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302  

 

 

跟南優鉉的合作曲得到的迴響不錯,因為只是限定組合所以原本預計只會推出一首歌,不過因為粉絲們喜歡,所以公司目前似乎正在洽談之後合作的可能性。

「娜英姐妳想不想放個假?我們去泡溫泉好不好?」我把手放在娜英姐眼前攤開的行程表上,試圖把她的注意力從滿滿的表格跟日期裡拖出來。

「不行,妳兩個小時後還有CF要拍,這可是妳出道以來的第一個CF,要好好表現。」她不客氣的把我的手拍掉。

「PD明明說過這個廣告可以不用接的⋯⋯」我小聲嘀咕卻換來耳尖的經紀人姊姊一個翻到快看不見的白眼:「我也是看在對象是iKON才替你接下來的,我知道妳比較怕生,不過對象既然是認識的人應該會好一些。」

聽到這句話,我原本還在運轉著的大腦瞬間像被卡住一樣停滯,不會吧?

「姊姊妳不知道最近因為具俊會的事情我在網路上被罵翻天了嗎?」我垂頭喪氣搥了娜英姐一下,身為公眾人物,我平常有上網看評論的習慣,這次在節目上被具俊會「公然示愛」的片段,想當然為了爆點不可能被節目組剪掉的,於是我也在播出之後看到不少負面評語。

「那種東西過陣子就會消失了,其他的問題公關組會處理,妳不要擔心。」娜英姐難得的露出了溫柔的表情,她一副要我儘管放心的樣子⋯⋯還真是讓人無法真正放心呢。

 

公事公辦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為了這個初CF,我跟娜英姐在髮廊折騰了不少時間,等到壓線趕到拍攝場地的時候,iKON全員已經換上廣告商提供的服飾站在一旁聊天等待。

我們代言的是高校生的制服,合身的俐落襯衫穿在iKON身上完全無違和,也凸顯出他們年輕洋溢的青春氣息。

「I-Me可以再靠過去一點哦,距離太遠看起來很生疏。」導演提醒著,我說了聲抱歉,雖然拍廣告看起來很容易,但是笑久了感覺嘴角都不是自己的了⋯⋯

好不容易結束拍攝,我們站在原地跟工作人員相互敬禮互道辛苦,不知不覺也已經是傍晚時分。

「努那。」具俊會站在我面前微笑,「今天有空嗎?」

「我不太清楚。」我往娜英姐的方向看去希望她能夠救我,沒想到她只是淡定的看了一下手錶,搖了搖頭。

⋯⋯妳好歹也是我的經紀人啊姊姊!怎麼可以見死不救!

「那太好了,我們團今天結束行程之後想去NB,妳也一起來吧。」具俊會看到了娜英姐如此明顯的回答,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雀躍,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拒絕,只好傻愣著。

NB club,我當然知道是YG楊社長開的夜店,說是弘大最知名的高級夜店也不誇張,雖然耳聞已久,但我從來沒有去過。

「不只我們會去,公司裡幾個模特兒可能也會一起來哦,就當作交朋友。」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手若有似無的在我的肩上多停留了兩秒,我輕輕地避開,既然不是單獨跟他,應該是沒什麼關係。

 

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房間裡踱步,習慣生活於釜山的非市中心地區,我對於首爾的繁華夜生活一點概念也沒有,練習生時期更是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雖然去夜店放鬆一下在這個圈子裡不是什麼稀奇事,但不知怎麼地心裡有些疙瘩。

是不是應該先跟智旻報備一下?我滑開手機,連續播了好幾通電話都顯示通話中,眼看時間快到了,我匆匆整理了一下就出門赴約。

搭車到了NB外頭,我在外面徘徊了一陣子,隨著入夜,進出的男女身著也越來越不一樣,有些是性感有些則是清純,我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白色襯衫加上單寧外套,怎麼看都覺得格格不入。

「都到了就進去吧,就算是藝人也享有娛樂的權利。」就在我猶豫的同時,一位穿著乾淨套裝的年輕男生對我說,這邊的人早已習慣常見偶像藝人,所以他的眼裡一點訝異都沒有。

我對他點點頭,跟著他一起走進去。

夜店裡的氣息很濃,夾雜著酒味和香水味交織的複雜氣息撲鼻而來,而酒味還分成了各種調酒的氣味,香水也是含有誘惑性的強烈女香,以及引人注目的古龍男香,許多種氣味和在一起,與夜店出奇的相融。

NB不愧作為楊社長親手管理的高級俱樂部,一排排精緻的包廂隱密性十分高,就算知名人物呼朋引伴來玩樂一下也很安全,也難怪會這麼受歡迎。

我在人群中見到了一個高挑的熟悉臉孔,是具俊會。

「妳穿這樣來?」他尾音揚起貌似有些驚訝,我尷尬地笑了笑,果然還是太奇怪了嗎?

「不過努那就算穿著休閒服一樣很漂亮,我帶你去我們的包廂吧。」他手上端著一杯冰藍色的調酒,我跟著他走到了最裡頭的特大包廂,沿路看到不少相貌好看的男男女女,他們的眼神就像獵物一樣銳利,每一個相互的對眼都是無聲的勾引,著實讓我大開眼界。

「妳是不是沒來過這樣的地方?」具俊會打開包廂門讓我先進去,看我一臉驚奇,他失笑。

「沒來過,但是跟想像的差不多。」我故作鎮定。

他挑挑眉,一臉完全明白卻又看在我的面子上不戳破的模樣。

他向我介紹幾個YG的模特兒,有些我有聽說過有些則沒有,但他們的共通點是言談舉止都非常自然,彷彿夜店生活早就是生活日常的一環,不像我畏縮的樣子看起來就是個鄉巴佬⋯⋯

金韓初,氣勢拿出來啊!鄉巴佬也是見過世面的!

 

其實一切都很正常,甚至比我想像中要有趣得多,演藝圈裡的人各自聊著工作和一些緋聞八卦,品嚐著專業的調酒,我剛結束跟某個YG女模的話題,算算時間也應該要回去了。

「喝喝看這個吧,這是NB的季節調酒,跟妳甜甜的氣質很合。」其中一個我不認得的年輕男生遞給我一杯透光橘色的酒杯,我發現許多人正帶著玩味的眼神盯著我瞧,似乎正在期待我會不會真的喝下去。

喝就喝!我只是第一次來夜店,又不是沒喝過酒!我賭氣似的喝了一小口,然後用要離開的藉口抽身出了包廂,我靠在隔音效果很好的門上按著額頭,這小杯酒還挺烈的⋯⋯才剛喝下去就有身體發熱的感覺了。

我拿出包裡的手機,原本預想會出現朴智旻的未接來電,但卻沒有。

他今天可能很忙吧,我只知道防彈少年團快要回歸的消息,他們是公司最器重的團體,謹慎些也是理所當然。

我想把手機塞回去卻有點吃力好不容易把他扔進包包裡,我往前走了一步,眼前的事物都在輕微晃動著,雖然沒有到天搖地動的程度,但也足以讓我感到不適。

「不好意思⋯⋯請問洗手間在哪個方向?」我拉住一個走過的服務生,他手上端著空盤子,替我指了個方向,我含糊的道謝之後往那邊走去,正好跟具俊會所在的包廂完全相反的位置,是另一邊最隱密的包廂,標有廁所指示的牌子就在那個包廂附近。

吞下的那口調酒在我肚子裡翻騰也同時讓我起了暈乎乎的感覺,我擰了擰眉心,經過那間包廂時傳來一陣女孩子的嘻笑聲,門是開著的,於是我隨意地往裡頭瞥了一眼。

這個包廂的大小和我原先待的差不多,幾個男女坐在沙發上喝酒談天,而在那之中我好像看見了有些眼熟的臉,是⋯⋯red velvet的Joy(因劇情關係所以不討論未成年能否上夜店的問題)而坐在一旁與她交談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今天一整天都與我失聯的朴智旻。

 

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全身透頂冰涼。

我站在外頭,而他們只望著對方低聲說話,沒有人注意到這裡站了一個人,Joy漂亮的臉上有淺淺的紅暈,而朴智旻臉上的表情我看不太清楚,我也越來越看不清楚,Joy伸手輕輕觸碰了一下他的臉頰。

「小姐您沒事吧?」不知何時經過我身邊的服務生低呼道,他的聲音在我耳邊炸響,只是一句平凡的問候卻像一把銳利的刀。

「沒事,不用扶我。」他的聲音太過突兀,可能會引來包廂裡面人們的注意,意識到這點時我冷靜地推開服務生的手,靠著牆壁往洗手間的方向走。

滿腦的混亂讓我無法認真思考,身體裡的調酒像膨脹般讓我更加不舒服,忽然間一陣耳鳴,我軟下身體就要往前倒,而在我快要摔落之時一隻有力的手拉住了我。

 

我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認出這個懷抱的溫度是屬於誰的。

 

「妳為什麼在這裡?誰帶妳來的?」朴智旻的嗓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浸潤了酒,變得比平時更加模糊,我轉過頭,不想看他的臉。

「韓初,妳的臉色——」

「不要碰我。」

我們之間瞬間被巨大的安靜給填滿,朴智旻彷彿被定格住,就連我都差點不敢相信這麼冷淡的聲音居然是出自我的嘴。

我甩開朴智旻的手,踉蹌的走進廁所,現在這樣的狀況我什麼都不想思考,我需要一些空間跟時間自我冷卻,不管事情究竟是怎麼樣,至少都要等我冷靜了再說。

我不想跟他做無謂的爭吵。

我把自己鎖進隔間裡,坐在馬桶上用雙手摀住臉。

然後手機就很不適時的響起來了,只是這次,仍然不是朴智旻。

「喂?」

「妳知道公司要讓我們之後再進行一次合作嗎?這次的風格應該會是——」南優鉉輕快的聲音讓我笑了出來。

「我好像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呢,前輩。」

「妳的聲音怎麼了?」

「喝了點酒,現在要休息了,我明天早上再打給你確認,抱歉。」我平淡地說完,把手機關機。

靜靜待了不知道多久我才走出來,站在洗手台前,鏡中的自己若無其事的把暈開的眼線給抹乾淨,把有些亂的頭髮重新梳理,滿臉的平靜。

走出廁所,我毫不意外看見朴智旻焦急地等我。

「在拍CF的時候具俊會約我來的,我跟他們喝了點酒,現在有點不舒服想要回家了。」我抬起頭直視朴智旻,不快不慢的說:「我打了好幾通電話但是你都沒接。」

朴智旻張開嘴貌似想說什麼,卻先蹙緊眉頭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他摸上我的臉,他的手好涼,不對,是我的臉太燙了。

「不是妳想的那樣,不管妳在想什麼,我會解釋的。」朴智旻抱住我,聲音輕輕地顫抖,「我先載妳回家好不好?」

我動也不動地待在他涼涼的懷裡,他身上有著刺鼻的香水味,是女生的氣味。

「我自己就可以回去。」我搖搖頭推開朴智旻。

「韓初⋯⋯」他輕聲喊著我的名字,但我的腦袋和身體早已被酒給弄得開始麻木,這個他每一次喊都讓我心悸的溫柔嗓音,此時就像被隔絕在另一個世界。

一個離我太過遙遠的世界。

我抽出了被他緊緊握住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

朴智旻慌了,當他看見金韓初離去的那抹身影,原先完全的鎮定跟沈穩就像玻璃一樣被名為恐懼的情緒給打破,就連Joy幾次叫喚都充耳未聞,他走出包廂在金韓初快要跌倒的時候抱住了她——她蒼白的面容讓朴智旻心口痛了一下。

不是這樣的,韓初,妳聽我說⋯⋯

不要碰我。

她的一句話就讓他失去了聲音,朴智旻捧著碎掉的心雙眼通紅的看她腳步不穩的消失在視線的盡頭。

 

Joy跟他告白的事情被D社給捕捉到了,照片,聲音檔,完全的證據。

當時公司對於還未廣為流傳的緋聞私下做了調查,發現粉絲似乎不反對他們這對「情侶」的產生,甚至還有越來越受歡迎的趨勢,於是上層做了個決定,他們打算讓這個烏龍成為一件炒作。

朴智旻覺得自己徹底地變成一顆棋子。

「不管他們怎麼說,我不會同意的。」他冷著臉說,這次的約也是因為想跟女方把話說清楚,他不想造成誤會。

「試試看也不行嗎?」Joy甜美的臉上有著超齡的成熟感,她喝了一口紅酒,「前輩,就算不當真也沒關係,就讓他們以為——」

「不可能。」朴智旻斬釘截鐵地打斷了Joy,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讓自己成為荒謬緋聞的主角,更何況⋯⋯他有韓初。

朴智旻本來就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韓初,她雖然看起來堅強,卻是一個比誰都容易受傷、敏感的人,她是他護在手中捨不得她受一點傷的人,他會自己處理這件事情,韓初不需要知道這些黑暗的一面。

 

他不希望她的單純變成一個雙面刃。

 

這個圈子的水污濁又骯髒,他也是慢慢的才懂得這些,也只有在韓初面前他才能完全的做回朴智旻,而有時候,面具是不得不保護自己的方式。

而其實,朴智旻也害怕被韓初發現他其實沒有她想像的那麼美好,這件事實。

他也有很多讓人無法接受的缺點,他不傻,卻很脆弱。

就連這一點誠實都無法對她坦白,直到如今依舊擔心著她會因為發現了這樣的一面而離開,朴智旻一直都是用整顆心去愛她,卻也終究不夠坦率。

 

朴智旻在金韓初家外頭待了整晚,他知道她會失眠,她的手機完全被鎖死,亦如她的心。

真的要放棄了嗎?

她願意聽,他就解釋,她願意出來見他一面,他就能在這裡陪上一整個夜晚。

但她始終沒有一絲要與他聯繫的意思,朴智旻覺得自己隨時都會崩潰。

後來是她先打給了他,朴智旻在電話這頭把自己的心都剖開來了,他後悔了,知道錯了,知道自己不應該隱瞞她,而金韓初只是安靜地聽完。

「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根本就不了解你。」她只說了這句。

一句話,宣判了他們愛情的死亡。

朴智旻就連拾起自己心的碎片都做不到,他像個失去靈魂的軀殼,原來失去一個人的痛是足以讓人在若無其事站在攝影機前的同時,覺得自己正漸漸地死去。

 

 

 

 

 

 

 

 

 

 

 

 

 

 

 

 

 

創作者介紹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太陽
  • OH MY GOOOOD!
    上一章明明很甜的啊ㅠㅠ
  • 故事本來就會有轉折的啊(摸摸頭

    白茄公主 於 2016/05/05 15:06 回覆

  • 부산의 바다
  •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
    一大早看到這個我心臟受不了……
    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的小雞……
    生氣!生氣!生氣!
    我要短暫的跟你絕交,哼!
    就跟我那天跟ㄆㄚ雞米短暫絕交一樣
    (嗚…我那天真心受到很大的刺激)
  • 我跟他絕交到現在還沒好
    朴智旻這壞傢伙QAQ

    白茄公主 於 2016/05/05 15:07 回覆

  • R
  • 希望他們可以趕快和好啊
  • 繼續看下去囉:)

    白茄公主 於 2016/05/05 15:07 回覆

  • Sherry
  • 不~BE的前奏又出來了啦~
    這樣害我看得一顆心上上下下的捏~
    而且上一篇HE感覺就在眼前了⊙ω⊙
    愛情宣告死亡就真的回不來了啦~
    (怎麼好像是我被甩Orz)
  • 有這麼容易就HE的嗎!!!(抓著你問(沒有啦

    白茄公主 於 2016/05/05 15: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