樣消失了。

 

/

平常我在公司幾乎不會見到防彈的成員,一方面是我們的活動區塊不同,一方面是我跟朴智旻彼此都有意無意的閃避著對方。

 

但是我忘了意外總是來得讓人措手不及。

 

我經過方PD的辦公室時,正巧朴智旻從裡面走出來,他的臉色很淡定,在視線與我交錯的瞬間有些愕然。

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他打招呼,於是像個白癡一樣站在一旁。

「怎麼來了?」最後是他先開口打破沈默,他的語氣也是淡淡的,但是從在這裡遇見他的情況看來,我能揣測到大概和他最近脫序的行為有關。

朴智旻身上多了種我不習慣的氣質,他原本總是溫柔的眼神也增添了些幽暗的未知。

「有合作曲要討論。」

「跟南優鉉?」他勾起嘴角,露出一個不以為然的表情。

我嗯了一聲,打算就此結束與他的對話,雖然好像只是若無其事的對話,卻在我心裡的湖投下一顆震撼彈,我只感覺到,再繼續跟朴智旻講下去,會有危險。

「祝你們有好成績。」似乎也懷有跟我一樣想快點結束對話的想法,朴智旻說完這句話後就走了。

我閉上眼睛深呼吸,把積淤在體內的各種複雜情緒給呼了出來。

金韓初,打起精神吧,接下來還有很多工作等著妳呢。

 

/

網路上鋪天蓋地的都是在討論她跟朴智旻的新聞,粉絲們都給予祝福,但是Joy卻沒有實感,她每一次想起這件事,就覺得可笑。

跟朴智旻交往又怎麼樣?面對那些或羨慕或嫉妒的眼神,她備感無奈卻又無可奈何,朴智旻就像隻不厭膩的花蝴蝶一樣流連在女偶像之間,雖然公開了他們才是一對,但男方本人卻好像一點都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反正,這也是只有圈內才知道的,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為什麼在發呆?」一個極具魅力的輕軟嗓音,卻帶著令人不得不防備的危險性,朴智旻的腦袋出現在門口,他倚著門盯著Joy看。

同期回歸,也許是她最能夠見到朴智旻的時候了吧,也只有不得不見面的話⋯⋯他才會主動過來找她。

「想你啊。」Joy甜甜的一笑,朴智旻揚起眉,依然站在門口。

「又受傷了?」她瞥見他手上有一道不深卻明顯的傷口,肯定又是練舞練到不顧一切了吧,Joy走上前想查看,卻被朴智旻看似不經意的避過了。

「小事。」

他總是這樣,不觸碰她,也不讓她碰他。

Joy忽然覺得內心的挫敗就像快要潰堤的洪水,淹沒她一直以來的堅持。

「朴智旻。」她第一次喊了他的全名,朴智旻眨了眨那雙漂亮的眼睛,Joy靠上前去,距離朴智旻只剩下不到十公分的距離:「吻我。」

周圍的喧囂一下子靜謐了,她內心鼓譟著,瘋狂的期待著。

朴智旻身上有一點汗水的味道卻不難聞,還夾雜著一些舒服的氣息——她從來不知道屬於朴智旻的味道是什麼樣子,因為她很少很少這麼靠近他。

明明,他是她的啊。

Joy眼中的淚水承受不住重量而滾落臉頰,精緻白皙的臉上透著哀傷的表情。

「妳要上台,別毀了妝容。」朴智旻無聲無息的後退了一步,從她身邊輕易的抽離,她好不容易得到的這段感情,卻仍舊得不到他的心。

 

當初吸引她的那個朴智旻,在舞台上魅惑的舞姿以及笑起來讓人心醉的眼睛,依然是那個什麼都不用做就搔人心扉的他,但他眼中已經少了曾經對誰都有的真誠,多了雲淡風輕的笑意,笑得讓她心動,也讓她心痛。

 

朴智旻,對她從來都不是真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茄公主 的頭像
白茄公主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