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四年後,首爾)

 

「恩希,記得我告訴過妳的吧?待會兒有一批孩子要來,準備一下啊。」

 

忙碌的聲音混合各種乳液的香味讓一切有些不真實,但這瞬間的恍惚很快地就被打破。

店長的高音從洗髮間傳到收銀台,羅恩希一邊核對帳本一邊回應,髮廊最近忙的可不只是一天兩天,她覺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不過就算再忙她都甘願。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好運,竟然第一份工作就找到了這麼好的——美髮師,尤其是在這全首爾數一數二知名的髮廊,有許多時下藝人明星都是這裡的常客,而她居然有幸成為美髮師之中的一員。

入行沒幾個月她就成為了這裏的首席,甚至於藝人們都會指定要她做造型,雖然沒有刻意去研究,她倒也在一次次的工作中不知不覺中知道演藝圈的大小事。

 

「不過防彈少年團到底是什麼團?」好不容易處理完手上厚厚的帳本,羅恩希眨眨酸澀的眼睛,隨口問旁邊的助理。

「妳不知道?」小助理睜圓了眼,一付不可置信的模樣:「妳自己在接觸這行的怎麼會不知道呢,他們從一出道就挺火的啊。」

「我很少聽韓樂的。」羅恩希朝助手做了一個鬼臉。

她翻了翻店長擺在桌上的冊子,裡頭附註了偶像的公司指定他們負責的造型,基本上只要按照上面的完成就好了。

 

冊子在店內幾位造型師手上傳閱著,正當羅恩希好不容易空閒下來、要開始發愣的時候,大門打開了。

 

「你好。」招呼伴隨著輕盈的腳步聲,幾名男孩魚貫走進了店裡,在他們身後則跟著一位表情嚴肅的經紀人。

羅恩希掃了一眼,他們幾乎都戴著口罩和帽子,看起來果然是知名偶像啊,雖然平時她也接觸不少藝人,但這群少年有些特殊的氣息讓她多注意了兩眼。

他們陸續坐定,羅恩希首先被兩個不停講話的人給吸引了視線,他們雖然素顏卻有著容光煥發的笑容,談論有趣話題然後笑個不停。

怎麼看怎麼像孩子呢,看著他們打鬧的天模樣,羅恩希也露出了笑容。

「孩子們安靜點,讓哥睡覺吧!」一個擁有一雙漂亮大眼睛的團員語氣無奈地低聲抱怨著,從進門就不停交談的兩個男孩對看一眼,像是沒聽到這句話一般繼續他們的話題。

 

看來是一群很難管教的弟弟呢。

 

「染髮的時候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的。」羅恩希對那名大眼睛男生說,拿著冊子對照著指定的造型。

「謝謝妳。」他很有禮貌的點頭,但還是用無奈的目光掃了那兩個人。

SUGA哥幹嘛還不把墨鏡摘下來?這裡不會有粉絲的,別在意素顏啊。」

羅恩希一邊拿起梳子,無意間聽到旁邊的一聲調侃,忍不住循聲望去想知道那個不摘墨鏡的是何方神聖,畢竟都進到私人髮廊還這麼注重形象的藝人,反正她是見的不多。

「那是因為哥的針眼還沒好吧?」

「……呀金泰亨!」

「我開玩笑的~」

真是精力旺盛啊,果然是弟弟團嗎?羅恩希梳理著大眼睛男孩的頭髮,他已經在一片吵雜聲中獨自睡著了。

剛剛她不經意聽到了防彈少年團的經紀人在講電話,看樣子做完這批造型他們馬上又要投入新的工作了,果然當紅偶像都是忙碌的,不過也幸好他們年輕有體力啊。

 

這麼想著的同時,那個叫做金泰亨以及另一個擁有純真笑容的男孩又同時爆出了笑聲。

 

「柾國啊,你消停一會兒吧。」掛掉電話的經紀人走了過來,輕敲金泰亨旁邊那個男孩的頭。

羅恩希看著他們的互動,不知不覺地竟開始懷念起高中時期的自己。

雖然印象有些淡了,但她依然記得當時她為了升學,實在是度過了很枯燥乏味又平淡的三年啊,原本還以為會這麼繼續走下去的,考個好的國立大學,唸個未來會有前途的科系。

當成績公布,她麻木地把志願空格全部填上醫學系,媽媽卻拍拍她的肩告訴她,恩希啊,選妳喜歡的吧,媽媽希望妳能快樂。

接著記憶回溯到童年時期,她總是喜歡翻閱那些美妝雜誌,或者看著電視上手藝精巧的化妝師幫人們塗上化妝品,那些甜美的顏色還有眼線勾勒出來的美麗,深深地動搖著她。

當時,她幾乎快忘了自己是如何拿出勇氣,告訴媽媽她的夢想。

 

夢想嗎……

這個詞,對她而言何其珍貴,這是她好不容易找尋到的,是她一直以來沒敢拿出來正視的秘密。

 

「柾國,你是高中生對吧?」羅恩希突然開口問。

「嗯?啊,是的,目前就讀高中二年級。」田柾國抬起頭,那雙純粹的大眼睛眨了兩下,貌似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弄迷糊了。

底子真好,是個與生俱來就漂亮的孩子啊~

「當偶像是你的夢想嗎?」

「夢想……」田柾國雙手交叉放在大腿上,微微蹙起眉頭,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當他再度開口時,語氣充滿著自信:「我喜歡唱歌所以才決定出道的,這也算是在實踐夢想的一部份吧?姊姊妳呢?」

田柾國隨口反問,羅恩希勾起嘴角,她已經快要完成金碩珍的髮型了。

「嗯,努那我是因為一個人才有勇氣選擇夢想的哦。」

「是男朋友嗎?」在旁邊默默聽著的金泰亨放下手機,瞇起眼睛賊賊的問道。

「不是,只是一個見過七次面的同班同學。」講出口的時候她看到金泰亨跟田柾國吃驚的張開嘴巴,頓時她自己也覺得有些無厘頭──當初她到底是哪來的自信啊?

「我那個同學啊,高中的時候幾乎天天翹課,偶爾來學校也是戴著耳機一個人不知道在寫什麼東西,但很奇怪的是他認得班上所有人的名字,成績也一直維持在中間的水平,雖然他不太理人,但當時我們班的女生對他可是很關注的呢。」

往事如同流水般,她想起了自己踮著腳尖在黑板上寫下當天科目的早晨,想起雖然次數不多卻與他四目相接的瞬間。

看著眼前這幾個高中年紀的純真男孩,她終於有些明白當初的閔玧其那種穩重而飽經世事的凝鍊眼神,是為什麼如此令人難忘。

「那你那個同學後來做什麼了啊?」金泰亨咬著不知道哪來的棒棒糖,眼睛閃著光好奇的問,羅恩希發現金碩珍不知道何時醒了過來,透過鏡子正專注地看著他們,一副也很想知道的模樣。

「這個我也不曉得,畢竟真的是不熟悉的同學嘛,連電話號碼都沒有留呢,現在想起來真有點遺憾啊。」羅恩希扶額故作苦惱的動作惹得他們笑出了聲。

「反正努那還這麼年輕,別說什麼遺憾不遺憾啦,人生不就是這樣嗎~」金泰亨吮著棒棒糖,一臉“我很懂"的正經樣。

「呀金泰亨,你別常常鬧我們的話,哥也會覺得認識你不算是一件遺憾的事。」金碩珍再度開口,然後他們笑成一團。

「不過你們是HIPHOP團體吧?我那個同學感覺也是走這個路線的,他會自己寫歌詞什麼的,我記得我還偷偷翻了他的筆記本,對於高中生來說可以自己創作很厲害呢。」羅恩希滿意的左看右看金碩珍的新髮型,緊接著又接過助手遞來的小冊子,熟練地翻到下一頁。

「那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SUGA哥也是高中就會創作啦!」金泰亨摟住田柾國的肩膀,尋求贊同的眼神,「對吧?」

羅恩希順著他倆的目光望去,看到一個坐在椅子上沒發過聲的成員安靜地戴著耳機聽音樂,還戴著墨鏡。

「就是長針眼的那位嗎?」想起一進門時金泰亨的玩笑話,她便順著這股歡快的氣氛隨口說了一句。

「我沒有長針眼好嗎?」沒想到那人很快地反駁,羅恩希發覺自己可能說錯話了,正想著該怎麼道歉的時候他像是為了要證明自己真的沒有長針眼,緩緩的、動作略無奈地拔下墨鏡。

「對不起我是開玩笑的……」羅恩希趕緊致歉,畢竟她也只是一介新人,年紀沒有比這群偶像大多少,不小心冒犯的話會被店長給訓斥的。

不過……這個人怎麼有點熟悉的感覺?

 

她靠近他幾步,盯著他的臉,他也回看著她。

真的……好像在哪裡見過面的樣子……

 

「啊!」羅恩希猛然倒退一步,語氣微微顫抖著,「閔閔閔玧其!」

她的突然大叫驚動了髮廊所有人,尤其是在她旁邊的金泰亨、田柾國,他們面帶驚恐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思緒無法跟上現實,個個都一頭霧水。

 

她難道是玧其哥的私生飯嗎?

 

「你你你為什麼……」

「是想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是為什麼要一直戴墨鏡,還是其他?」閔玧其俐落的把墨鏡摺疊好放置在化妝檯前的桌子上,輕咳了一聲,語氣淡然。

然而他的語氣越淡然,越發讓羅恩希感到情緒沸騰。

「你……」她低下了頭,胸口有什麼在醞釀著。

「嗯,問吧。」

「這幾年到底為什麼就這麼一聲不吭的消失啊壞傢伙!」

不是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也不是你為什麼要戴墨鏡,而是你為什麼能夠這麼無所謂的消失。當她遞出志願表,第一個想到的人不是別人就是閔玧其!她想告訴他,她也找到了夢想,她想告訴他,她也會離開大邱去首爾逐夢,她想告訴他……

 

壞……壞傢伙?雙忙內你看我我看你,被眼前這場景給驚呆了,這個美髮師姊姊的指控好狠毒啊,難道不是私生,是安踢嗎?他們家玧其哥什麼時候也有安踢飯了?!

 

閔玧其的震驚程度不比他們低,他愣愣地側頭看著羅恩希滿臉通紅,這是那個當年站在黑板上怯生生講話的學藝股長嗎?

「所以……」金碩珍不愧是大哥,他很快地從混亂的情況中脫身,釐清好了思緒。「玧其就是妳剛剛講的那個高中同學?」

當事人沒有回答,金碩珍默默地在心裡有了答案。

羅恩希咬住牙,在金碩珍的頭髮上做最後的定型,然後旋身一轉走到閔玧其身後,他倆的視線在鏡中相撞。

「你出來一下。」她把瑣事簡單交代給助理,視線狠狠盯著閔玧其。

 

髮廊的盡頭有一扇通往後花園的門,因為在室內的關係所以特別安靜,雖然隔絕了外界的噪音,但陽光還是能透過頭頂的半透明玻璃照射進來。

這個後花園平時沒什麼人來,是店長個人的興趣,是最隱密的談話場所。

羅恩希抿著嘴唇,突然覺得腦袋一片空白。

老天……她剛剛做了什麼啊?!當著所有人的面罵他壞傢伙……這簡直……

「其實我還真的有點意外,妳居然也到了首爾,還做了美髮師。」閔玧其率先打破沉默,他的聲音拉回她的意識,她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簾望向他的臉,一雙略顯淡漠的眼睛摻著淡淡的笑意。

「你……一聲不響的離開大邱,我才更意外。」

想當初她終於鼓起勇氣撥打班級通訊錄上他的手機號碼,想要告訴他她找到了自己的夢想、想要跟他分享這份喜悅──那串號碼卻無人使用,班上沒幾個人有他的聯絡方式,就連班導師也不清不楚地,可能是害怕閔玧其媽媽的緣故吧。

 

於是她就再也沒有聯繫上他。

 

偶爾在酒吧打工,碰見幾個當時撞見醉鬼糾纏她時的客人,還會打趣地問她:妳那個英雄救美的男朋友呢?

雖然她清楚知道他倆並不是那種關係,甚至連熟人都稱不上,心裡卻還是失落的。

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就這麼消失在她生命中的,那個天使般的少年。

「到了首爾後我進到現在的公司,因為要做練習生所以把手機號碼換了,公司不允許我們跟以前認識的人有來往。」閔玧其簡單的解釋,她卻想像的到在這被他輕描淡寫帶過的字句裡,埋藏了多少辛酸。

接觸藝人這個職業,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那些光鮮亮麗的背後是多少隱忍和堅毅。

「雖然是遲來的祝賀,但是恭喜你出道了,看起來也過得很不錯呢。」她記得助理說過,防彈少年團出道以來一直以驚人的速度走紅,目前已經是無法忽視的大勢團體了。

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閔玧其只是笑笑接受了她的祝賀,羅恩希不大自在地移開視線,盯著那雙眼睛不知怎麼地讓她心跳加快。

「很久以前你跟我說,我不是沒有夢想只是還找不到而已,從那時開始我就很認真的思考我到底喜歡什麼,而不僅僅只是像機器人般努力讀書。」她選擇低下頭將目光焦點放在他那雙黑色的converse上。「確定自己的心以後,我才發現有夢想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雖然很辛苦、受到很多質疑,心裡卻很快樂很踏實,有種真的是在為自己而活的感覺。」想起過去幾年從死讀書轉換跑道,跌破大家眼鏡去唸了專職美容美髮的學院,其中的壓力無法用言語訴說。

「然而能走到今天,我想要謝謝的人是你,還有……」

陽光灑在他的鞋子上,讓她有種恍然回到過去的感覺,那個坐在她面前認真譜詞的男孩,他專注的側顏教她完全無法移開目光。

 

如此耀眼,如此燦爛。

 

她突然有種衝動,想要把埋藏在心底四年的話告訴他,她喜歡他,很喜歡他!

然而抬頭撞上那雙眼睛的瞬間,衝到喉頭的語言卡住了。

他現在是一名偶像,將要在舞台上綻放他最美好的模樣,他對音樂的追求與執著,她難道還不了解嗎?

「還有什麼?」閔玧其問。

「沒什麼。」羅恩希對他燦爛一笑,轉過身打開了門:「走吧!我還得處理你的髮型呢,再不快點你就趕不了下一個通告了。」

什麼啊?閔玧其哭笑不得,她果然還是沒變,一樣是那個行事作風很出乎他意料的學藝股長。

不過望著她比起學生時代更加風姿綽約與自信的背影,他在一瞬間失了神。

當年那個有點傻里傻氣的女孩成長得很好啊,看來他也必須更努力才行。

 

很多的回憶一幕幕躍過,他走進教室時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替她擋去麻煩的糾纏,他訴說內心事時那若有似無的溫柔眼神,他沐浴在大片陽光下,眼神堅定的告訴她,他要來首爾。

那些美好的片刻堆疊出最美麗的回憶,是她獨有的秘密,不會告訴任何人,包括閔玧其,這個即將綻放在世人面前、奪取所有讚賞的男孩,會用他的音樂,改變這個世界。

 

命運的緣分讓人相識,讓人分離,卻又再次相遇,就算只能是短短的眨眼之間,也足夠成為某個人心中追逐夢想的勇氣,至少她遇到了,這個她會永遠放在心中的秘密天使。

創作者介紹

白茄公主的花樣年華

白茄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米一枚
  • 大大......
    題目,好像打錯惹.....
  • 我居然沒發現QQQ
    謝謝你阿(摀臉跑走

    白茄公主 於 2015/08/27 23:38 回覆

  • 訪客
  • 好棒!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